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69章 豁出去了
  郑大人听了沈石的话,惊道:“那那魏娴难道不是你安排的?”

  沈石一拍大腿,“我已经把圆圆送去了,怎会再安排人?听说是郑大人和崔大人带杨公公去牙行的,莫不成她并非你们安排的?”

  郑大人听了沈石的话,眼神探究地看向对方,沈石满脸无辜。?`

  两人都从对方神情中看出一丝别样的味道,难怪觉得这次事情有些不对劲。

  记得最开始杨安到云州的时候,看过圆圆一支舞后曾经跟旁边的小太监表露过倾慕之心,只不过他们为了吊起他的胃口,最后选了一个日子才“送”过去。可是让他们很意外的是,他们主动把圆圆送过去,他反而什么都不做,装的跟圣人似的。

  杨安所有一切都在他们的“监视”中,所以当晚梓箐对待圆圆的态度还没等天亮,这个消息就送到了崔郑两人耳朵里。

  再就是杨安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人下手?

  那天郑岩成和崔勋两人将杨安引到那个逍遥窝中本来是将他拉下水的,好巧不巧偏偏撞出来一个女人,先前还以为是沈石安排的,于是便顺水推舟,将那个女人送到行院。

  而后杨安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竟然带了四个女人,将整个行院经年的账目全部清查出来。.?`c?o?m?然后竟然直接大刀阔斧将行院中所有一切整改,将他自己的“干儿子”遣送回都。翌日,杨安便自己带着那几个女人外出巡察,这是皇帝钦使在地方的便宜之权,所以他们若是再去阻扰就会得一个阻碍钦使行使职权的罪名了。恰时,一向都是抱成团的阉人,对杨安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那几个太监便同时来找他们,反水自己的主子!…最巧合的是,事情出乎意料的顺理。

  ……将这所有的事情全部梳理一遍,他们慌觉出其中不对劲来。

  不,不对劲。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

  那个魏娴……

  郑大人蓦地抬头看向沈石,说道:“快,快去,让圆圆跟着那个女人。不管她做什么,跟着做就是。”

  沈石连忙应诺而去,圆圆早就换了装扮,背了包裹侯在外面,听了沈石的吩咐。立马坐上马车,往码头方向疾驰而去。

  七天后,梓箐一行到达皇都。

  朱七突然对她说道:“杨公公,云州的事我们会如实向皇上禀报。虽然不知道你在云州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也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但是都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记得当初这句话还是你对我说的,现在我回赠给你。皇城之中,不是看能力,也不是看身家背景,而是看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份。”

  梓箐愕然。??`所以。他这是在劝自己不要太锋芒毕露吗?还是说自己对待“同袍”太过尖锐狠厉了?可是那不是他给自己机会的么?

  梓箐拱手一揖,“多谢朱大人提点,不过我杨某一点也不后悔先前的决定。身份,是我们自己去争取和选择的,而不是别人给我们什么身份便是什么身份。别人给的身份,只是别人需要我们成为那样的人,那是棋子。”

  朱七顿了顿,拱手一揖:“好自为之。”

  以往有外派的太监回都,都是很隐秘的,至少没有如此大张旗鼓。原本一次很秘密的遣送。到了都城外,竟然变得热闹起来。

  人群中有两个女子被挤的东倒西歪,朝梓箐大喊“杨公公,杨公公——”

  “大人。大人,求求您让我跟着杨公公吧,奴家生是公公的人,死是公公的鬼……”

  “杨公公,就让奴家伺候你吧……”

  朱七目光冷厉的朝梓箐看去。梓箐一脸茫然,她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两个女人怎么跟来了?

  现在。就算是傻子也感觉出其中不对劲了。

  两个弱女子,如果背后没有势力支撑,或者说没有人指使,她们莫说是跟到了皇都,她们是寸步难行。

  可是现在她们不仅跟来了,而且还想要粘上来的样子。

  梓箐绝不认为这是自己人格魅力所致。两个青春貌美的女子,随便跟一个倾慕她们的富绅从良也比跟着自己一个太监强啊。

  朱七问:“你欲如何?”

  梓箐轻笑:“不管她们是谁,想将我当成跳板,没门!”

  ……回到后宫,梓箐被直接软禁了起来,隔绝了她与外界一切交流。

  不过这对梓箐是没有丝毫影响的,不管外面守卫的那些太监如何的拜高踩低,知道她杨安势落便如何的排挤他,甚至不给她送饭送水等等,这些都难不住梓箐。因为她有随身空间啊。

  在经历过夏兮的委托任务后,梓箐对所有一切的权限没有刻意的去限制。

  有没有金手指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有了金手指如何运用。

  梓箐乐的清闲,每天练武,修炼,偶尔整理一下春兰,夏荷,秋雁和冬雪四人收集的情报。

  四人是她亲自炼制的傀儡,除了没有灵魂外,她们就是一个完整的活生生的人。当然,因为是炼器手法而成,普通兵刃难伤分毫。

  梓箐先前给她们的输入了基本的意识集合,所以可以自主处理很多事情,不过她仍旧会每天分出一丝神念与她们的意念进行感应,将她们在外面调查知道的事情全部汇集到自己识海中。所以她即便是身在皇城,可是仍旧有四个分身去帮她做事一样。

  除了收集情报以及所有贪官污吏的罪状外,顺便提前“抄家”,将他们囤积的财物统统的运会皇城,装进梓箐的农场空间中。

  因为那般巨大的财富,貌似也只有她的农场空间才能装的下,也不会引人怀疑。

  梓箐感觉自己貌似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这个世界已经腐朽如此,自己越是尊重它的法则,便越是会被法则所禁锢,就如同身处荆棘之中一般。

  偏偏她就不是块去搞阴谋整治的料,无法像其她人那便去“变通”,注定要成为被淘汰的那个。才会落得如今下场,想到这里,梓箐也想通了,索性就放开了手脚的去干。

  不到一个月时间,整个云州范围内的官员就被梓箐四个分身摸了个遍,一时间整个云州都沸腾了起来,到处抓飞贼抓强盗的呐喊声响成一片。

  可是让他们具体汇报自己家里被盗了多少银两时,他们又不敢说出来。因为作为官员,每年的俸禄都是有定量的,就算他们不吃不喝也无法积攒到那样的巨额财富啊。被偷被盗也只能吃哑巴亏,然后开始疯魔一样地满世界抓强盗抓盗贼。

  原本跟官府之间还有些不清不楚关系的盗贼们此时也慌了神,他们百口莫辩,最后终于被肃清。(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