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57章 厚礼
  “这道菜是我们云州特产飞云鱼,只在深海潮涨时从海底岩峰中钻出逆流激荡,所以这肉质并非普通鱼类软嫩,而是鲜美韧滑……”正在介绍菜肴的这位则是另外一位县令,李伯安。一看书?w?ww·1·cc

  李伯安是安兴十九年进士,善弄唇舌,从县丞到县令只用了三年时间,听说很得严明的好感。曾经原主听李公公从皇帝那听来,貌似严明还向皇帝举荐,要将此人升任到滨州任省府呢。不过这一次严明已经安插了一个自己人任省府,总不能一口气全部换上自己人吧,所以他还在这里。

  梓箐的确是感觉肚子有些饿了,每一次灵魂穿越以及各种信息收集整理都是非常消耗精神力的,也就会消耗身体的能量,就会有虚弱之相,会让身体属性值降低。不过此时并非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只是坐着吃饭喝酒,下降的属性值根本无关痛痒。

  不过梓箐已经养成了习惯,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不是逃命,都要先喂饱肚子!

  所以她一边听着众人的介绍,一边貌似从善如流的样子,将这些菜肴一一品尝一番。这味道……还真是不错。

  除了在修真世界中吃过的灵丹仙草拥有难以匹敌味觉和身体享受外,貌似这便是她吃过最精细美味的食物了。壹??看书ww看w?·1?·cc

  果真,选择任务的委托者对于在任务世界中过的生活有直接关系。

  所以,炮灰与炮灰不同,配角与配角也有上下之分。

  一顿饭,梓箐就在众人的小心翼翼的恭维中酒足饭饱。如果说从一开始他们貌似谦恭实则稳操胜券,觉得这个新来的巡察使照样被他们玩的团团转的话,那么此刻,看着只在那里安静吃菜喝酒,至始至终神情都未有过一丝一毫动容的杨公公,他们心中就开始犯起了嘀咕。

  他们心中在想,这个杨公公是买他们帐呢还是……

  酒足饭饱后。移座内院,里面早已准备好更为精美的歌舞表演。众位官员陪护更加弓低了身体,脸上笑的褶皱也多了起来。

  梓箐虽然只是一个五品巡察使,不过仍旧请她上位落座。梓箐淡淡挥手。“承蒙各位大人抬爱,杨某坐这里就行。”说罢已翩然走到主位左手方落座。

  众人客套一番,分主次落座,侍女低头碎步端着托盘迤逦而入,将茶水果点一一摆上。而后在每人身侧后各跪侯两名侍女。一看书?w?ww·1·cc

  片刻,舞乐齐上,众人南辕北辙地故作兴高采烈的海侃,见梓箐总是一副很平静的样子,她不说话,让众人觉得索然无味。

  因为她不开腔,就让他们无从开口谈及今后的盐业“规划”,也就不清楚他究竟是吃“咸的”还是“甜的”,就无法“对症下药”。

  啪啪啪——这种僵滞的局面唯有请出压箱底的绝招了。

  沈石与另外几位大人视线交流,扬手一拍。啪啪啪三声。

  顿时,周围照的犹如白昼的烛火,顷刻间黯淡下去,只有朦胧之光,依稀可见前方纱帐低垂中,有一身子婀娜曼妙的人儿步入,而后周围丝竹之声犹如潺潺流水般轻缓悠扬而来,与先前的靡靡之音有着极大的反差,让人顿时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有个词叫做“清雅脱俗”,可是却不乏隐藏在清雅下的蠢蠢萌动。

  如果梓箐还真是原主。眼前的场景和舞姿的确会让他别样情怀,不过梓箐不是杨安,她自己本身就拥有初级舞技的技能,能够获得技能。并不是说会跳两支舞就行了,而是需要身体和心灵以及对社会影响力都要达到一种程度一种境界才行。

  所以这些……想必刚才赤果果的搔弄姿,不过是多了一层做作和包装而已。

  不过剧情到了这里,梓箐貌似已经明白为什么剧情君会让自己在这个节点切入了。

  原主的记忆如同扯碎的飞絮般在识海中纷扬起来,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原主一生中唯一让他心动过的女人——圆圆。

  圆圆有着惊为天人的美貌。更重要的是她身世坎坷却有种不耻沦落为妓的高洁,所以让她整个人看上去立马就比其她那些一心为了讨好男人而搔弄姿的女人高出许多档次了。

  毕竟在这样的世道,男人只要有权有势,不管是自己送上门还是别人送上门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环肥燕瘦要啥形有啥型,唯独这种不为权贵折腰的女人,那种桀骜的小野猫范儿,看着就让人想上去逗弄一番的冲动。所以显得格外有趣。

  “杨公公,这舞……可还入眼啊?”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轻轻响起。

  梓箐偏过头看去,是沈石,梓箐嘴角扬起一个耐人寻味的笑意,应道:“入眼。”

  因为根据剧情,就在这场接风宴后,沈石就会将这个舞姬送给他。

  对于一个没有第三条腿的男人来说,整个世界都是倾斜的。他们极度羡慕眷侣成双,却又格外嫉妒。所以在他们自成的“小朝堂”中,各阶都是以“干爹”“干儿子”称呼,甚至会给自己找“对食”以弥补那一块的空缺和遗憾。

  所以,对于一个太监来说,女人不仅意味着面子荣誉,更意味着“能力”。

  不过,虽然杨安对很多人都残暴不仁,不过对于这个圆圆却算得上是动了真情,甚至于到了最后他危难之时,还不忘给干爹李公公写了密信,请求他护她周全……事情的结果是,李公公用自己的职权护了圆圆周全并且成全了她一生姻缘,最后却反把自己搭进去了,在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成了别人上位的牺牲品。结果只换来她的一句“他是个好人……”。

  所以,此刻在梓箐想来,如果这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时代,人心如此凉薄,那么她宁愿护那些真心护自己的人……

  一场虚与委蛇的宴会后,一众官员留下价值不菲的贺礼,以及那个被沈石视为掌中宝的舞姬圆圆。

  至始至终梓箐也没给他们“商量”今后盐业“部署”的机会。

  p的部署,就是利益分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