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84章 不甘心
  且说梓箐走出院门,刚一转身,便看到一抹玄色袍角从假山一边露出,心中一动:王爷不在翠玉轩?

  梓箐想着刚才夫人让她将东西送到翠玉轩,并嘱咐“亲手送给王爷”,其实她知道她进不来翠玉轩,也知道王爷并不在里面,更加知道以“青竹”的木讷执拗肯定会与守门丫头起争执……

  所以这本来就是她预先设定好的,若是自己刚才再在那里耽搁一会,就会被王爷撞上?

  呵,她就那么有把握王爷会对自己的美色引诱吗?

  梓箐心中一动,脑海中再次不由自主地浮现原主玲珑身躯躺在一个健壮身躯下娇喘低吟的画面,本来以为会很羞臊的,可是梓箐却潜意识的感觉到恐慌。|那颠龙倒凤的**辣的场景后便是享尽荣华富贵的生活,不管诱惑不诱惑,潜意识觉得,那都不是她想要的。

  想到这里,梓箐毅然折身,穿进旁边小道,打算绕过回廊返回翠华阁,也就是王夫人居住的院子。

  穿过园林,走出了好远,梓箐发现只是出了一个内置园林而已。没想到一个王爷府占地如此宽广。

  “你是哪一房的丫头?”一个低沉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在梓箐身后响起。

  梓箐身体一凌,脑袋中立马浮现刚才看到的那抹玄青色缎面袍服。

  他不是回翠玉轩吗?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难道果真有天意不成?

  一瞬间,梓箐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

  梓箐只是稍微顿了顿,没做理会,反正现在背对着,反正丫鬟都穿着一样的服侍,而且自己不是还有一个“傻子”的名头吗?不是还有夫人这棵大树吗?

  想到这里,她抬步继续往前走。身后传来几声“站住”,而她已经走出好远了。

  平南王王成看着消失在回廊转角的婀娜身影,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的玩味。这里不是普通丫鬟能进来的,既然到了这里来。便是“有心”之人,他从来不会推掉到了嘴边的美色。

  那些丫鬟婢女反正她们的生死去留都不过是自己的一句话而已,既然自动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

  王成吩咐旁边的随侍。道:“去查查,看看是哪个房里的。”

  嘴角轻蔑之意更浓,也真是够用心的了,竟然把这欲擒故纵都用上了。既然如此,便成全她了罢。

  他刚刚从抚州回来。将那里的事情处理完毕,去给太夫人问安。现在皇帝年迈昏聩,太子羸弱,几个王子都不安生。大有变天之势。他们原本是支持三皇子的,现在正是时候。

  不过他们本就是皇室宗亲,以前为了行事,必须低调,所以便有了个好色养戏子的名声。实事也的确是如此,那些王公贵胄之家,哪个男人不是外面画舫勾栏。内宅除了正妻外,小妾,侍妾,通房少说也有十多个。

  没过一会,辛石回来禀报,是夫人房里的丫头。

  王成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没想到她现在已经那么不耐烦了么?

  她身为正妻,是两家人利益纽带,谁也动不了她的地位。现在并不是子女成群的时候,那样的话会让外人觉得平南王府人丁兴旺。有大兴之象……既然是她房里的丫鬟,为了让她安心,便如她的愿吧。

  梓箐回到王夫人房中,如实禀报。

  王夫人“嗯”了一声。

  梓箐本能觉得有些不安。就像是飘萍,所有一切都由不得自己那般。她知道自己的未来都在王夫人一个念头见决定了。

  再想到刚才在路上脑海中浮现的画面,她心有不甘。或者说,是一种本能的抗争。

  片刻,甑嬷嬷进来。王夫人遣了梓箐下去。

  临出门,她眼角余光瞄到甑嬷嬷正高兴附耳说着什么。只断断续续的听到“……没错。是王爷身边的辛石……”直觉告诉她,肯定是关于今天下午自己“偶遇”王爷的事情。于是梓箐心中更加不安了。

  王夫人感觉今天心情特别好,叫甑嬷嬷拿出针线篓子,临窗而坐,开始绣手绢。秋日的阳光懒懒地洒在她身上,镀了一层金色光晕,看起来娴静而美好。

  梓箐觉得很不安,饿的好快,随着饥饿,身体越来越没力气。她又到厨房去找了一些吃食,不管是冷的馒头还是糕点,吃下肚才有了一点点踏实。

  大家貌似都看出以后梓箐会成为夫人身边的“红人”,所以对于她的饭量都很是“纵容”,甚至还主动将主子没有喝完的红豆汤什么的给她。

  酉时初,翠红叫梓箐去夫人屋里。

  夫人将梓箐上下打量一番,微微皱眉,对翠红翠绿递了个眼色,“…把她弄下去拾掇拾掇。”

  两人应诺,带着梓箐下去了。

  梓箐像提线木偶一样被两人刷洗而后穿上干爽衣裳,挽了发髻。略施粉黛,更是光艳照人。

  两人无比艳羡地看着梓箐,说着恭维的话“……青姐姐以后高升了可不要忘了我们姐妹哦。”

  梓箐只做不理。

  王夫人对梓箐说道:“你去服侍王爷沐浴吧。”言毕,将屋内伺候的丫头支走,自己也离开,还顺手将房门关上。

  这便是主子暗示让她当通房的意思。

  梓箐听到从里间净房里传来水声,知道是王爷在洗澡,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

  是恐惧,还有来自潜意识中的抗拒。

  梓箐捏着脚一点点往里面挪去…她只是一个丫鬟,主子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即便感应到那些画面片段可能就是自己的归宿,可是却反抗不得。

  庭院深深,府中每年都要进来十几个丫鬟,可是数量却没有变,因为有些犯错的丫鬟被家法处死或者发卖掉……

  她不想死,所以即便在知道自己并非自己,而是一个叫梓箐的人时,她几乎是本能的就知道了这样的生存法则,澳门赌博网站:知道怎样左右逢源以及讨好主子。可是她仍旧继续当自己的傻子。

  可是现在,自己就要成为一颗棋子,如同先前那些通房一样,消陨在这个宅子里了……

  梓箐不甘心!

  “来人——”净房里传来王成不耐烦的呵斥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