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34章 肥皂泡破灭了
  剧情君为了将这个顾清尘母亲这个角色彻底写崩,也算是下足了本钱,澳门赌博网站:抛开任何原则和底线的往i里整了。【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不仅让云溪对御天痴情的没有一点点原则和底线,更让她没有做到一个身为母亲的责任和义务。她用的毒非但没有整到男主女主,反倒把自己女儿整了…到最后被女主男主以及那些忠诚的配角们联手羞辱后,她竟然疯狂的要用自己的死去询问一个真相!

  剧情君还不肯就此罢休,她的青春和生命最后换来那个男人对另一个女人的变相表白“不好意思,我心中的位置已经被另一个女人占据了……”而她则更加变态的表示:我能死在你怀里也是好幸福的事情啊。

  幸福你个毛线啊!所以如果说原主只是成为别人感情替身而不甘心的话,那么原主母亲才是最悲催最失败的一个角色。

  所以这个任务目的就是让原主以及原主母亲不要成为别人的替身。

  梓箐原本打算等自己修炼有所成再去找云溪的,免得她像原剧情中那般,被殷琏和她母亲联手连番打击后。因为受不了殷琏母亲还在,御天一直都在欺骗她,甚至是从来没有爱过她的事实,而用生命去询问对方一句话…最后被御天亲手杀死,然后死在对方怀里。

  梓箐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太傻了,不对,是蠢。她就不明白了,人的一生难道只是为了别人的一句话而活着吗?

  思虑间,林间已经打起来了。

  云溪自以为有毒药在手,而且她在魔教中身份非比寻常,并不觉得这两个小毛孩能或者敢杀自己。

  可是她太低估殷琏对她的恨意了,也低估丧魂的毒辣冷血,而且是完全唯女主是从的那种。

  殷琏动了杀心,招招狠辣刁钻,再加上丧魂的歹毒,只是数招,云溪就落了下风。

  云溪心中发狠。身体一动飞身掠到旁边一棵树杈上,厉声叫道:“殷琏,你这小贱人是疯了么?竟然真的想杀了我不成?!”

  殷琏冷笑:“哼,有你在我父亲身边就觉得无比恶心。你知道么,爹一点都不爱你,从来都没爱过你,你只是他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

  “放肆——”云溪大吼一声,手腕一翻。两枚绿色的丸子朝殷琏两人掷去。

  绿丸在空中突然爆开,绿色烟雾瞬间将两人笼罩进去。

  芸娘哈哈大笑,“臭丫头,竟然敢胡说八道,今天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其实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对殷琏或者丧魂下杀手的,因为御天跟她说过,虽然殷琏是他的女儿,但是也只是为了成就他霸业的一枚棋子而已,而且是很重要的棋子,不能随便动。

  所以即便是上一次因为殷琏坏了她的好事。她也只是将她抓回去,放进阵法里折磨,也并没有要杀了对方的意思。如果真要杀人的话,哪用得着那般过场?!

  这次也是,她看到这两人竟然在这里卿卿我我纠缠不清,就有了想教训他们的念头,她万万没想到,两人竟是从一开始就有杀了她的心。以有心对无心,立马就落了下风。

  云溪刚才扔出的是两枚交淫散,中毒之人需要与异**配。一直到药性完全消褪为止。

  在原剧情中:某天,原主与复查康一起到外面做事,不料与云溪遭遇上,当时她们彼此并未认出是母女。打斗中。云溪便扔出交淫散。

  原主为了救复查康,而自己中毒了…结果便是复查康心中非常愧疚,为了救原主,于是不得不与原主“嘿咻嘿咻”,而恰时女主赶来了,无比痛苦。让所有人都为女主感到唏嘘,更是把原主恨的牙痒痒……

  梓箐身形掠动,顷刻间就到了近旁,见此情形又连忙收住脚步

  云溪见两人均被药物所包围,以为自己得逞,猖狂大笑起来。

  只可惜她心中得意还没有完全彰显出来,就被一声凌厉的破空声惊回。

  云溪待回过神来,只见一柄长剑直逼腰下,而另一柄长鞭却向自己颈脖袭来…

  心中大骇,她惊的是自己刚才的交淫散竟然没有作用,恐的是两人竟然如此默契地将她上下的生门封死。

  顷刻间,她感觉到自己大势已去,即便能躲过一击,另一击也足够将她重伤。而根据刚才两人所表现出来的必杀气势,自己一旦受伤,结局…

  云溪大叫一声,身体猛地往后倒飞出去,躲过朝脖子袭来的蛟蛇骨鞭,身体强行往旁边平移一点,堪堪躲过致命位置,那柄长剑却是直直刺入大腿中。

  丧魂面上尽是嗜血的冷笑,手腕一动,剑锋一挑,竟是直接将云溪大腿削去一半…

  云溪惨叫一声,身体像短线风筝一样掉落下去,将树枝一一折断,而后重重砸在地上。

  大腿伤口深可及骨,登时血流如注。

  云溪连忙封住动脉血…可是这两人已经存了必杀的决心,哪里还会给她喘息时间?

  就在她落地瞬间,又攻势凌厉杀气凛然地攻了过来。“你,你们没有中毒?!”

  这不是多此一问嘛,“那是自然。”殷琏傲娇地昂了昂脖子,一幅十分轻蔑的样子说道:“哼,你弄的那些药丸给了我父亲的,我这里都有,我还让魔教中最高明的炼药师鬼须子配置出解药了,贱人,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云溪心中一冷,不可置信地摇着头,还要辩解,“不,不可能,御天不会这样对我的……”

  这些毒药都是她的心血之作,他曾经跟她说她弄的毒药非常独到,她欣喜若狂。能得到自己心爱的崇拜的男子的赞美,让她立马放下所有顾虑,将自己的绝门毒药尽数给对方了……没想到他竟然会将自己的东西给另一个女人的女儿?!

  身为一个毒师,最依仗的自然是自己的毒药了,在江湖上有些人若是有一门绝学,就是带进棺材也不会轻易让人堪破。因为对方一旦知道其中窍门,若是反过来对付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以云溪才会如此惊恐诧异,有种肥皂泡破灭了,整个世界都崩溃了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