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406章 背后的手
  自此,太子只是规规矩矩地当他的太子。

  可是时间一天天一年年的过,眼看着朝廷上下昏聩,上不正下必歪。民生如此多艰,只是苛政已经无法维系下去了,再加之有外敌虎视眈眈,内忧外患,一个不好便是倾国之祸!

  所以,整个国家看似歌舞升平,实际上已经千疮百孔。

  唯一办法就是让这个皇帝尽快退位,拥立新皇,推行新政。

  可是这让朱文退位拥立新皇帝太难了,一方面这个皇帝身体好的很,夜夜笙歌,每年选秀,眼看着再活一二十年都不成问题。另一方面朱文看似好色昏聩,可是却通过锦衣卫将朝堂上下政权牢牢掌握在他手中。那些锦衣卫无孔不入,将臣子皇子们的生活动向了如指掌,一个不好便是抄家灭族之祸,所以谁也不敢去触犯逆鳞。

  而现在太子已经四十多岁,再等一二十年他自己都老了。所以这些政党便暗中拥护觉得最和自己心意并且能为自己带来更多利益的皇子。

  除了太子,二皇子早夭,

  三皇子是出了名的闲散逍遥王,

  四皇子常年窝在自己宫中羸弱多病,

  五皇子是宫女所生,没有背景,他自个安安生生还好,若不然定会被这明里暗里的激流吞的渣都不剩。

  六皇子戍边,实际上是因为五年前他太过冒进,被朱文以为他是想谋取他的皇位,差点以谋逆大罪给弄死了,不过朱文念在父子亲情上面网开一面,敕令戍边,永不得回朝。

  七皇子现年才二十出头。却是一位雅士,在他宫中来往的不是迁客就是骚人……

  现在倒好,这最没有背景的五王去谋害太子……

  皇帝一怒之下将所有牵连之人全部送到宗人府。

  朝堂和京都陷入政变的风起云涌中。

  梓箐却已逃出漩涡。

  三天过去,京都内格局焕然一新。五王被直接剥了封号,敕令出都,永不得回朝,信山侯府一夜之间树倒猢狲散。本来是勤王有功封侯拜相的。皇帝天威难测。朝夕之间便打回了原型。抄家问斩,风光无限的侯府从此在历史上除名。

  至于那些个王妃,丫鬟。舞姬,发卖,贬做贱籍,所有的规矩也随着没落而烟消云散……

  梓箐又回到飘香楼。苏妈妈已经默认了她的特立独行,看到她回来。只是讪讪笑了,然后重新给她安排一个丫鬟服侍。

  完全歇下来,梓箐才感觉到一阵后怕。

  她竟然能从护卫森严的王府中逃出来,简直就是奇迹中的奇迹。

  无数的疑问在脑海中如过花灯一样闪过。

  首先便是身为普通闲散王爷的五王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在自己宫中大肆宴请。甚至还把太子请来了。这其中利害关系他难道就不知道?

  其次便是太子的反应……梓箐仔细回忆了下,自己刺杀的时候,他样子看似惊恐。可是眼中却没有丝毫惊异恐惧,所以。梓箐有绝对理由相信,这件事跟他脱不了干系。

  再则,虽说自己身手了得,可是想要从那么多精英护卫中逃出来,仍旧有些意外。

  她总觉得有一股隐藏在黑暗中的力量,在轻轻拨动这一切。

  梓箐静静地躺在床上,任由脑海中思绪翻腾,就好像过去的那半年多时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抱歉,本来是三天前就应该来看你的。这次任务你完成的很不错。”一个温和的声音不期然的在房间里响起。

  梓箐只是微微偏过头瞥了眼,身体都懒得动弹一下,应道:“好累,想躺一会。”

  葛靳就坐在凳子上,自顾地拿起桌上茶壶,翻过两个杯子,斟满茶水。递了一杯给梓箐。

  梓箐不得不坐起身来,接了杯子,刚刚凑到嘴边,顿了顿,然后一口喝了下去。

  就在意识快要迷蒙间,他微微叹息的说道:“是信任我还是……任命了?”

  梓箐嘴角便扬起一个微笑,“我…从不会任命。”

  而后,梓箐便陷入一场深沉的昏睡中。

  人生便是如此吧,总会有无法掌控的时候,便不得不去赌一把。

  梓箐赌对了,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醒来后,她发现自己躺在一架小轿里。

  手里有张纸条:左相国侄孙女左颖的贴身侍女俏月……

  梓箐将纸条拽在手中,捏的手指节都发白了,心中愤恨,憋闷,却无处发泄。

  丫鬟,丫鬟,还是丫鬟……难道自己跟丫鬟有仇吗?!

  不过貌似这次的丫鬟身份又提高了一点。

  左颖是两年前被选为秀女,在她伯公左相国的扶持下,已经成为四品婕妤,相对来说很是受宠。遗憾的是她多次怀孕又多次流产,现在身体已经被掏空,卧病在床。

  这次,便是左相国求了皇帝,获得恩典,恩准她的侍女可以去城外买些吃穿等物。

  现在,正是小轿要抬到宫门外的路上。

  梓箐将纸条揉碎直接吃了,摸了下,身上已经换了一套宫女的服侍。荷包里有几两碎银子。看了脚边放着的几个小包裹,都是些普通小食。

  从西门进入,经过几层搜查,又检查了她的令牌,这才放她进入。

  梓箐进入皇宫,心中就郁闷了,两眼一抹黑,自己该走哪条路呢?

  就在这时,一个太监朝这边走来,梓箐迎上去,“公公,可否劳驾一下,今天为左婕妤买的东西有点多,实在拿不动,可否帮奴婢带一点。”梓箐一边说,一边将荷包放到对方手上。

  “叫我贺公公就行了,正要咱家现在也没啥事,让我来帮你吧。”说着,竟是主动就将梓箐手上的几个小纸包接了过去。

  梓箐心中又是咯噔一下,如果她料的没错的话,这个公公说不定也是被葛靳他们买通了的。

  不过,自己除了知道原主的身份外,对她所有身边事务的信息一无所知。

  而自己一回到左婕妤身边,势必会和其她人打交道,即便样貌一样,可是谈话举止总是有区别的,到时候穿帮了怎么办?

  无数念头在梓箐脑海中一闪而过……

  被左右的人生,从一个丫鬟到另一个丫鬟,从一个圈子陷入另一个圈子。

  无力挣扎,但是现在,他们却将自己放入这个最大的圈子中……所有人都围绕着皇权,皇权……

  左右自己的背后的手,他的目的不也是皇权吗?

  想到这里,梓箐突然觉得自己变得无所畏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