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470章 苍蝇不定无缝的蛋
  梓箐神情无比专注地看着输液袋,感觉那黑色的漩涡中心犹如有某种魔力一样,差点将她的意识拉进去。网值得您收藏 。。

  嘶,脑袋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刺痛。是精神力消耗过多的症状。

  自从她成为高级玩家一来,很少遇到这种情况,这一次却接连触碰到精神力的底线。

  梓箐知道不能跟这个未知的玩意硬碰硬,这可能只是对方吸取自己身体元气的一种形式,而非本体。

  所以她非常明智地收回视线,想了想,抓起旁边被她悄悄把出来的针头,再次插到手背上的输液针上。

  冰冷的液体顺着管子通过针头渡入血管中,因为此刻梓箐的专注力太过集中,心无旁骛,所以对这一切感应都非常敏锐。她觉得液体冰凉,进入身体后,那样的冰凉就开始沿着血管流向全身…于是她感觉身体变冷了。

  这是输液的正常反应,梓箐专注力并不在这个上面,而是视线紧紧盯着输液袋中的血红色液体,里面的漩涡此刻就像是有了新的血液加入一样,不断泛起血沫子,漩涡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一股虚弱感袭来…梓箐用最后一丝力气和清明将手背上的输液针头拔掉。

  灵心诀停止,视线恢复正常。视线中的输液袋和旁边床位上的输液袋一样,只是透明的液体……

  几次近乎自虐的反复试验,梓箐终于摸出了一些门道。

  有句话叫做“苍蝇不定无缝的蛋”,这句话放置任何地方都实用。

  如果是一个绝对从身到心都非常健康积极的人,外邪根本无法入侵。

  可若是身体有恙,外邪就会趁机入侵身体,或者将人的元气吸走。

  比如梓箐输液,身体持续有外面的外物进入身体,虽说是药物,可本身就会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干扰原本的元气运行。

  于自己,梓箐仔细想了想。应该是那个出租屋内的确有什么玩意儿,可是它并不能直接害人,所以首先就是让人出点啥状况……

  就像是自己,看似因为知道剧情以后会发生的事情。所以就思虑万千,反而让自己精神力紧绷,让对方有机可乘。让自己精神力消耗殆尽。而后自己差点摔倒磕在桌子角上…自己没有磕到,原主母亲代自己受伤……

  思及此,又一个问题浮现:为什么那个玩意儿总是针对原主?

  还是说原主和其她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梓箐又在医院里住院观察了一个星期。便允许办理出院手续,不过仍旧签下了若是再犯病或者出现其他症状都与医院无关的免责书。

  梓箐出院。

  看着更加憔悴的父母,她心中也很难过。

  站在出租屋门口,梓箐深吸一口气,才迈步走了进去。

  里面布置依旧。

  此时正好午后,推开房门,梓箐正好看到那束阳光从窗户上照进屋里,在地上留下窗棱的影子。

  无数的灰尘悬浮随着人的呼吸动作开始更加激烈的飞舞起来。

  其实灰尘无处不在,只不过平时人们觉察不到而已。

  在阳光的照射下,光柱与周围的黑暗形成鲜明对比。就可以看到它们几乎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

  “小河,我已经跟你们老师请过假了,你就在家里再休息一个星期,如果身体好了再去补习,如果不行的话…反正不着急啊,还有一年才高考……”翠茹一边帮梓箐整理床铺收拾屋子,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

  梓箐只是乖巧地应着。她现在能为二老做的也只有这样,乖巧懂事,尽可能让他们不要为她再担心受怕。

  梓箐知道自己这次实在是吃了个大亏。不仅将自己精神力消耗一空,还把原主身子骨搞垮了。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做,她明白,只要自己随时能明心静性。意守灵台,自己的元气就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

  在医院的十来天时间,梓箐总算是弄明白了,那个在她灵心间看到的“血液”其实并非真的血液,而是一个人的元气所化。

  如果有外物冲撞身体,即便意守灵台。元气也会顺着针管外泄。

  可若是没有外物侵袭,元气就不会外泄。

  至于为什么会是原主和那些受害者中招,梓箐感觉自己也快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了。

  ……回到家里,梓箐情况稳定,让两老也放下心来。

  家庭的和睦和相知相守就像是一道坚固的城墙,外物是无法随便左右他们的心智的。

  所以这一点梓箐也很放心,只要自己的情况稳定下来,就没有什么能够侵入这个家庭!

  在医院的这几天,梓箐已经慢慢调整心态。她知道自己精神力强大或许是一个优势,可是在这敌我不明的情况下,故刻意的将自己的强大精神力彰显出来,就像是给别人竖了一面旗帜。自然剧情君会将所有力量都来对付自己咯。

  住院的费用就是一个无底洞,原本还略微有点积蓄的,这次因为女儿住院消耗的干干净净。

  楚大方一直在一建筑工地上当小工,早出晚归。他可不敢耽搁,现在一个小工每天工资在一百五左右,耽搁一天损失不小,所以在医院都是翠茹照顾梓箐,现在梓箐出院回到家里。现在正是夏季,白天日长,要到七点左右才收工,所以楚大方便请了一个多小时的假提前回家,打算一家人好好聚聚。

  看着梓箐苍白瘦削的脸,心疼的不得了。本来想在外面吃一顿的,后来想着,有那份钱都可以买一只鸡来炖汤了。

  红枣枸杞子汤,两人都紧着梓箐吃。

  梓箐虽然很清楚这是原主的生活,他们只是对待自己的女儿而不是她,可是心中仍旧抑制不住的感动的想流泪。

  想想其实好多任务世界中都充满了让人心醉的温情,自己穿越其中,虽然代原主受了很多的哭,可是另一方面却也享受了原主的温暖和爱。

  饭间,翠茹间楚大方将碗中最后一团米饭刨进嘴里,便伸手拿了碗折身去旁边电饭煲里盛了一碗。

  递给楚大方时说道:“大方,工地上怎么样?活还干的下来不?”平淡的语气满是关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