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99章 触动
  梓箐发现自己对杀人竟有着恐怖的天赋,虽然看到血腥四溅,看到生命的哀嚎和挣扎,却难掩从灵魂中散发出来的颤栗。

  ……在无数星点汇集的空间中,一颗红绿相间的细微小球静静悬浮在角落,突然间,小球轻轻震动起来,紧接着,就看到它表面上原本彼此平衡交错的红绿色竟然像水流一样,慢慢流淌起来。

  渐渐的,红色由内而外开始侵蚀取代丝丝绿色。

  蒙正在为自己的主神空间加持防御,突然心中有所触动,伸手在面前虚空拂过,一幅浩渺的星空便呈现眼前,正是主神空间内所有证道玩家的元晶投影。有句话说的好,人可以自欺欺人,却无法欺骗自己的本心。

  这些如繁星一般的五颜六色的小点正是那些证道玩家的元晶投影。受九离之托,澳门赌博网站:他加诸了一丝神念在梓箐的元晶投影上,所以上面哪怕发生丁点细微的变化,他也能迅速感应到。

  这里所有的元晶,都拥有三种或者三种以上的色彩,甚至是无数眼色调和产物。

  颜色越多,意味着元晶的属性便越平衡稳定。其实现在所有掌控者,他们元晶大多数都是一两种眼色,最多不超过三种。也只有这样的纯粹和绝对才能走上巅峰。

  颜色越少,说明玩家的本心越纯粹,越执着。好处是可以更快提升精神力,变得更加坚韧坚定,可是这些人都有致命弱点,那就是非常容易走上极端。

  比如梓箐现在拥有的红绿两种颜色,一旦其中一种被另一种侵蚀,就会变得非常偏激。红色。代表了杀戮。

  可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强者,若是让杀戮完全左右心智的话,必不能长久。

  只可惜梓箐现在实力有限,而且还是灵魂在削弱了无数倍的情况下,被投入到杂糅后的剧情世界中。可谓是步步危机……

  蒙看到看到依旧盘坐虚空的九离,他竟然在用自己的掌控之力维系她的脆弱灵魂,让她不至于在意识回归之前而被剧情世界所绞碎吞没……

  万古不化的心终于有些触动。

  他不知道自己存在了多少年了。他已经忘了自己曾经是否有这样不顾一切去付出去争取的过。见过了那么多的灵魂。世间千万态,他早已漠然。梓箐么……正如她对自己的自知之明一般,从开始进入主神空间。甚至到后来九离的委托,到现在,他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和承诺。那个名字,与初始进入主神空间给予的代号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刚才看到九离那执着不顾一切。他才觉得,原来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

  武功在飞速提升。短短半个月时间就达到高级水平,轻功,飞崖走壁,如履平地。

  这些人统统该死。该死!纷杂的画面在梓箐识海中翻腾,王府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血腥和杀戮……而她却在以杀止杀!

  梓箐感觉自己越来越兴奋,握住刀的手都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青竹。你在干什么?”一声娇斥传来。

  梓箐蓦地转身,刀唰地朝声音来源劈砍过去。

  “啊——”

  刀锋离白皙颈脖毫厘地方稳稳停下。梓箐对力的掌控已然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至此,武功甑至人刀合一的境界!

  梓箐眼界如猎隼般看向圆圆,道:“你来干什么?”

  圆圆见对方并没有杀害自己的意思,稳了稳心神,昂了昂头,恢复以往的高冷:“……为什么会是你?我知道你恨王爷。不过你也应该为王爷考虑,当时……”

  梓箐喝止:“别说那么多废话,你来这里干什么?”

  圆圆抿了抿红嫩的唇,王爷说他最是惜才,说只要青竹肯归顺,定会为她脱了贱籍,让她成为他最得力的左膀右臂,一声荣华富贵权势声望,享用不尽。却没想到她竟是如此野蛮的人,刚才是不是自己不叫的话,她那一刀就真的砍下来了?

  想到这里,圆圆下意识摸了摸还残留了一丝冰冷之意的脖子,顿了顿说道:“……只要你愿意,王爷说了,所有一切既往不咎……”

  梓箐眉梢为不可察轻挑,眼睛微眯,看着圆圆,突然间觉得有些好笑。

  她实在不明白了,那邰自成究竟有什么好的。如果不是从一个盗墓撅冢的盗墓贼开始做起,他能做到现在的位置吗?好吧,英雄不问出处,哪个富一代权一代的资本原始积累没点腌臜,世人只看成王败寇,欣赏的也只是成功后加持在身上的财富权势的光环。所以圆圆对一个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貌有貌的藩王动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问题是,这邰自成压根就不是一个善类。从当时自己抚琴,别人说了一句“好手”,他便要砍下自己双手送人,就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多么残暴冷血的人。梓箐就不相信圆圆看不到这些。

  还有,这段时间经过她的闹腾,全府上下所有的腌臜事情都暴露出来了。

  果真如传言那般,那些来来去去的奴隶,都是被邰自成做成肉糜喂食鬼物了。

  梓箐曾经从那个深深的地窖上方经过,听到从下面传来如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即便只是听一听声音,便让她背脊寒意直冒。她果断地将闸门机关破坏掉,至少普通人不能随意推开……

  想到这些,梓箐就忍不住问:“看在曾经主仆一场的份上,我觉得还是应该奉劝你一句话,他并非你的良人,他太过残暴狠辣……”

  圆圆修眉微蹙,下巴不自觉地抬高了些,越过梓箐头顶看向远方,“我不在乎他是什么样的人,也不在乎他对其她人怎样,只要对我真心,夫复何求。”

  梓箐语结。

  她下意识捂住胸口,好奇怪的感觉。这句话……

  她觉得她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梓箐没有再说什么。

  与圆圆谈话后,梓箐感觉心情平静了很多。她怕圆圆将自己的行踪泄露给邰自成,于是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