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476章 好友
  梓箐身体一顿,另一只手反过来抓住对方的,眼睛紧盯着甑大婶,充满了探寻和祈求:“…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对不对?你告诉我啊……”

  “小河,小河——”翠茹呼喊着追了过来。`

  “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对你没好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却充满了一股正义凛然的味道。

  梓箐还想问什么,看到翠茹神情焦急地样子,她突然有些犹豫起来。说实在的,她并不想让原主的父母扯进这诡异的事件中来。而且这个剧情世界的基调就是唯物和无神论的,只能说剧情君的设定就是为了造就一个非凡的都市玄幻牛逼主角而服务的。

  就在这当口,甑大婶趁势松开梓箐,手臂一番就挣脱梓箐的手,对翠茹说道:“看你闺女脸色这么差,怕是病还没有全好吧,要多休息才是,莫要到处的乱跑……”说罢折身离去。

  翠茹笑着含混应哦。

  梓箐如同木偶一样被翠茹牵着回到屋子,她脑海中回响着甑大婶跟她说的那句话“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你去肯定会死,你还会去吗?”

  一句话如同冰水般将梓箐浇个透心凉。

  所以,甑大婶一定是知道自己屋子里有蹊跷,甚至还知道更多的事情。`

  所以,吴静肯定的是因为昨天到过这里才会出事的……可是这跟剧情中的“画面”不相符啊?

  ——梓箐想起剧情中后面那些“画面”里的场景…心中倒吸一口气冷气,莫非除了第一幅和最后一幅画面,中间那些画面根本就没有先后顺序?

  那么肖玲呢?昨天她也来了,她会怎样?想到这里,梓箐颤抖着手拿起电话,给肖玲家里拨了过去。

  是肖玲的母亲接的电话,说她现在在学校……

  梓箐想了想说道:阿姨,我是小河,请您转告一下玲玲,我现在身体病情有些复。所以不能过去……

  肖母听到的小河,立马变得热情起来。

  梓箐背着或许会被对方误会的骂名,仍旧说出自己的想法:阿姨,这两天…您务必告诉玲玲。叫她万事都小心一点,多注意安全……

  如果说开始两句对方还当好意地说谢谢,可是梓箐翻来覆去都是那么两句话,再好脾气也会心生不悦。

  挂断电话,梓箐心情还是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事情没完。

  翠茹只当是女儿因为同学出了意外,心里难过,安慰一通,然后去集市上买菜。 `临出门,看到房东在外面经过,连忙叫住,让她帮着留意下自己女儿。

  甑大婶满口应诺,视线往房檐下方挂着的那串木牌风铃上扫过。

  梓箐很快调整好心态,放任思索和无边际的猜度对现实没有任何用处,悲剧已经生。无论如何,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起来才行!

  在院中练了一套拳法,回到房间开始打坐修炼灵心诀,修炼是会上瘾的,很快便进入状态。收效甚大,精神力已经基本上恢复。

  弯弯绕绕走了一大圈,进入这个剧情世界快一个月了,身体和心灵的状态竟然又回到原点。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半夜,就像是被按了生物钟一样,梓箐在房间里响起开关门声音的时候准时醒来。

  然后和往常一样无不清晰的听着一系列的声音…就好像有一个人进来。然后悉悉索索拾掇一番上床睡觉一般。

  而且这种动静随着她精神力恢复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切,就像是一切都生在自己身边,偏偏却看不见。

  一想到可能自己身边或者自己睡的位置可能还有一个看不见的人,饶是梓箐再强大的心理也有些毛。

  梓箐强迫自己闭上眼睛。运转灵心诀,然后抵御接踵而来的冰寒气息。

  “……小河,小河,救我,救救我……”

  “小河,我好冷。好冷……”

  梓箐正在修炼灵心诀,被一声接着一声幽幽的呼叫声再次惊醒过来。

  是吴静的声音?!

  她仍旧躺在床上,细细感受了一番,确定声音并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真实作用到自己精神力感应到的。就像是每天半夜里的开门关门的声音一样。

  吴静已经上吊自杀,这是肖玲亲自打电话告诉她的,本来是要喊她一起去送吴静最后一程的,结果却被房东甑大婶拦了下来。

  梓箐心中倒不是遗憾不能送原主好朋友最后一程,而是觉得自己一天不将这里的真相解开,剧情中的“画面”就会不断生。

  ……吴静已经死了,现在自己竟然能“听”到她的声音,只有一个解释。自己能与魂魄沟通?!

  梓箐心中没有恐惧,既然她找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要么是知道了这里是害她的源头,要么便是想找昔日的好姐妹道别……不管是哪一个原因,梓箐都不能置身事外。

  梓箐睁开眼睛,四下看了一圈,月光透过窗户招进来,洒了一地的雪白。幽幽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真切了,就像是她耳畔呼喊一样。

  梓箐把脑袋微微偏向左边,眼睛在黑暗中搜索,轻声道:“静儿,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你能说说你是怎么死的吗?我怎样才能帮到你?”

  渐渐的,梓箐看到床边渐渐浮现出一个虚影,虚影貌似十分欣喜的样子,一下子伏到梓箐身上,不过因为只是虚影,所以直接从梓箐身上穿了过去。

  “小河,你,你竟然真的能听到我的声音?你,你不怕我吗?我……”

  吴静虽然并没有把梓箐抱住,不过依旧很兴奋。当她经历过濒死之前的无限痛苦后,她现自己灵魂从躯壳里飘了出来,那一刹那,她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所有最最重要的东西——身体。可是她再也回不去了,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送去火化,想跟父母说对不起,想跟好朋友说她很孤独,可是他们都听不到她说话更看不到她。

  而随着自己离开身体愈久,她觉得灵魂变得越来越虚弱,越来越冷,她想去找小河,可是灵魂却要飘散了。

  此时灵魂中传来一股牵扯之力,她不由自主地被那股神秘力量带到了这里来……未料,正是在小河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