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27章 “爱”的力量
  众人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会展成这个样子。`

  御天气愤难当,欲将崆峒铲平,恰好虚明虚灵等人赶回。

  再加上刚才御天被殷琏重伤,现在即便再争斗下去对双方都没好处,只得悻悻撤走。

  一场风波竟如此戏剧化地平息了下去。

  “你……”

  不知道为什么复查康跟着殷琏一起后,心中魔性竟然渐渐淡了下去,最后被完全控制住。

  飞在空中的时候,殷琏脸上的薄纱被风撩起,然后悠悠地掀开…露出一张倾世绝美的容颜,只是一刹那的惊鸿一瞥,复查康整个人就呆住了。

  像,太像了……如果抛开她身上的妖艳魅惑气息,她就是他的妻子啊。

  不过即便是妖艳魅惑,也抑制不住他心中的怦然心动。顷刻间便唤起了他对妻子所有的爱和思念,怪不得刚才被她带走的一刹那心绪竟然特别的平静,原来爱竟是如此之伟大……嗯,强大,可以压制住魔性。

  不过记忆中突然冒出一个人影,那个亲手杀死他妻子的人,好像也是这般蒙着面纱,而后还朝他轻蔑的一笑。`

  不,不……这不是真的……

  两人终于甩开后面的追赶,在一片树林里落下身形。

  拖曳及地的红色长裙撩起树叶沙石飞扬起来。

  殷琏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的容颜,才惊觉自己的面纱掉了……咳咳,那面纱本来就是轻轻搭在耳际,连根绳子都没有系,不被风吹掉才是怪事了。其实本来就是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倾世容颜吧,其实压根就像让对方看清自己与他妻子相似的吧。

  殷琏连忙折过身去,神情高冷而决绝的样子,就好像刚才将对方从魔宗宗主救出只是“例行公事”一般。

  冷冷的说道:“好了,现在你已经是自由身了,只要你不随便使用体内的魔力,料想他们找不到你。”

  复查康此刻脑海中尽是她的绝美容颜。与自己妻子的容貌重叠在一起,他冲上去抓住对方肩膀扳过来与自己对视,“芸娘,你是我的芸娘对不对?”

  殷琏挥手拂开对方。冷声道:“放手……”而后竟是连一句解释都没有,身形一动,竟飞身掠走。

  她心中有自己的算计,这次宗主给她是任务便是找到携带魔星之人并且带回宗门,只是没想到宗主竟然要铲尽崆峒。 `于是不得已才将这个关键人物直接掳走。而后,她听到对方竟然喊自己“妻子”,念头一过…或许应该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下次……

  这才不作装的无比清高冷酷的样子,折身离去。

  复查康心中痛苦不已,声声呼喊着。其实人家就是不想解释清楚,就是想让你丫的误会好伐。

  复查康身无分文,除了一张俊美的皮囊以及别人看不到的赤子之心外,他一无是处,在坊间流浪几日。已是非常的狼狈。在看到洛安和荀真两人时,他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跟着回崆峒派。

  在途中,好巧不巧,他们再次遇上一场打斗。

  只听那些身着黑色夜行衣,脸上蒙着黑色面巾的人朝中间的红衣女子喊道:“你竟然敢背叛宗主,这便是你应有的下场,来受死吧——”

  复查康心中一凌,对了,一定是那日将他从御天手中就走的红衣女子。

  原来她真的是魔宗之人…可是她却舍生救我!现在还连累她被人追杀,心中竟无比的愧疚。想要冲上去帮她,却被洛安和荀真架走了。

  复查康回到崆峒山后,虚空便开始准备让他正式加入到崆峒派,复查康别无选择。在山下流浪的那段时间他想过很多事情,他只有将体内的魔星控制住,才能为村民和妻子报仇。

  经过一番准备,三日后,复查康正式成为虚空的关门弟子,赐号玉真。寓意如同白玉无瑕淳朴真诚。

  而后虚空便准备让他和顾清尘两人圆房。

  不过顾清尘好歹也是崆峒派嫡传弟子,也不能太委屈了,所以一定要给她一个正式名份。

  崆峒派经过上次大劫,虚空下令将所有防御阵法尽皆开启,封闭山门。一心筹办复查康和顾清尘的婚事。

  他以为这对复查康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既可以将体内的魔星能量用来修炼成就无上神通,还得如此美眷。可是当他将这个消息告诉复查康的时候,对方神情震惊错愕,还带着一种难以置信,脱口而出:“为什么?我…我……”

  他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个魅惑妖姬的样子,动人心弦。

  这边虚空撮合复查康和顾清尘的婚事受阻,而另一边殷琏因为“坏”了魔教教主的好事,而被云溪宗主私下扣住问罪,被困进阵法里面,折磨的奄奄一息。

  她心中对这个小贱人充满了无限恨意,当年便是她母亲跟自己争男人生下这个小贱人,这些年来,她倾尽所有去成全御天的霸业,可是她总会在最后关头横插一脚。

  妖艳的面孔浮现一抹冷笑,看着阵法中面色苍白的殷琏,轻嗤一声:哼,这些年她也是魔宗三大主力杀手之一,杀人放火一样都没少做,装什么清高圣人!

  这次,她要趁机将她彻底铲除掉!

  就在她要完全激活阵法的时候,一个冰冷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云溪连忙折身看向御天,眼中充满了崇拜和爱恋,“御天……”

  御天神情一如既往的冷峻,不过看到对方迎过来的样子,眉头为不可察轻蹙,下意识避开了一点,冷声道:“这里的事你不要管了……”

  “御天,可是她坏了你的好事……”

  御天冷冷地打断她的话:“我说过,我自有分寸。”

  云溪所有的话都被堵在喉咙,她狠狠挖了殷琏一眼,后者拉长的眼尾中闪过一丝讥诮之色。

  待云溪离开,御天一挥手,阵法破开。“这次你做的很好……”

  两人在密室中商量良久。

  御天出来见云溪竟然一直等着自己,很是不悦,他知道她心中所想,于是说道:“当年崆峒派的重名与我派宗师重恩同出一脉,一起进入万佛洞中寻宝,两人同时现,可是重名施诡计独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