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412章 混沌法则的封印
  梓箐身为丫鬟那几年,就知道,其实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乏物资。8小 说`

  即便是灾荒年间,朝廷国库空虚,粮仓不继的时候,而那些商人随便就能筹集个几十艘船的粮食……由此可见,并不是没有粮食,而是粮食在不同人手中掌握着。

  既然自己现在已经迈出第一步了,已经冒了天下之大不违,也不怕再往身上扣几顶帽子。

  梓箐决定,从那些豪绅富贾头上开刀!

  只是,这些人一部分已经跟地方势力勾结,一部分也养有家丁打手,若是真逼急了,恐怕普通的官兵根本无法撼动他们的地位。

  所以……还必须出动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兵士来完成这个任务。

  梓箐坐在太妃椅上,手指端轻叩扶手……视线轻轻扫过站着垂纱帐外的十多位锦衣卫。

  这些人手上都掌握了一支极其精锐的皇帝亲卫部队。完全是以养蛊,哦不对,是训练死士的方法训练出来的。所以对皇帝是绝对的衷心。

  先前在脑海中浮现的那丝“不合理”的感觉袭来……是了,这些人看似都是冷面杀手,可是他们智商绝对不低,他们不可能看不出是自己胁迫了皇帝……

  那么,他们为什么还会听从自己的调遣?

  ……

  梓箐走到朱文床前,眼神阴骛,“你一直都在装?”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朱文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旋即坐起身,眼睛紧紧盯着梓箐,像是要看进她的灵魂一样。心中便是微微叹息一声。她竟是一点也认不得自己了吗?

  朱文不答反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这天下本来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天子宝座轮流坐。其实对于百姓而言,他们并不在乎谁当皇帝……”

  梓箐眼睛微眯,这绝对不是一个皇帝应该说出的话。根据自己先前对这个皇帝的了解,他是对权力有着近乎变态的固执。为什么……突然间就变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貌似从甫一见面,自己就下黑手了……梓箐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既然自己这个左婕妤的身份都是别人“安排”的。那么这个皇帝,是不是……

  想到这里,她觉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玄幻起来了。

  “你……不是皇帝?”

  朱文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你认出我了?”

  梓箐眉头轻锁。`“我应该认得你?”

  朱文心中莫名一痛,下意识伸手抵上对方的额头。

  梓箐想避开,可是对方的身法竟蕴含某种神奇的玄奥,以她那般敏捷的身手竟然也没能避开。

  旋即,她便感觉额头上传来一抹微凉……

  梓箐眉头锁的更紧了。明明是面对一个很陌生的人,她却有种很熟悉,甚至是很……亲切的感觉。就,就像是曾经相识一般。

  识海中思绪千回百转,只有一种解释:他和“梓箐”很熟悉!

  只可惜,她现在只知道无意中激的天赋,比如针灸,医术,武功,舞术。而更多的记忆都被封印在识海深处。

  梓箐油然而生一种心安和安全的感觉。潜意识的。她想或许面前这个人能帮助自己唤醒识海中的记忆。她站着原地没有动。

  蓦地,朱文如触电般缩回手,看向梓箐,神情是不可思议的惊骇,情不自禁地抓住梓箐的肩膀,微微俯身看着梓箐,“…你你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混沌法则阻止……”

  梓箐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有些蒙,喃喃道“混沌法则?”

  “你知道我是谁?你又是谁?”梓箐目光犀利地看向朱文。

  朱文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

  “箐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刚才他在探查对方识海的时候。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结界封印,没想到竟然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破解的混沌法则。

  混沌,意思就是他们根本都不知道是由什么组成的玩意。

  可以理解为是世界一切的起源,也可以理解为是所有一切的终结。起于混沌,终结于混沌。

  他刚刚完成证道三层的任务回到主神空间,便从闵央那里听到梓箐被主神空间外的混沌漩涡吞噬的消息。

  完全是下意识的,他拿出那枚手镯,现竟然还能感应到对方的气息,于是便穿越层层结界封锁。进入这个世界。

  中途耽搁的时间还是有些多……不过还好,总算赶上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才刚刚甫一照面,她竟然就对他下毒手。

  没想到才几百年不见,她的性子竟然变得如此凌厉了。他知道她的行事风格,并不是因为想巩固自己的左婕妤身份,也不会拘泥男女之情才对他下手。只是眼前形势一点都不容乐观,他倒想看看她会怎么应对。

  后面的事情展的太快……他终于意识到,眼前的梓箐并不完整…只是堪比普通人的灵魂,记忆也不完整,严格意义来说,她压根就没完全激活自己的记忆。

  所以行事才会如此莽撞。因为以梓箐原本的阅历和手段,是绝对不会将朝堂整治国事当作过家家的游戏一般玩弄的。

  刚开始他还想帮助她恢复记忆,遗憾的是……他无能为力。

  几个月的相处,他才意识到她能够在没有自己的记忆前提下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那个葛靳……是很该死,只是没想到她的手段竟那般……雷利狠辣!

  “箐箐……”梓箐神情陷入追忆的迷蒙中,那种熟悉而亲切的感觉再次浮上脑海。还有刚才对方手背抵在自己额头的轻微触动,都让她觉得,面前这人和自己有着莫大关系。

  梓箐蓦地偏头看向朱文,“所以……你不是朱文?你是谁?”

  朱文深深叹出一口气,下意识的就将梓箐纤巧的身体圈进怀里,紧紧抱着……

  梓箐没有挣扎,身体片刻的僵滞后便松懈下来,莫名,觉得这个怀抱很安全。紧绷了数年的心神在这一刻渐渐放松下来。

  朱文感应到梓箐身体慢慢变得柔软,心中微微叹息“这些年都挣扎在生死边缘上,没有自己的记忆,一定很煎熬很彷徨吧。”

  他在心中暗暗誓,无论如何,一定要陪她将记忆找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