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28章 干掉那朵小白花!
  shi性难改!

  梓箐神情平静地看着兰斯满脸的纠结和情难自已,心中淡然。?.?`算算时间,自己来到这个剧情世界才半个月时间,就把这个混乱而残缺的剧情理顺和修补完整了,还是不错滴。

  想自己最开始进入这个任务世界时可谓毫无自保之力,秉持着一份本心,想要力挽局面,虽然饱经挫折,失败,是她当玩家这么多年以来打击最大的一次。

  不过,她问心无愧,至少自己是努力过了,至少自己一直都没忘记自己的初心和原则。

  所谓祸福相依,经受那多次的打击,梓箐现自己的精神力飞提升。

  毕竟到了她这样的程度,想要再往上提升哪怕是一丝丝,都是一个层次晋升,一个质的进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这更坚定了她的心性!

  刚才,梓箐在这个阵法中心获得了贝克家族的传承,她也知道更多克制狼人和吸血鬼的办法了,再加上她的武功,医术等技能完全与身体融会贯通,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在这个处处充满了变态实力的吸血鬼和狼人的世界上,也不是别人随便想杀就能杀的了。

  不过,她还知道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恐怕就连那些所有的所谓秘典啊卷轴啊神器上面恐怕都没记载,那就是为什么让那些人那么疯狂追逐的荣誉而神圣的“圣女”传人的家族,澳门赌博网站:最后会从血族中叛出,然后隐藏在这个偏僻的小镇上,一过就是几千年?

  梓箐想笑的是兰斯,可怜自己这一个“外人”都能看清楚这一切,而他……即便那所有的记载都是真的,难道他作为原主至亲之人,就没想过,那所谓的神圣的使命不过是让自己的亲人去死吗?而他还心甘情愿地去给那些刽子手们当帮凶?

  相比之下更加的残忍和心寒。.`

  罢了,已经给过他很多次机会了。不管这就是兰斯本来的性格也好,还是剧情君的安排也好,都无所谓了,釜底抽薪什么的。一个兰斯,呵,她还真的不放在眼里。

  死,并不是世间最重的刑罚。

  而是阴冷黑暗中的生死不能,哦不对。其实这个决择权梓箐觉得还是以后交给原主自己来定夺比较好,或许原主比自己仁善,会看在就连别人都不会顾及的那一丝丝血脉亲情上放了他呢……

  管他呢,梓箐此刻心情无比放松,不过她还没有动手,她总觉得貌似差了一点点……火候。??`

  就像是要听到对方亲口说出那句话,心中才会下定最后决心一般。

  梓箐摊了摊手,看向兰斯和肯尼,说:“那么……你们现在想怎样呢?圣杯和秘典都在这里了,你是要现在就给伊莎送去吗?”

  兰斯突然低下头。摇了摇,眨着湿润润的眼睛,抿着嘴唇,伴随着吸鼻子的声音,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我我……姐,你知道的,我不知道怎么办?”

  梓箐没心情等着他把他的激烈的思想挣扎表现的多淋漓尽致,没想到这虚伪的家伙还会为自己的亲姐姐吸鼻子。呵,或许这就是他觉得能为自己姐姐做的吧。事已至此,梓箐从来就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她已经被这个该死的任务摆了几道。都怪自己先前各种瞻前顾后,不仅没有挽回局面把人救回来,反而也过早把自己暴露出去。

  此时她再不犹豫,意念一动,周围早就被她完全掌控的能量猛地紧锁,兰斯顷刻间动弹不得。他神情只来得及露出惊恐和诧异之情就被暴起的梓箐将他错骨分筋,卸去所有反抗之力,她还不放心,用精铁锁链将他锁住,再施展几个禁术,分分钟就把兰斯搞定了,而后拎起他丢在这个地下宫殿里。

  梓箐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这个眼不熟的白眼狼。哼,秘典中说,圣女是一件多么光荣而神圣的事情……去tm的神圣光荣,他们那么喜欢为什么不自己去当?最让梓箐无法理解的是,就连自己几次三番救了的兰斯,最后竟然也要让她死,怎能不让人寒心?!

  刚才梓箐制住对方的时候,就已经感应到兰斯也将自己体内的封印解开了,所以,严格意义来说他也算是不死之身吧,那就让他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吧!

  梓箐神情冷毅,伸手虚空一抓,隔空摄物,掉落地上的圣杯和秘典倏地飞到她手中。

  梓箐心中狠,去tm的神器,去tm的秘典,都去死,去死,去死!

  周围无数能量涌入到手心,变成烈焰,顷刻间就将这两样完全吞噬包裹起来。

  梓箐现自己对能量的掌控比先前第一次更加精妙,这大概归功于她精神力十分强大的缘故。熟能生巧,她相信自己再多运用两次,定能更加强大的。

  当圣杯变成了熔融的金属,当秘典再次被烧成灰烬,梓箐仰天大笑,管你啥剧情,所有欠的,统统都要给我还回来!

  梓箐一步步往外面走去,身后的石门一重一重地落下,将这个地下宫殿彻底关闭起来。

  在这个任务世界中经历的一切都如同放电影一样在眼前一帧一帧地闪现滑过,果真,剧情中安排的一切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特别是这个高级剧情,几乎就像是魔咒一样。

  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如何改变事情的展方向,最后都会一步步地归到原本既定的剧情轨道上去。

  比如先前的赫莲娜和纬妮,比如雷洛,比如霍伦,比如……兰斯。

  所以,她唯一能掌控的只有自己这具身体,唯一能信任的,也只有自己了!

  所以,转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后终于回到了原点——干掉那朵小白花!

  管你啥圣女,圣婴,圣母的,当了biao子还想让别人给立牌坊,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梓箐来到地面,身后的颓败的小木屋微微震颤了一下,终究敌不过岁月摧残,吱呀作声,轰然溃塌。

  头顶,乌云蔽日。

  林中,厮杀正酣。

  梓箐脚下每走一步,一圈圈强大的意念波以她为圆心扩散出去,充斥着血腥和死亡的密林陡然间就像是陷入了慢镜头一般。(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