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450章 谁是黄雀
  梓箐三人的确是误会上官英的意思了,不过她本来意思也想展露一下他们的实力。

  她自己的手段貌似现在除了速度在两人面前还略微有点优势,其他都那不上台面;而小甲重在防御和自我修复能力,也不适合表演;只有云丫,她的火焰体虽然现在只是最初级的火焰,但是重在表演性强,很有视觉效果,由她来展现一下实力最合适不过了。

  云丫低头掩盖自己心中怨尤:天哪,澳门赌博网站:自己身上可就剩这么一件衣裳了呀。

  她的随身空间倒是跟随她到了这个剧情世界,可是这次受创太大,变异的时候消耗了太多精神力,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当意识一接触到随身空间就头痛欲裂,只得作罢。而先前她刚刚进入到原主身体,稳妥起见,立马就把造成原主人生悲剧的储物手镯也放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里面……所以现在她根本无法变出更多的衣裳。

  云丫有些可怜兮兮地瞟向梓箐,又看看小甲,两人铁石心肠,一点不为所动。想了想,一咬牙,伸出手,捋起袖子,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把衣服烧坏了,不能把衣服烧坏了……

  将所有的意念集中在手掌上,不过一会,就看到整只手开始慢慢变红,变红……像老铁,像烧透了的火炭,而后轰的一声,终于冲破一个临界点,云丫整只手都被一团红艳艳的火球包裹了起来。

  云丫看着自己的火焰手掌,心中又是惊喜又是激动,成功了,她终于可以成功控制自己的火焰体了。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一旦有情绪波动。整个身体都变成一个火球……

  云丫见效果已经达到,神态淡定地挥了挥手,手上的火焰渐渐灭掉,就像是将刚才的镜头回放一般,手掌恢复先前的白皙嫩滑。

  嘶,唐婉莲微微错愕,看来这个心蓝也被玩家灵魂占据了。因为在原剧情中她身体激活的是金系异能。而且是在丧尸潮爆发之后才有的。

  如此看来。这个心蓝和银皇的身体都是被梓箐那一边的玩家占据了。

  想到这里,她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缝着,立马吩咐下去。让人监控他们的一举一动!

  而另一边,让上官英如实照梓箐说的做,一方面是稳住他们,二是……唐婉莲心中其实对梓箐以前所做的任务竟然能获得那般成就。很是不屑。在她看来,梓箐简直就是一个伪善的圣母biao。明明在她眼里心里这些普通的剧情世界里的人都渺小如蝼蚁。却还自以为很宽恩厚德的大讲仁善,美其名曰“可持续发展”。实际上不过是将她自己的思想强加到这个世界,改变世界原本的运行法则,而成为她自己的剧情世界。

  表渣。真是biao的不能再biao了!

  所以,这次,她要将她的伪善面具撕掉。要彻底从身到心的击垮她!

  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心道。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上官英自然全盘答应了梓箐的“建议”,开启凯丁城所有防御,同时调整人们的生活导向。比如物资分配,比如劳力分配,比如新的律法和民心安抚。

  他如数的将这一系列的政策措施全部颁发了下去。如此,他的使命就算完成了。

  这本来是一个庞大的政治体系。若是平时,随便一个议案,从提出,讨论,到试行,再到最后的决议,没个几十道工序,没有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折腾根本无法落成政策施行的。

  可是现在,只因为梓箐的一句话,所有一切,从上到下,立马照办!

  就在这一系列命令下达的第二天,整座城市都沸腾了起来。很快,就有一些自以为很聪明很高智商的人,开始揣度政府的用意,开始鼓噪民众造势。他们极尽渲染即将到来的末世,并且说这一次的所谓的城市保护措施,不过是将里面所有人圈养起来当成那些研制出来的丧尸异种的食物……

  一时间声势浩大,所有人都陷入到极度的恐慌之中,整做城市高楼林立间交通枢纽都被无数的车辆占据,集会,游行,在这样的超大型城市中,交通就像是一座城市的血脉一样,这些人一旦将交通堵塞,整座城市都陷入瘫痪。

  而更糟糕的事情已然接踵而至:谣言下的民心晃动,潜藏在基因中的罪恶因子蠢蠢欲动,各个地方都发生着抢劫杀人强jian的罪案……就像是突然之间,他们就已经将“人性”的面具撕掉,露出隐藏在皮囊下面赤果果的兽性。

  梓箐没想到会有这样多的事情,这让她想起曾经经历过的两个末世剧情世界,都是这般……突然间,她觉得有些疲惫。

  她本来是想让人类以“和平”方式过度到末世。只要给所有人建立起一个坚强的堡垒,相信以现有的能量和资源足可以让城市运转两三年,毕竟城市内有大量物资囤积……

  这两三年,足够她建立起一个新的制度了……

  看来还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此刻,看着完全无法收场的混乱,梓箐甚至在想:如果是直接将一座城市的人都感染了爱妃病毒,然后让病毒去筛选,是不是让他们更容易接受一点?!

  一条条的紧急信息送达梓箐的案前,一屋子的官员都眼巴巴地看着她,等待她下达指令。

  都是因为她的建议才让整座城市陷入恐慌和瘫痪之中的,现在该如何平定各地的罪案和暴乱,该如何安抚民心,该如何梳理和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等等……

  这些人从最开始佯作谦卑的聆讯,到最后撕破脸皮的咄咄逼问。

  “……你倒是说话啊,你说这个世界的末世就要来临了,你说要开启全面防御系统,你说要全面改变这里的生产秩序……现在所有一切都按照你说的施行了。可是你看看,末世没有来,防御系统的能量却消耗殆尽,而生产秩序……整座城市都陷入恐慌之中,你将如何收场?”

  “莫非在你觉得这个世界,这座城市,这些鲜活的生命们都只是你的异想天开的游戏场?你不觉得你太幼稚了吗?”

  “你就是一个伪善的,妖言惑众的刽子手,今天就要让所有人都来见识见识你伪善面具下的丑陋和险恶用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