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21章 脱胎换骨
  上一次在剧情世界中,原主命数已尽,再加上本体素质的原因,所以她连仙术也无法修炼。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 首发可是最后在造化空间中一番彻底的洗筋伐髓后不仅能修炼了,还让身体资质变得非常的纯粹,比那些所谓的天灵根更好。

  莫非这次也能对原主身体洗筋伐髓?

  心中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如此一来,自己在任务世界的时间都可以好好修炼了……

  至于慕容景,梓箐一点也不担心她能或者敢对自己怎样。因为这药鼎周围是一个阵法,正是师傅为了防止有人打扰而设下的。所以她没有理会慕容景,而是继续修炼起来。

  慕容景望了一眼在身体完全浸泡在黑褐色的药液中的梓箐,便悻悻离去。

  片刻虚明子进来查看了阵法和药液温度,伸出手掌罩在梓箐头顶,闭目感应一会。

  蓦地,脸色微微有些错愕,当时他可是亲眼看到虚空子将其放入药液中,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若不是还有一口气在,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而这药液,虽有修复身体筋骨的功效,可是最好的结果也就是续命而已,只是不想让外界说崆峒派的闲话,说他们连自己的嫡传弟子都保护不好,这该多让人寒心啊。

  他伸手从药液中捞出梓箐柔若无骨的手臂,搭脉听弦,好一会才缓缓将梓箐手臂放回药液中。

  嘴里喃喃的道:“造化,莫非这就是破茧成蝶的大造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崆峒派就后继有人了。不过这一切还的等她真的苏醒过来才能验证。

  他再次往药鼎中灌入内力,确定阵法稳妥后又匆匆离去。

  梓箐感应到对方走远后,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这一关总算过去了。

  七天过去。梓箐从玄妙之境中抽回思绪,便看到药缸里药性全无,尽皆被她身体吸收了。

  现在她身体比原主之前更加矫健,肌肤莹白如玉,身形婀娜窈窕…

  原剧情中,原主只能算是清纯可人,现在无意中竟完成对身体的洗筋伐髓。真是意外之喜。

  梓箐从药液中爬出来。看到旁边放了衣衫等物,一挥手,衣物便徐徐飞来落到她身上。微一展臂便穿上。

  虽然只是简单的门派服饰,现在到了她身上也掩不住玲玲身段和吹弹可破暗香浮动的肌肤和魅惑。

  刚走出两步,就听到殿外传来争执的声音。梓箐微微驻足。

  “康大哥,你都在这里守了几天了。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就行。”慕容景带着几许娇嗔地说道。

  “……”

  “康大哥——”

  似是被缠的无奈。复查康一如既往的平淡的声音说道:“你先去吧,我等她醒来。”

  慕容景很是心疼,为他打抱不平,“师傅都说了。这又不是你的错。当时你本来要背她回来的,是她自己要独自行动才会遭魔道中人暗算……”

  复查康冷冷的打断她的话:“你不要说了,都是我的错。我本来知道她受了伤,却还将她丢下。差点连累她被…”

  “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好不好,是她连累我们整个宗门,还差点让师傅老人家……”

  一股幽香传来,两人身体具是一凌,偏头看向梓箐。

  慕容景脸色有些尴尬,“清尘……”

  复查康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微微上前一步,“你…醒了?”

  他那天在禁室中将身上的魔力释放后,整个人就陷入沉睡中,两天后方醒,一醒来就赶来药鼎殿,便一直在外面守着。

  梓箐眉头微蹙,她最不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了,自己明明就站在这里,那肯定是醒了啊,还要问一句。不过她素来涵养不错,神情恬静地微微颔首,向两人作了一揖,道:“多谢康大哥和师姐挂怀,清尘大伤初愈还要去向师傅告罪,恕不能陪,告辞。”

  说罢便是轻盈折身,从两人旁边翩然错身而过。

  两人看着梓箐离去的背影,愣怔良久。

  慕容景喃喃道:“清尘……怎么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自然是不一样了,原主性子温和,心性单纯醇厚,一心为了宗门和别人作想。只可惜因为不知不觉对复查康这个男主角钟情了,然后她所做的一切都被看作是矫情。所有光芒都被掩盖在这之下……她曾经救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曾经为了宗门存亡舍生忘我……可是这些都没人看到。而女主一直都在暗中捣鬼,可是最后当她“弃暗投明”时,顺手救了别人一次,便将曾经所有的黑暗史掩盖……

  这便是主角和配角的区别啊。

  不过梓箐不稀罕,她不稀罕别人究竟是对她赞誉的认可的还是否定的,这一切都不重要。她深谙,实力,只有实力才能让所有人正视她的存在。

  梓箐原本还想着自己进入任务中要如何在不违背原主言行风格的情况下,做出改变,现状看来不用了。她这次死里逃生便是最好的借口,任谁也知道,人若是经历过大变故,性情肯定会有所改变的。

  梓箐进入内殿,在内室门口被大师兄拦下,“师傅正在里面占卜,说你醒来的话到演练场去等他。”

  梓箐哦了一声,“多谢大师兄。”行了一礼便折身告退。

  洛安喊道:“清尘——”

  梓箐驻足转身看向对方,“大师兄有事?”

  洛安神情中有些迟疑,“清尘,你,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梓箐嘴角浮起一抹苦涩的笑意,“我想,任谁经历了那般生死大劫,恐怕也会有所不同的。”她略微顿了顿,继续说道:“经过这次劫难,我终于知道我有多么的弱了,我现在只想好好修炼…”

  洛安嗯了一声,脸上便浮现出几分内疚的神色,踯躅好一会,就在梓箐已经不打算这么尴尬地相对而望时,洛安突然说道:“…那天,我们收到你发的讯息后,我和荀真就急忙赶来了,可是在路上我们……”

  “可是”后面才是关键,梓箐也很想知道在她昏迷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剧情完全偏离了原本的轨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