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515章 了却
  孟茹醒来,在鬼域中的点点滴滴都记得,除了梓箐出现那一段。

  她已经习惯那般如同童话般美好的地方,被人像公主一样的宠着讨好着,现在乍一看周围吵嚷杂乱的一切,心中怅然若失。

  不过这份“遗憾”只能永远留在心里并伴随她的一生了。

  “方大哥,方大哥怎么样了?”几个女人将梓箐围在中间,美丽的眸子里充满了期盼,眨巴一下,就有了迷蒙的水雾。

  看着一张张足可以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梓箐真狠不下心说她们的心上人已经被她丢入磨盘里进入轮回了。

  梓箐叹口气,找个缝钻了出来。

  孟老爷子对她感激不尽,拿出两百万酬金。

  梓箐毫不客气地笑纳。

  现在滞留世间的鬼魂,不管是冤鬼还是厉鬼,统统被令牌收到造化空间。天地终归清明。

  没有这些所谓的“邪祟”,那些建立在邪祟之上应运而生的各种道门法门也就自然而然没有了生存空间,灭亡,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这一切都是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的,梓箐一点也不想再分出过多的精力去干预这些,她如同最开始那般“莫名其妙”地卷进这场主角霸业演绎场来,然后又安安静静地离开这个漩涡。

  梓箐发现,所谓的淡泊名利并不是天生的。

  只有真正尝到权利滋味并且已经厌倦了或者无法满足心灵另一种层次的需要时,才会真正的淡泊。

  就像她现在这般。因为已然站在了实力的巅峰,所以她根本不需要在这些普通人面前去刷存在感,也没必要去跟他们争抢财富地位声望,达到所谓的人生“巅峰”,所以她现在只是拿着足可以改变原主家庭的生活的钱财,安静地离开。

  从进入玄天界到现在帮孟茹回归肉身,前后不过两三天时间,可是梓箐却像过去好久。

  当务之急便是帮着吴静找到一具肉身,抹掉她在令牌空间的记忆。

  吴家父母本来就一个独女,痛失爱女。这两年便像是老了十岁。然后突然一天看到一个跟自己女人一模一样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叫他们爸妈,直叹上天有眼。

  吴静重获新生,澳门赌博网站:她比以前更加珍惜眼前的一切。重新读了高三,考上了医科大学……

  且说梓箐用令牌将这个世间的幽魂野鬼全部收了后。先前困住原主父母、肖玲和沈括的那些小鬼自然烟消云散。

  他们感觉自己就像睡了一个沉沉的觉。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就像肖玲先前魂魄归体那般,很快梦中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然后渐渐淡出他们的记忆,生活再次归于平静。

  梓箐再次回到香河诊所,沈括变得比以前更加沉默,时常陷入深沉的思索中。

  梓箐以诊所分红的名义分批拿了几十万回老家,将家里的房子重新翻修,务必弄得舒适。

  而后用剩下的钱资助把那条通往家里的土路翻成了水泥路…

  …梓箐用了半年时间来安排这些,当所有一切都步上正轨后,又顺利拿到毕业证,并考取了执业医师的执照,正式成为香河诊所的坐诊大夫。她必须安排好多年后自己从造化空间出来,将身体交还给原主时的身份和生计问题。

  十级对于仙术是一个坎,就像是修真者的练气期和筑基期的分别一般。自然,仙术的强大不是普通修炼可以相比的。

  仙术九层相当于普通修真的化神期…梓箐想,仙术十层之后难道就是迈入仙人之体的行列了吗?

  空想没用,还是以实际行动说话吧。

  这天,梓箐跟原主父母最后一起吃饭…和往常一样的平静和谐。梓箐想着怎么跟两老开口,毕竟以后可能至少要十数年不能回来看望他们,必须找个合适的借口。

  两老浑然不觉,他们如同天下其他父母一样,看着女儿长大了有事业了,可是年龄也不小了,正愁着女儿的婚事。现在都知道他们家女儿又能干又漂亮还孝顺。不仅在城市里有车有房子,还是一个铁饭碗的医生……

  前来说亲的络绎不绝,楚家两老都是实诚人,他们觉得应该尽快将女儿的婚事定下来,免得旁人觉得他们总是悬着是在那里显摆拿乔。于是又在饭桌上给梓箐吹耳边风。

  梓箐假装吃饭,嘴里含混应哦。这件事她还真不好直接拒绝,可是她又不甘心就此离开这个剧情世界,好歹自己在这里付出了那么多,她还要好好修炼呢。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梓箐耳朵都快听起茧子了,连忙放下碗筷去开门…

  梓箐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人:“沈老师,你…来了?”

  沈括古井无波的面容微微扯出一丝笑意,“我…特意来看望伯父伯母的…”他朝梓箐示意手上提着的水果篮。

  梓箐看着对方的眼睛,这一刹那,她有一种错觉,这个人真的好熟悉。

  可是…她翻遍了自己所有的联系人,都没有任何印象。或者说…这个人的气息干净纯粹,就像是一张…白纸,莫名,她脑海中浮现一种奇怪的念头。

  翠茹听到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连忙走过来,便看到一个衣着整齐,面容俊朗,身形略微瘦长的男子站在门口,只是一眼,她就心中就有一个感觉:好干净清爽的男生。

  “沈…老……”虽然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的青年才俊,可是心中仍旧膈应了一下,有些结巴的喊出口。

  “伯母,叫我小沈就行了,好久就想来看望您们,希望没有打扰到……”沈括神情恭敬而正式。

  这里就没有一个是傻子,这做派,怎么看都像是准女婿见丈母娘的样子啊。

  梓箐愣怔片刻才往后让让,开门让沈括进来。

  ……回到诊所,梓箐支吾的说道:“沈…老师,我…”

  沈括说道:“你想要做什么尽管去做就是了,这里有我在,我会经常去看望伯父伯母的…”

  “我……”梓箐惊诧地抬头看着沈括,想从对方平静的面容里看出什么,可是一无所获,“为什么?”

  梓箐有种直觉:沈括一定是知道她现在的处境,所以才出手帮自己的。难道他知道自己要一去多年?

  可是,不管是作为师生,合作者,还是朋友关系,貌似他都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一生的幸福搭上吧。

  “我…想出去周游世界,所以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梓箐索性把话说透。言下之意就是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像普通“男女朋友”关系那般相处。

  “好。”沈括干脆利落地应道。

  “所以……”

  “嗯。”

  默契,两句话便成了一生的约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