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92章 趁还有利用价值时……
  不到一刻钟,竞价就飙升到两千两银子。

  梓箐神情悠然地端坐露台,看着下面的人朝她偷去赤果果的淫亵侵占的目光,口中说着及其猥亵露骨的话。

  是了,在这里他们是她们的衣食父母,不管怎样的难听,妓子都会笑脸相迎。

  梓箐觉得尊严人格什么的都是浮云,她从不会奢望从根本不懂尊重为何物的不平等的人身上去找尊严。

  所以,这些人与她,又何尝不是丑态尽出的小丑?

  就像是街上耍猴的,人们围观猴子,而在猴子眼中未尝不是觉得将人们各样嘴脸瞧了个尽。

  “两千一百两……”从斜对面透着粉色光晕的包间里传来一声懒懒的喊声。

  老鸨神情十分兴奋,“玉公子出了两千一百两了,还有比两千一百两更高的吗?……”

  “啪——z出两千三百两,爷有的是银子,z就要看看跳的那啥霓裳舞……”在大厅一角的圆桌上,一个样貌粗犷的中年男子往桌上一拍,大声叫嚣。桌上杯盘倾倒碰撞,响起一片碰瓷声。

  “哟,魏总兵真是豪爽,两千三百两了,还有谁出更高价格?”老鸨唱道。

  “我出三……”

  “……就两千三百两。”一声清冷的声音蓦地响起,不大,却让厅中所有人都听到了。下意识看向中央露台上的妙人儿。

  此时梓箐已经站起身,双手端放身前,身后淡粉色轻纱长裙拖曳地上。

  梓箐再次说道:“竞价到此结束,两千三百两竞得……”

  登时整个大厅中都沉寂下去,片刻响起一片嘤嗡声,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一掷千金,这便是了。不过在青楼艳史上这个金额只能算是中等。

  其实竞价还在继续,不过梓箐却不想等下去了,直接点名终止。

  全场哗然。

  要知道身为妓子,在这关键时刻。价格高低不仅是身价象征,更是与本身利益相关。还有一点最重要的,不管妓子自以为如何清高脱俗,总归会忌惮妓院以及老鸨对她的态度。

  在这阴糜之地。她们已然将各种整人的招术磨练的炉火纯青,所以妓子宁愿得罪了衣食父母的客人,也不敢得罪了“妈妈”。

  魏总兵也愣了一下,他是飘香楼的常客,先前也投了不少雏。不过那一次都是要吊尽胃口。刚才他明明听到还有人在报价的,没想到竟是被那女人给打断…他眼中闪过一丝玩味的光芒…龟公符叔上前交涉,魏总兵反应过来,当场便遣小厮回去取了银票送来。

  梓箐在翠云的服侍下回到房间,道:“去,让厨房准备一盅参汤来。”

  翠云愣了愣,梓箐喝道,“还不快去。”

  翠云身体瑟缩一下,连忙折身跑了出去,找苏妈妈了。

  苏妈妈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被满脸褶子掩盖过去,用纤细的近乎嗲的声音故意大声说道:“青竹姑娘怎么吩咐你就怎么做就是了,她现在可是我们飘香楼的头牌,人家这刚刚开张可就有爷赏了两千三百两银子呢……”

  有姑娘用丝绢掩嘴吃吃的笑,彼此眉眼传递,尽显嘲讽不屑之色。

  就在两个月前,飘香楼给一位清倌儿****,一位制造管事便投了一万两银子……

  梓箐喝了一盅参汤,感觉一股温润的暖流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先前的猜想是正确的。

  她可以将食物中的能量吸收到身体,不过并不是以脂肪囤积让身体看起来臃肿。而是一点点地提升身体的力量……嗯,还有速度,敏捷。她明显的感觉自己现在走路都比以前快多了,而且反应速度也勉强跟得上思维了。

  梓箐心中开始莫名激动起来。旁边的翠云却嘟着嘴,发出一个破音:还真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当了****竟然还一脸兴奋的样子。放眼整个飘香楼,即便是那些名妓,也是非常矜持的,不管心中面对别人的谄媚和奉承。表面上那都是非常高冷滴……

  梓箐不以为意,按捺下心中激动,装模作样坐到梳妆台前,没有对镜花黄,而是开始凝神静思,这样会让脑袋中各种纷乱的思绪都沉静下来。

  就像是一罐清水,里面漂浮着如絮般的思绪,越是晃荡便越是混乱,沉静,让整个人都变得清澈起来。

  “姑娘,魏大人来了……”翠云款款行来,在梓箐侧后两三步远停下,盈盈福了福身。微垂着头,恰好将曼妙的剪影印入堂皇而入的魏总兵眼中。

  “出去,这里没你的事了。”他很是粗暴地将翠云呵斥走。

  梓箐回转身来,径直越过魏总兵,到了门口,便看到苏妈妈手中数了银票往后院行去。梓箐连忙叫住:“苏妈妈留步。”

  苏妈妈循声看了过来,愣了愣,笑道:“青竹姑娘可有什么事啊?一切尽管吩咐……”

  梓箐打断对方的话:“魏总兵大人可是将银票送来了?”

  一时间周围的嘈杂声都安静了下来。

  此刻苏妈妈手中正是拿着一叠银票,这银钱什么的也是私底下的事情,怎好当着客人的面说出来呢。

  苏妈妈脸上闪过一丝不快,看到魏总兵黑着脸走到梓箐身侧,她生怕得罪了这尊财神爷,脸上立马笑的褶子叠起,一幅十分关切的样子:“哎哟,我的乖女儿呢,人家魏总兵大人自然是将银票送来了,你定要好好服侍……”

  梓箐走过去,直接说道:“根据先前的约定,我只是寄住飘香楼,客官打赏五五分成,按次结清。所以,苏妈妈现在就将该属于我的那份给我吧。”

  苏妈妈看着梓箐冷淡的样子,神情一滞,嘴唇抽搐一下,十分尴尬的笑道:“这,这……看青竹姑娘说的,这当然是要给你的,你看,现在你就要去伺候客人了,这银票放我这里替你保管总比迎来送往的房间稳妥多了……”

  “不用……”

  梓箐算是将这个苏妈妈彻底得罪了。

  梓箐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委屈本心而虚与委蛇,不管自己现在对这个苏妈妈如何逢迎,等自己没有价值,仍旧会被糟践的一文不值。所以,在趁着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价值,何不为自己争取一下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