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50章 骨子里的恶人
  原本以为最是无情的是那个小白脸吸血鬼,没想到他才是最坚挺的那个。?壹?看书·1?k?a?n?shu·cc

  呵,心动,只是为了所谓的心动便甘愿为对方付出一切,这魄力……

  伊莉莎可不在乎那么多,有人主动送到嘴边完成自己最后一步的进化,何乐不为。

  麻溜的,扑上去,按倒霍伦就是一阵如狼似虎的撕咬……

  吃完,伊莉莎抬手揩了揩嘴巴,身体以眼见的度开始拔高长大,顷刻间就长到十三四岁的样子。

  伊莉莎走到伊莎身边,两人亲密地站在一起。

  尽管伊莎身体颤抖,神情还残留刚才眼睁睁看着与自己结共枕的男人被亲生女儿一点点啃噬,从四肢到躯干到脑袋。她就像一个饕餮,一个……

  饶是罪魁祸的伊莎也禁不住心颤。而伊莉莎却在完成自己最后的祭祀仪式后,回到自己母亲身边,安静而乖顺的样子,一如最初看到的那般,身上散出淡淡的圣洁的光辉。

  不过伊莎已经无法回到从前了。

  伊莉莎牵着伊莎的手,“回”

  伊莎如同一个提线木偶般任由对方拖着,向远处走去。一??看书??·1要k?a?n?s?h?u?·cc回头,看向依旧厮杀一团的两条狼王,终究抑制不住潜藏在内心的情感,忍不住喊出声:“雷洛哥哥——”

  雷洛就像是感应到某种召唤,身体一滞,抬头看向伊莎,他也感应出气氛不妙,自己留在伊莉莎身体中的狼人印记竟然在渐渐消退,他嚎叫一声正要追出去。

  梓箐对肯尼喊道:“咬死他——”她看的出来,肯尼并没有使出全力下死手,他应该还以为自己是曾经的狼王,是带着与族群中勇士进行决斗的心态。只比试高低,不伤性命。所以刚才雷洛因为伊莎的那声呼喊而分神时,他也停下战斗……

  这才是真正的正人君子的做派啊。梓箐在心中微微叹口气,不过她从来就没说自己是正人君子,她也从不觉得是一个善良仁慈的人。她就是一个为了完成任务,一个遵循自己本心喜怒哀乐的普通玩家而已。

  这个任务世界中,她感觉自己曾经所有的对世界万物的认知都要重新理顺才行。作为一个炮灰女配,如果连自己都不为自己的生命生存去拼搏。谁又会去在乎你是否存在,谁会去在乎你的喜怒哀乐?

  既然你们所有人都是有情有义的正人君子,好吧,这个恶人仍旧由我来做!

  一场好戏看下来,梓箐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被颠覆了。一?看书ww?w?·1?·cc

  女主男配什么的。直接弄死,什么原则真情厚意,索性让他们一块儿到地府慢慢聊。

  肯尼仰天嘶吼一声,张开大口直接朝雷洛脖子咬下去。

  梓箐从椅子上站起,打算收拾残局。身形一动便掠到伊莎两人面前,她当然不会让这个恶魔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呵,现在想逃走,可能么!冰原上对峙的所有人,唔,当然是除了自己这边的和平联盟的人。其余两派。所有人都该死!

  不过以自己去杀,太麻烦,还不如在旁边看戏,掌控局势,根据需要拨动一下态势走向。于是就有了现在这幅样子。

  身后,雷洛一时还没有断气,从喉咙里出呼噜噜的怒吼声,不过这只会加血液流动,加他的死亡而已。

  “不——不要啊,不要杀他……”伊莎看向一步步走近的梓箐。悲怆痛哭。

  哟呵,看不出来刚才任由自己的恶魔女儿吃掉霍伦,神情都只是恐惧,也没见半点不忍。现在当确定恶魔女儿践诺会留给她一条性命。所以就开始想着是不是可以把这个情人保住?她真的以为这一场三方对峙,自己只是来“看看”的吗?

  不管是原剧情还是现实中,伊莎做的事情可谓天怒人怨,无数个城市,数以万万记的生灵被她当作沽名钓誉的筹码。她让血族和狼人族对自己和自己的族人朋友围剿……

  现在竟然还有脸跟自己说“不”?!

  隐忍筹谋了那么久,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所有人。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更何况……刚才所有的一切,可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自己选择的!怨得了谁?!

  梓箐挑眉,轻轻挥了挥手。身后,肯尼停止攻击,任由雷洛瘫在血泊中苟延残喘。

  梓箐看向伊莎,说道:“好,不杀他可以,不过……有个条件”故意拉长声音,而伊莎却已然猜到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她开始摇头,更加往后退去。

  梓箐继续说道:“条件就是,如果你可以代替他去死的话,我保证不会再杀他!”

  伊莎身体猛地一僵,从轻微的摇头转为神经质地“不,不不”。

  伊莉莎抬头看向战战兢兢满脸恐惧的伊莎,嘴边浮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澳门赌博网站:瘪瘪嘴,转身看向梓箐这边。她先前就判断出面前这个人恐怕是最不好对付的,所以她非常识趣地选择离开。不过现在看来,想要逃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感觉这个女人的心…好冷,好硬。

  伊莉莎用依旧漠然的眼光看向梓箐,问:“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嫉妒,所以一定要杀死他们。”

  梓箐听到这完全与对方身形和年龄不符的粗嘎声音,这才低头看向外表跟她母亲一样柔弱纯净带着圣洁光辉的女孩,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是呀,你也知道他们是真心相爱才会生下你的,所以你一定要吃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留下孤独的母亲……哦,莫非你是想让母亲背弃父亲跟另一个男人相亲相爱?哇,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这圣母胸怀够宽广的。”

  伊莎气的身体抖,而伊丽萨只是定定地看着梓箐,漠然的神情中带着更加森冷的寒意。

  不过这一切对于梓箐没丁点影响。

  雷洛还在地上挣扎,鲜血从脖子上的血洞中喷涌而出,顷刻间就在身体下淌了一个血洼。

  他自然是不想让伊莎为他去死,可是……为什么他看向伊莎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某种期待一样。

  梓箐突然变得很有兴致,啧啧,这种小眼神,她喜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