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81章 梓箐又是谁?
  琴秀和斐心刚才也差点在车厢里摔个跟头,不过很快就止住身体,见青竹整个人直接从车厢一端摔到另一边。.?`c?om

  紧张的看着她,问道:“青竹,有没有伤着?哎,都说了让你小心点小心点,你偏不听,呆愣愣的,都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埋怨中带着关切之情。

  青竹神情依旧木木的,她正低头看着自己血红一片的手掌。

  琴秀和斐心两人见她这样子,叹口气,人长的那么好看,偏偏是个傻子。也幸好是这样,不然还真让人嫉妒呢,这些念头只是潜意识中电光火石一现,想着她们现在都是泰安侯府七小姐的丫鬟,彼此间应该相互照应才是,于是爬起来凑上前看看。

  这时车厢帘子被掀开,一个四十来岁的嬷嬷喊道:“丫头们,快下来了。”

  两人身体一顿,难掩激动。这是她们来平南王府第一天,必定要留下个好印象才是,于是顾不得青竹,连忙乖顺地下车。

  恭敬站定,朝面前嬷嬷盈盈福身,“嬷嬷好,奴婢琴秀(斐心),见过嬷嬷。”

  这嬷嬷不是别人,正是七小姐身边的管事甑嬷嬷,她将两个女子上下打量一番,形容举止大方得体,看来妇人对她们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啊。??`心中不由得一喜……

  琴秀两人与甑嬷嬷见礼,而青竹还留在车厢内,保持刚才摔倒的姿势,视线紧紧盯着手掌上的拿一根沾了血的刺上。

  刺——

  好奇怪的感觉,好熟悉哦。她愣了愣,食指和中指捏住刺露在外面的一端,轻轻拔了出来,拿在眼前静静的瞧。

  猛地,身后传来愠怒的呵斥声:“还不快下来!”

  青竹回过神撇头睃了一眼,又看手中那根足有半寸长的尖刺……她神经质地将其再次扎在手上……

  咔嚓——空白的识海开始轻微震动起来,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般。

  针,针灸……医术。技能……我我不叫青竹!

  那么,我叫什么名字呢?

  手臂上传来一股剧痛,如同铁箍一样的手拽着她的手臂,强行拖出了车厢。

  紧接着是一阵劈头盖脸的呵斥叫骂。

  青竹脑海中一片空白。她努力的思索努力地想……不,不行,我一定要知道自己是谁,还有那些画面,一定跟自己以后的人生有关系。?.??`c?o?m

  不知何时呵斥声停下。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被关到一个黑黢黢的小屋中。

  青竹搜索了一下记忆,在那一片呵斥声中,知道自己被甑嬷嬷弄来关起来了。因为她不懂规矩,初来乍到就敢以下犯上。这个世界人不管是在哪个圈子,都分了三六九等。即便是一个府内的仆役,也是有等级之分的。

  比如丫鬟,就分为大丫鬟,这个职位一般都是由主子非常信任切很有实力很中心的人担任,其下还有二等。三等丫鬟,普通小丫鬟。所以,她们一个初来乍到的小丫鬟竟然敢藐视管事嬷嬷,若是不给予她惩罚,如何在其她人面前立威。

  青竹神情依旧木然,是因为她觉得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会浪费身体的力气。

  她下意识伸手四周摸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柴草。青竹略微放下心来……是柴房。

  柴房?

  好熟悉的感觉,这个柴房貌似在刚才的画面看过……

  青竹又是一通努力的思索,终于从本就不多的一点记忆中找到了——柴房。不过在那副画面中她并不是因为不理会主子叫唤而被罚关进柴房的,而是因为她反应迟钝。将一盅茶水洒在主子身上了…渐渐的,画面出现的越来越多,越来越连贯…

  青竹再次想到最开始的问题:我不是青竹,那么我究竟叫什么名字?

  记忆不断往回追溯……一直到好远好远。青竹没想到那竟然是自己的人生:一个最多三四岁的小女娃,天寒地冻,一场大病,奄奄一息,已经挖了坑准备埋了时,她却突然动了一下……

  青竹双目垂泪……她终于知道自己是谁了——梓箐!

  难怪会对一个“青”字有那么深的触动。

  可是……梓箐又是谁?我为什么会到那个小女娃身上?

  还有。那十来年为什么识海中会是一片空白。生活中生的一切都淹没了。所以,她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没有记忆自然也无法去思索,所以她就像一个木偶……能生活到现在,着实奇迹。

  思索的太多,精神力透支,梓箐整个人就那么歪到在柴堆上了。

  ……誓死也不愿让意识和灵魂分离,所以最终被那股神秘能量绞碎,被时空隧道丢进一个个的位面世界中。

  十年前梓箐的一缕灵魂就附着在刚刚死去的小丫头身上,因为灵魂太虚弱,而身子骨也很虚弱,所以她的灵魂一直得不到补充,自然也就无法激活印记。

  现在,梓箐虽然知道自己是谁了,却感觉无比沮丧。

  潜意识告诉她,她应该是一个很强大很厉害的人物,而事实是她现自己现在非常非常的虚弱……除了名字,除了偶尔蹦跶出来的画面,她的体力最多与普通的同龄人差不多!

  莫名,梓箐感觉心中非常不安,不踏实。

  还有那断断续续的画面,也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只是,思索了好久都不得要领,反而让身体更加的虚弱。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不管画面中的内容对自己如何重要,可是现在身体就快要撑不下去了。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先想着如何活下去才是。

  而且,梓箐觉得,自己之所以无法理清所有的思绪,是因为身体太弱了。所以还是先把身体养好,再徐徐图之。

  打定主意,梓箐下意识的叠坐柴堆上,渐渐的,身心都平静下来,进入到一种空灵状态。

  吱嘎一声,柴房门打开。

  梓箐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是好好的盘坐在柴草堆上的,听到开门声音,本能地往前一扑……将自己打坐的姿势成功掩饰住。

  同时给对方一种是在下跪求饶的错觉。

  甑嬷嬷挺着身体,两手抄在前面,“……知道错了?翠绿翠红,将她拾掇一下送小姐那里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