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410章 好顺利
  紧接着,梓箐将另外几个管事太监召集来,以皇帝的名义,让他们将所有后宫中的嫔妃,四品以下的,统统遣回原籍。

  登时,整个后宫都沸腾起来了。

  有人欢乐有人愁。

  一同遣散的还有那些普通太监宫女。三天之内,除了东门,其余西北蓝三门每天都有数万内宫人员被遣送出去。

  整个京都哗然。

  此事掠过不提,女人,若是没有点真正的本事,管你呼天抢地也翻不起大浪来。

  梓箐正在摸索皇帝锦衣卫的运作模式,欣慰的是,皇帝平时只接见几个锦衣卫头领,普通的锦衣卫是不能随便看他的。

  所以自己只需要搞定那几个头目就行了。

  不用她自己找,他们就自动找上门来了,此刻正跪在殿外求见呢。

  这些人都是死忠,就像当初刺杀邰自成和太子一样,那些死士便是前仆后继地护着。梓箐也没想要收服他们,只要皇帝在自己手中,料想也不敢对自己怎样。

  后宫清理完毕,朝堂哗然,也不过是些言官,他们本来就衣服与朝廷依附皇权,他们最拿手本事便是死谏,跪在朝堂上死谏,跪在城门前死谏……

  说左婕妤独揽圣宠有失体统;

  说后宫干预朝政,皇上应该清理后宫;

  ……梓箐统统不予理会,她唯一要做的便是安顿军心。

  虎符在手,谁敢擅动。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顺利的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可是当梓箐将所有事情梳理过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如果硬要说有的话……

  梓箐的视线落到平躺在床上的皇帝朱文身上,此刻。他正安安静静的,神情祥和。除了最开始自己制住他的那一刹那,他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外,而后便一直很平静,没有一丝丝挣扎。

  而且后来自己开始命令锦衣卫的时候,他也非常的配合……或者说那些锦衣卫非常的配合。

  貌似,自己一气呵成制住他。会不会……有点太顺利了?

  不过。无论如何,他现在都在自己手上,关节被银针封锁。谅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清理完毕后宫,梓箐开始肃清吏治,她一点也不怕这些当官的敢造反。

  这些曾经看起来是多么了不得的关系网,实际上。当下定决心去大刀阔斧后,都变成了土鸡瓦狗。

  就在梓箐在京都搞得风起云涌时。原本威远王封地的黔州发生一场大的暴乱,举旗自封为开元大帝。黔州上百万人被其奴役,在短短半年时间修筑了一座旷古烁金的城堡。

  紧接着,另外几位封王也蠢蠢欲动。公然招兵买马,自封为皇。更有甚者,与外夷相同。欲直取京都!

  这些拥有自己政权和军队的地方势力疯狂敛财,抢抓壮丁。弄得民不聊生,各地农民纷纷起义,一时间整个国家顷刻间陷入风雨飘摇之际。

  梓箐看着这一份份呈报,心中又惊又怒。

  惊的是,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举措竟然激起如此大的反响。先前公布下去的一系列政策,都是有利于民生的,没想到最后变成这样子。看来最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没有经验,太过想当然了。

  有句话说得好,一口吃不成大胖子。不管自己内心再不屑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勾结,却不得不一点点的去清理。而自己竟仗着手握兵权,一下子将所有人大倒。那些言官不敢造反,却可以擅动其他拥有封地和势力的人造反。

  怒的是,那些一个个自诩通古博今的言官文臣,有心留他们一条活路,不去想怎样为社稷百姓谋福利,反倒与地方勾结,实在该死。

  全国发生大规模的暴动,民生艰苦,那些征收的税赋被地方势力堂而皇之地扣了下来,壮大他们自己的势力。相反,朝廷军队军饷吃紧,军队有松散不安的倾向……

  就在梓箐想着怎样将这场内乱平息下去的时候,葛靳找来了。

  他还带来了一份皇位禅让的密旨。

  梓箐感觉浑身升起一种无力感。

  没想到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这个葛靳背后的势力不是别人,正是威远王邰自成!

  亏得一直都自以为是多么聪明,小心谨慎,步步为营,没想到却被耍的如此之彻底。

  葛靳坐在梓箐面前,神情坦然,一如最开始看到的那般。

  葛靳说道:“想来你已经知道了?不过,你的能力和胆魄的确超出了我们主子的预期,原本计划还有三年才能实施的,现在时机就已经完全成熟。”

  梓箐突然道:“这么说来,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葛靳嘴角扬起一个轻蔑的幅度:“价值……是自己争取和表现出来的。不过,太聪明太强势的女人,她们的价值只能用在敌人身上,却不能随便放在身边……”

  所以,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当了那么多的丫鬟,从一个圈子到另一个圈子,他们可以随意变换自己的身份。实际上不过是他们对自己的考验,顺便做任务而已。

  梓箐不妨大胆猜想,恐怕还有很多和自己差不多身份的女子,被他们当作棋子,安插在各个地方……

  甚至连死去的左婕妤,澳门赌博网站:也不知道是不是原装的。

  所以,自己能走到这一步,着实幸运。

  只可惜,她人生信条中就从没有“任命”二字。

  葛靳像是知道梓箐心中所想,语气轻飘飘地说道:“……现在元帝掌握了西北,另外自立的藩王也一个个归顺,天下大统已经是必然趋势。京都的朝堂已经名存实亡。元帝看在你曾经有功的份上,让我特地来告知你一声,要么归顺,或许可以封你为后也未可知。若不然……”

  梓箐眼中杀意迸现,她忍的够久了。手指轻弹,一颗药丸倏地飞出,顷刻间划做一抹烟雾消融在空气中。

  与此同时,数枚银针****而出……

  葛靳神情大骇,“青竹,你——”

  他身手也算矫捷,从一开始梓箐就心存戒备。

  葛靳后面的话被银子硬生生封在喉咙口,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