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82章 棋子
  两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小丫鬟走过来,看着梓箐皱眉瘪嘴,不过还是依言一左一右架起梓箐往旁边净房行去。w?ww.`

  梓箐像一滩烂泥把全身重量都搭在两人臂膀上,任由她们嫌恶却又不得不为自己洗刷。

  两人烦躁地呵斥,梓箐懒得理。刚才那个甑嬷嬷不是说要把自己弄给啥小姐看看吗,而且在泰安侯府时,凤姨娘将她们买来细心调教,不就是送给她女儿当丫鬟的么?!所以,自己一来触了甑嬷嬷的霉头,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却万万不敢在没有主子命令前随意打杀自己。

  梓箐对两人的斥骂抱怨充耳不闻,她也懒得跟她们说自己是饿的没力气走不动,说了,她们也做不了主,还不如到了那个所谓的小姐面前再见机行事。

  梓箐感觉走了好长的路,一个回廊接着一个回廊,本来还想记一下的,不过太累了,有这精神头还不如留着等会应变。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一个清脆却威严的声音传入耳膜。

  梓箐感觉自己已经跪到地上,于是努力抬起头。

  嘶,真真是一幅祸国殃民的绝色姿容!

  王夫人暗自吸了一口气,甑嬷嬷附身上前在她耳畔低语几句。?.??`c?o?m

  于是王夫人眼中便有了一丝意味不明的味道。

  王夫人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精致的妆容,华丽的近乎臃肿的服侍,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她向梓箐问了几个问题,神情呆滞,便信了几分。

  如果真是个傻子,倒是可以利用,就怕是一个扮猪吃虎的货。想到这里,她让人将梓箐弄下去吃饭安排住所,另一边连忙让人去泰安侯府询问自己母亲。

  馊冷的稀粥呼噜噜倒入肚中,梓箐感觉身体慢慢恢复了力气,她不敢吃的太多。因为饿太久,突然进食过多反而不妙。

  因为太累了,吃过后就歪倒在通铺上。王夫人房中的普通丫鬟都是睡在水榭院西厢房的通铺上。

  耳畔嘈杂声和尖利的呵斥声,梓箐睡意沉沉。其实就是精神力透支,实在无力支撑身体行动。所以对外界一切浑然不予理会。

  有人来推搡,有人掐她。大概是都知道她是凤姨娘专门送给王夫人的,所以没人敢去抓她的脸蛋。

  “还不快起来给我打水去,你以为到这里来是当大小姐的。?`”

  ……梓箐睁开眼睛。视线准确地落到说出这句话的丫鬟身上,后者猛地感觉被针刺一般,凶狠的神情一滞,待定睛看去时,却是一张绝美的面容,用冷冽的眸子看着自己,淡漠。眨眼间便恢复平淡。

  莫名有些心虚,想着当时甑嬷嬷让翠绿翠红将她送来时说的话,要好生调教……言下之意就是夫人要“用”她。

  想到这里,心中就一阵气闷。作为丫鬟。要么当大丫鬟,再不济也要是个有品级的才体面,以后到了婚嫁年龄,主子说不定会给她们指个好一点的婆家。可是像她们这种小丫鬟,主子一般都是随便将她们指派给府中的小厮之类,莫说自己一辈子都只能当下人抬不起头,就是自己的子女也一辈子给别人当奴才。

  所以,丫鬟还有一条出路,那就是成为通房,若是服侍的好。再剩下个儿子,说不定能抬成姨娘也说不定……

  话说当初凤姨娘不就是秦夫人身边的丫鬟么,不知怎么的爬到秦侯爷g上了,秦夫人念在姐妹一场。将其抬作姨娘,便成为府中半个主子。后来生下一个女儿七小姐,嫁入平南王府,为平南王续弦嫡妻,即便如此,也是妥妥的正室地位。加上七小姐善于经营。现在已经很得太夫人欢心……

  唯一不足就是到王府三年多了,肚子却没有动静,所以便想着收几个通房,然后生下子女收到自己名下。

  梓箐爬起来,看了那丫头一眼,然后神情呆愣愣地往屋外走去。屋子里嘈杂顿时平静下来,面面相觑,最后落到那丫头身上。她正要出去叫回梓箐,却看到对方已经端了一盆水回来,看着她,呐呐的说道:“水来了……”

  大家神情一松。

  梓箐成为最受气吃苦的那个,总归是同病相怜,原本因为对她美貌的嫉妒,也渐渐淡化。梓箐则利用这个时间好好养身体,每次吃饭都吃到最后,有了她,就再没有过剩菜剩饭。平时也甘于被大家呼来唤去,权当是锻炼身体。

  一晃半年过去,梓箐仍旧是那个木讷的样子。

  这天,甑嬷嬷亲自来到西厢房,点名让梓箐跟着她走。让翠绿翠红帮梓箐收了被褥等物,搬到二等丫鬟的屋子里住。

  里面已经住了四个人,将她加进去,在靠门边按了一张床。

  相比半年前,梓箐现在身体强健了许多,而且也不会因为思考问题而动不动就头晕昏倒。

  梓箐也将所有的记忆重新梳理了一遍,她觉得事情貌似变得有些复杂了……她觉得自己现在身体并不是她自己,是那个三丫,还是青竹,总之并不是她自己。

  这让她非常的困惑,如果自己不是自己,那么自己是谁?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叫青竹而是梓箐?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记忆完全想不起来了?

  还有那些间或因为周围场景人物谈话等等而突然触动的画面,让她感觉到,这一切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她感觉自己竟然对针灸和医术有种一种天赋,莫名的,就知道那些病理药理,针灸,穴位等等,潜意识中,就知道该怎么做一样。

  梓箐感觉到说不出的恐慌和激动,不过这一切她都没有丝毫表露出来,就好像这样的沉静也是一种本能。

  她知道这是通铺上的丫鬟们对她的排挤,也知道是主子对她的观察和考验。

  呵,祸国殃民的容颜,如果不能完全掌控,到时恐怕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再次看到王夫人,相比半年前脸上更添几分愁容,还有些疲惫的样子,她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房里的丫鬟,只要乖乖听话,我不会亏待与你。”

  “是。”梓箐恭敬应诺,没有欣喜,神情平淡的就像是那些普通丫头们使唤她一样。

  王夫人暗自点点头,她要的就是这种“听话”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