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430章 丧尸诞生
  梓箐发现,当那层白色的薄膜将整个识海壁都覆盖完后,自己思维更加凝炼集中了,她可以在任何情况下思考而不受外力干扰。

  心中禁不住感叹:祸福相依。自己已经在无形中获得了一种新的识海保护膜。

  只可惜现在无法联系上系统君,否则就可以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属性值了。

  梓箐脑海中思绪翻腾从没有停止过,不过从外表看起来都只是一幅茫然僵硬的丧尸脸。

  他们将门打开……梓箐看着那扇通往自由的门。

  有一刹那她真的想将这里所有人都干掉然后逃走。

  不过直到这些人将她再次弄上另一架金属台上时,她都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原主的记忆在当初被砍头的时候就已经戛然而止了,没有系统君,没有剧情提示……她在这里就是一个没有任何特权和金手指的,被抓来当作实验品的真正的丧尸。不过相对于先前那些失败的实验品而言,她应该算是比较成功的吧……梓箐从他们脸上难以掩饰的兴奋就感应到了。

  所以她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在哪里。除了这个金属房间外,她甚至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虽说自己现在是拥有了可以随便扭断金属条的力量,可是,他们既然能够造出丧尸,便有相应的克制方法。外面肯定还有更多更严密的监控和岗哨等等。

  当然,梓箐还有一点自信,既然自己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实验品,那么他们肯定“舍不得”立刻杀了自己。

  只要自己表现出符合他们的心意,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梓箐将所有感应到的意识都一一反应进识海中,进行最细微最周密的思考分析。

  接下来是控制丧尸最重要的一个步骤——意识植入。

  一只机械手臂轻轻地在后颈窝地方划了一个小口,另一只金属手臂上夹着几根比头发丝还细的透明丝线。

  当丝线越靠近切开的伤口时,竟然像活动的触须般扭动起来。随着机械手臂越加接近切口,触须倏地转进切口里面,自动与里面的黑色的神经线紧紧扣在一起了。

  与此同时。在外面的三维监测仪上,周围坐着数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开始飞快地往意识芯片中存储记忆,以及输入一些常备指令等等。

  几分钟后。监测仪上出现几十组数据,至此,这项最艰难的意识植入工程才宣告结束。

  完美,意识芯片竟然与实验体完美融合,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实验体身体中几乎没有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意识残留。

  见此,外面的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后,他们将她推入一个充斥满血红色液体的透明玻璃缸中。

  梓箐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可以不用呼吸的。当然,她也可以装作有呼吸的样子,让空气进入腹腔,然后在原原本本地呼出。

  此刻,被她以为是腐肉的肌肉和筋骨组织的身体,就像是饥渴已久的海面一样,开始疯狂地吸收血液中的能量。

  识海中的量化的数字在不断变化:饥饿度99%…98%…一直到百分之73%才停下来。

  这一大缸的血液中的能量只勉强填到身体渴求能量的四分之一。

  梓箐微微动了一下。整缸红色的液体都随她轻轻荡漾起来。

  她惊奇的发现,貌似刚才身体的那种凝滞感没有了,就连手指弯曲都灵活自如多了。

  唔,就连皮肤的灰败颜色也减轻了,凸显的黑色的血管也变淡了许多。

  视线落在先前被自己手指甲划破的手背,发现上面的伤口竟然慢慢愈合!

  大概是因为本身身体的能量都没有饱满的原因,所以伤口并没有完全修复……

  不过这却给梓箐传递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丧尸”的身体也是可以被修复的!

  根据从自己被丢进这血池中再到将里面的能量全部吸收完毕,前后不超过一个小时。

  对于普通人的身体,这样的撕裂的伤口,从消毒敷药到愈合。至少也需要三到一个星期的时间。

  以这样的修复速度,梓箐甚至相信,只要有足够的血液足够的能量,这伤口修复的更快!

  此时。在观察室外面的人的欣喜程度不亚于梓箐。

  不过,他们仍仍旧非常谨慎地控制了血液量和能量注入。

  在他们面前的三维显示仪上清楚地显示出梓箐现在的身体状况。

  先前被那两剂液体改造后残破的身体,随着血液中能量的注入,已经在开始修复了。

  这个现象比之前所有实验都要成功,不过他们并没有被成功冲晕头脑。现在还有一个最最紧要的步骤。

  那便是监测这个实验品的“忠诚”程度。

  叮:打破壁罩……

  绑定在神经中枢上的那几根纳米的意念控制线发出轻微的震荡波,它并没有直接控制身体做出相应反应。而是反射向掌管身体行动的脑域。

  梓箐立马就感应到这条消息。透过识海壁进入到她的识海中。因为那层白色的薄膜并没有将她的记忆清除掉,反而成为识海的保护层。所以,现在这个信息传递进识海的时候并没有形成她“自己”的思想。

  梓箐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伸出右手食指,意念一动,又长又尖锐的指甲从指端伸了出来。没有疼痛的感觉,就像肢体在缓慢向前延伸一样。

  呵,这就是丧尸啊,原来并不是想象中那般不堪啊。

  呃,好吧,除开先前那些失败的实验品,以及被抓来当实验品的残酷……

  指甲尖端就像是一个调皮的蜻蜓在玻璃壁罩上轻轻叩了一下……

  哗啦——

  能够承受数千斤力量的超强化玻璃应声而碎。

  红色的腥臭的液体挟裹着破碎的玻璃倾泻而出,而梓箐就像一朵略微被污染后的荷花,顺着倾泻的水流轻飘飘地滑落到地面上。

  以前的实验品无不是用身体蛮力猛地撞向玻璃壁罩,然后被水流冲到地面上……

  明明就是一只只不**略好的腐尸而已,却有种说不出的轻灵超然意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