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97章 强出头的下场
  小丫鬟喜不自禁,一边将银锞子塞到腰间,一边应道:“今天府里来了一位京中大人,王爷让姑娘去歌舞助兴……”

  梓箐哦了一声,待小丫鬟走远,她飞奔似的回到房间,然后翻箱倒柜找了一套炫彩霓裳,连忙自顾自地梳妆打扮起来。

  心中说不出的激动……“京中大人”不就是她在画面中看到的军部佥事崔严正吗?邰自成在夜宴上让圆圆歌舞助兴,却被崔严正一眼看中,一问之下,竟然是邰自成的舞姬。当场就让邰自成送给他。

  邰自成当面应了,毕竟对外宣称,圆圆只是他的一个舞姬,而他是堂堂威远王,总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小舞姬而背上没有尊卑纲常的帽子吧。可是事后,他却后悔了,对圆圆说他爱上了她,舍不得她,是那崔严正逼迫,若不然就要对整个王府不利。圆圆看似清高,可是这何尝不是她的伪装,坚硬外壳下是最最脆弱和渴望真爱的心,所以她违背了背后势力让她杀掉邰自成,甚至还告诉对方她所知道的秘辛……于是乎邰自成便趁势倒戈,打开关门,让外敌长驱直入,直捣皇城,皇权昼夜间易主……

  ……这些画面并没有时间节点,所以梓箐只能根据当前发生的事情与画面中的事情相对照,以此来确认现实究竟进行到“画面”中哪一步了。

  幸好自己这次赶回来的及时。

  梓箐现在是圆圆的丫鬟,所以她只能以随从舞姬的身份进入里面。况且以前也没少给圆圆伴舞,不过她从不会将自己表露太出色,否则就喧宾夺主了。

  不过这次……梓箐觉得只有将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才能将原本两男争一女的情况瓦解掉。她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舞功实力,她看过圆圆的舞蹈,以前也经常为对方伴舞,相比之下,圆圆的舞姿阳刚不足阴柔不纯,简而言之。就是平庸。表情永远都是一种悲悯的我见犹怜的样子……

  梓箐很轻松就进入迎月阁的凉亭,四周垂着粉色纱帐,夜风撩动,纱帐伴着靡靡丝竹之音而起。圆圆看到突然闯入的梓箐。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片刻恢复平静。

  乐声一变,周围光线顿时一变,唯留下凉亭灯火如昼。舞起。

  作为一个伴舞,梓箐觉得自己已经超水平发挥了。动作,表情,神态,眼神,无一不是将舞蹈和所需要表达的情感完全融合。

  不过……貌似并没有起到预期的作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中央领舞的圆圆身上。

  梓箐愕然,看来还是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

  梓箐暗叹一口气,看来这一招是行不通了……她不是没想过直接将圆圆干掉,可是那样一来,自己本就是她的丫鬟,主子都死了。自己有如何圆说自己的身份?

  再说了,从自己识海接收到的画面看来,这圆圆也是一个痴情女。不管她先是如何的清高孤冷,可是在她真正爱上邰自成后,就毅然决然地倒戈。而邰自成……世人都说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妓女而卖国,是一个多么难得的痴情子,可是在梓箐看来,他才是一个真正的bi渣。

  如果他真的爱圆圆,他为什么一直对外宣称圆圆只是一个舞姬,为什么不给她一个名份?别人索要的时候为什么不拒绝?所以他在乎外界对他的名声超过爱圆圆。

  如果他真的爱圆圆。在得知了那天大的秘密后,明知道圆圆泄密会被主子剿杀,可是他却没有将她保护,反倒是去勾结外夷。而后打开国门,将鞑子引入……由此看来,他对圆圆的爱的目的性也值得考究了。

  所以,这个圆圆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梓箐不管是在平南王府还是在飘香院,亦或是威远王府。她都没有这样的心思。

  梓箐看着上首位的邰自成四平八稳坐着,将圆圆招了过去,对他左首位的引荐,“……圆圆,好好服侍大人。”

  梓箐心中有些焦急,事情在一点一滴照着“画面”中展示的方向发展。不,不行,自己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梓箐眼睛飞快地扫视一圈场中,明里暗里都有护卫,还有他们的死士。贸贸然冲上去连他们身都近不了……数个计划被梓箐否定。

  琴音绵绵,殿中觥筹交错……

  一个大胆的计划浮上脑海——抚琴。

  琴技虽然比不上舞技那般捻熟,但是比之普通琴师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想到这里,梓箐当即便去占了一位琴师位置,想了想,拂了一曲清泉吟,于是余音绕梁,泉水叮咚之声缭绕耳畔。

  崔严正击掌大叫“好手——”

  邰自成一手撑膝,一手拂了拂满是胡须的下颌,神情很是满意的样子,眼睛带着笑意,看向跪俯下方的梓箐,“来人,赏。”

  梓箐身体不由的瑟缩一下,突然间感觉整个空间都充满了无限杀意一般,而那束看似含笑,却有种说不出的阴骛。

  邰自成没理会梓箐,偏头对崔严正说道:“……既然佥事大人喜欢,本王便将其送与崔大人……”

  梓箐内心惊恐万分,下意识抬头看向邰自成。

  此时两个护卫上前,钳住梓箐双臂就要带出大殿。梓箐下意识挣扎了一下,“王爷——”

  邰自成挥了挥手,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在这里取下她的双手,奉送给崔大人。”

  “好手”“送……”所以是要将自己的双手砍下来送给崔严正?

  语气平淡的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平淡。刹那间,梓箐感觉自己如堕冰窖,冷入骨髓!

  那样的话自己还有命吗?

  当然没有了。

  旁边护卫唰地将腰间佩刀抽了出来,与此同时,另一个已经将她按倒在地,一个小厮却已经端了托盘放到她面前……

  梓箐内心的惊恐无以复加,她大叫:“……求王爷开恩让奴婢殿外奉送双手,免得惊扰了客人,玷污了地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