|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44章 至贱无敌
  第1544章至贱无敌

  殷娘殷琏母女固然可恶,或许刚开始的时候的确嫉妒怨恨憎恶过跟自己抢男人的女人,可是现在,她觉得这件事情祸根不在女人身上,而是男人,至少男人应该占八成以上的因素。 `

  若是男人没有表现的模棱两可,至少在表面上看来,御天的确对云溪是暧昧关系。否则以云溪的高傲,别人直接告诉她“我不爱你,我心中只有另一个女人”她即便心中会很失落很痛,但也不会那般痴缠而情根深种。

  就像先前那般,如果不是她悄悄跟踪御天,才现了事情真相,才真正醒悟。

  由此可见,以前御天一直都是在欺骗她,一边对那对母女情深似海,一边对另一个女人欺骗伤害而彰显对那对母女的专一和忠诚。

  真是一个活脱脱的当了biao子还要立牌坊的货!

  所以,现在云溪看到那对母女竟然以能被那样一个男人爱着和保护着是多么骄傲和幸福的事情一样,她心中竟然有一丝丝的幸灾乐祸在里面。

  当她真的将自己从痴情的深渊中抽回时,才真正看清了整件事情的真相和本质——真正伤害她欺骗她的是御天,是这个男人!

  一个可以利用一个女人对自己感情的男人,还能自以为做的多么决绝去证明对另一个女人的痴情,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矛盾的事情。 `

  那样的,没有原则和底线的,没有是非和对错的,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狭隘价值观,又能生出怎样的“深沉”的“爱”?!

  云溪先前为了活命而委曲求全,可是现在,眼看那群老道已经把自己是顾清尘母亲的身份暴露了出来,也没什么好瞒着的了,索性她也豁出去了,仰天大笑。“哈哈,御天,什么叫瞒着你?你是谁?你是我的什么人?魔教大教主而已,我身为护法。将你吩咐的事情办妥就行了。你叫我杀人就杀人,你叫我放火就放火,丝毫没有违逆你的意思。可是私事嘛…你没资格知道。”

  “你竟然还想瞒着我?你究竟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呸——”云溪啐了一口,“瞒着?你有什么资格要我瞒着?那是我的孩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每次让我吃的那个所谓可以有助修炼的丹丸是什么吗?哈哈……”

  御天眼睛微眯,声音幽幽的:“这么说……她果真是我的女儿?!”

  如果是以前。云溪可能还会在这个问题上好好争执一番。可是她脑海中突然想到当时梓箐跟她说的话“你没有履行抚养教育我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与你无关……”

  御天心中说不出是暴怒还是狂喜,他真是后悔当初没有听殷娘和殷琏的话直接废掉这个女人的武功,此时,自己不就可以随意摆弄了吗?!

  他现在只想抓着这个女人,然后逼她将女儿交出来!

  御天陡地飞身而起,朝云溪攻去。 `

  可是刚飞身到半空中,他突然感觉从身体深处生出一丝无力感,然后顺着他的气脉运行瞬间蔓延向全身。心中一凌,着了这贱人的道了。

  于是他强行逆转身体就此降落地面。踉跄两步勉强支撑住身体,不过面色煞白,神情除了愤怒外还有难以置信的惊恐。

  他冰冷的目光无比怨毒地看向云溪,伸手指着对方:“你这个毒妇,你你竟然敢算计我……”

  从来都习惯了她对自己的言听计从,一直都以为她就是自己身边最乖顺听话的棋子…他从来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对自己应该忠臣忠贞并且绝对的依附……

  最重要的是御天已经将云溪所有的一切都尽在掌控中,包括她自以为很了不起的独门du药,也都被他一一破解了送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和疼爱的女儿。

  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中招了,竟然一点也没有觉察到?!

  他立马意识到。这个女人背叛了自己。实在是罪不可赦,实在太可恶了!

  云溪见此,心中稍安,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小香囊为何如此神奇。可是能够让对方无法伤害自己就行,她笑道:“毒妇?呵呵,拜你所赐,江湖上都称我毒云娘呢。”

  复查康在殷娘耳边耳语几句,而后两人联手从后方偷袭云溪。

  云溪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御天身上,哪里想到这种情况下殷娘会来偷袭自己?所以被擒个正着。

  两人要挟崆峒派。打开阵法让他们离去,否则就杀了云溪,如此,所有人都不知道顾清尘的下落了。

  明知道这是投鼠忌器,可是想到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找到顾清尘为先,而后再来好好清算彼此旧账。

  一场风起云涌的争斗就此熄火。

  ……

  整个世界都开始寻找顾清尘。

  崆峒派对顾清尘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立马换上一幅仁慈亲切关怀的面孔:清尘是崆峒派二代嫡传弟子,从小抚养教导传授修炼,师门有再造之恩。

  清尘是师傅掌中宝,心中的得意弟子,现在流落在外,岂有不寻找其归回门派之理?

  清尘是最温柔善良可爱的小师妹,一想到在外面餐风露宿,被魔道追杀,他们这些师兄师姐都感觉备受煎熬。

  复查康说,清尘可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呢,自然要去寻找滴。

  ……总之,清尘就是他们之中不可或缺的一员!

  魔宗传的更离谱:顾清尘是魔教大教主的女儿,理应是父女相认团聚,外人就表来搅合了。

  ……魔宗禁室。

  云溪身体禁锢在阵法中,被一丝丝蓝幽幽的电丝缠绕着,悬浮在半空中。

  她脸色苍白,短短两三天时间,身体像是急性脱水一样,只剩下一具骨架了。

  这个阵法端的是歹毒,这些电丝可以将身体内的力量和生命原力一点点抽离,越是挣扎,被抽离的度就越快。

  云溪为了不痛呼出声,将苍白的嘴唇硬生生咬出了血印子来。

  殷娘端着手,神态优雅娴静的样子站在阵法旁边,看到云溪强忍着痛苦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爽快。(未完待续。)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