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83章 抵触
  梓箐跟在王夫人身边伺候左右,却很少指使她到外面去做事,可是一连过去几天平静无事。??.??`co?m而王夫人的脸却一天比一天阴沉下去……

  梓箐明白了,是因为王爷这些天都没有到她房里来,听几个丫鬟窃语提及,貌似王爷不是流连画舫勾栏便是在翠玉轩中。

  偶尔瞟向她的眼神带着几分艳羡和怜惜。

  想到这里,梓箐心中蓦地一动……胸口传来一阵刺痛。

  她当然知道王夫人留她在这里的目的,是让她去伺候王爷,以色事人,而她掌控住自己,于是就能将王爷留在她的房中了。

  梓箐现在所有的记忆只是才刚刚拼凑起来的过去十来年的生活过往,身为一个最贫贱佃农的女儿,能过活下来便是不得了的事情。更谈不上学文习字,周围也都是三从四德,长幼尊卑等等礼教。所以身为婢女,主子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可是她却本能的生出一丝抵触。

  对于一个丫鬟来说,生死去留不过是主子的一句话而已,成为通房无疑是奔向成功的捷径。

  不知道为什么,梓箐觉得这样就是不妥……

  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妥,记忆与本能意念生了强烈的冲突,是以胸口才会传来剧痛。??`

  识海中再次有一些画面片段显现……

  烟笼沙帐中,两条人影赤果交缠,颠龙倒凤。

  大概是因为梓箐现在身体比以前强健,精神力也强大一些,所以画面比以前更加清晰,犹如在眼前一样起伏。

  再加上被压在那健壮身下承欢的女子与自己现在的身体一模一样,身体本能的就有些燥热起来。

  画面转动,“青竹”穿上华美的衣衫,备受荣宠……

  活脱脱一个野鸡飞上枝头变凤凰,不心动。是假的。

  ……所以,这画面其实是对自己以后人生的一个预示?

  只要自己就按照现在王夫人的安排,就能获得王爷的宠爱,然后一飞冲天。从此荣华富贵一生?

  赤果果的诱惑,可是心中的那份坚持依旧。

  思绪辗转,梓箐不得不重新审视这自己现在的身份和那些如同预示一样的画面。

  三丫,青竹,梓箐……记忆中三个名字。?.?`都是她,可是她本能的觉得最后梓箐才是自己的归属一般。

  所以,她很确定,“梓箐”是在“三丫”夭折后才附着在她身体上继续成长的,因为身体羸弱,精神力也很弱,所以那十来年的人生都是一片空白。而后便被卖到泰安侯府,成为“青竹”。因为精神力弱,所以便一直按照着“青竹”的人生轨迹运行,所以画面中的女子是“青竹”。而不是“梓箐”。

  想到这里,又一个疑惑冒了出来,既然“三丫”夭折,自己和“青竹”都是后来占据她的身体,那么为什么自己能看到“青竹”的人生?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青竹”是在自己之前占据过这具身体的?

  ……梓箐身体恍惚,站立不支,下意识撑在旁边桌子上。

  一阵蝶碗磕碰的声音,梓箐猛地回过神来,一不小心又思虑过度了。

  不过刚才画面中带给她的绮丽诱惑之感已荡然无存。

  “青竹,这是今年从西域进贡来的葡萄。太后赏赐的,端给王爷常常。”王夫人看起来今天心情还不错,大丫鬟壁柳在为她梳妆。“王爷在翠云轩。”

  梓箐应了一声,端着托盘就往翠玉轩行去。

  翠玉轩是王爷平时怡情纵乐的地方。亭台水榭,回廊将几座小院连起来,中间是一个大花圃,后面有一个湖泊,碧水倒影蓝天,临水修建了亭子。湖泊中央有一座小岛,上面建了一座戏台,一条浮桥连接。

  梓箐到来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投入平静的水面一般。

  因为王爷有令,谁也不能擅自到翠玉轩来。先前王夫人就让丫鬟来这里,结果被直接仗打三十,当场就打死了。王夫人除了气,却还不敢有丝毫不满。一来是因为自己身份,只是个庶出;二来几年无所出,所以打掉了牙只能和血吞。

  可是现在王爷一个月都难得到她房里歇,又怎么能怀上孩子?

  所以,她原本并不想为王爷纳妾安排通房的,现在也不得不妥协。

  根据她对王爷的了结,在翠玉轩中养的都是绝色姿容的戏子,他喜欢绝色,想必会对青竹多看一眼……

  守门丫头看着梓箐,神情倨傲,道:“王爷有令,闲杂人等不能到里面去。”

  梓箐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只说:“奴婢奉夫人命,为王爷送紫晶葡萄。”

  “我都说了,你不能进去。”

  梓箐杵着没动,神情木然,道“奴婢奉夫人命……”

  “快走……”

  梓箐不理会,依旧站着不离开,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也不说“劳烦姐姐”之类的话。

  丫头都快被她这执拗和呆愣弄疯了,不管她说什么,对方都将那句话重复一遍。她们翠玉轩中的人看起来有些倨傲,可实际上不敢真对夫人房中的人放肆。上个月有个戏子自以为很受宠,将夫人让丫鬟送来的红豆羹打翻,王爷知道后直接将她卖到勾栏院,而且给老鸨下了命令,不许扶她为头牌,只能接那种最龊最老最丑最下作的“客人”。

  所以见梓箐杵在这儿,口中只有那么一句话,她还真是没辙了,妥协:“好吧好吧,把盘子给我,你可以走了。”

  就在丫头伸手要接过梓箐手中托盘时,梓箐识海中再次浮现一段画面:……因为是夫人吩咐要“亲手”送给王爷,所以“青竹”执拗坚持自己送进去,两人生了争执,恰时,被王爷看到,便问她“哪个房的”……于是便有了后来顺理成章的宠幸。

  想到这里,澳门赌博网站:完全是下意识的,梓箐就松开手,送掉手中烫手山芋,折身边走。

  丫头愣怔一下才回过神来,这丫鬟着实怪异的很,刚才在这里磨蹭那么久,看她样子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容,想到王爷面前去露个脸么?可是王爷并不在里面,却告诉她们不能随便透露他的行踪。

  丫头没想到自己去接托盘,对方直接就撒手走了……这……

  罢了,她看着盘中颗颗新鲜水嫩的葡萄,脸上浮起笑容,四下瞅瞅,飞快地从串中间摘了一颗丢进嘴里……(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