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327章 圣女,圣婴和圣母
  肯尼喉咙里呼噜噜地低吠,有种蓄势待的样子。?`梓箐轻轻摸了摸它脑袋安抚。

  其实不用看都知道来的人是谁了,梓箐脸上的笑意放大,既然知道接下来可能会生什么了,她又怎会让它继续?!

  所以也不用为了等他到了面前才做一场秀,让他表演人间的亲情和大义。意念动,手上的秘典顷刻间被烈火舔舐包裹起来,渐渐的,化作一缕青烟一抔尘埃从梓箐指尖轻扬洒落,顷刻间消散。

  这时,兰斯的身影出现在甬道尽头,他目光在梓箐手上扬起的灰尘扫了一眼,而后迈着平静的步子走了过来。

  兰斯穿着黑色的风衣,脸色煞白煞白的,一只手拿着一个卷轴,看着梓箐,神情冷漠的可怕。

  他平静而冷漠的声音在空间回荡起来:“姐,你毁掉的那本并不是真正的秘典,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在我们家里,你知道为什么每一代贝克家族都会生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吗?男孩是家族传承和延续,女孩……不管多少代,她们的命运都是孑然一身的,因为她们的使命就是维护这个世界的和平。我现在也知道血族和狼人族为什么要找我们了,他们不是抓我,而是……你……”

  兰斯的目光在梓箐身边的肯尼身上扫了一圈,继续说道:“肯尼?伯德家族的新一代头领?不过现在外面所有的狼人族都完全归顺迪恩家族了,而且……你留在外面的族人正受到雷洛带领的狼人的围攻……”

  嗷呜——

  肯尼嗷叫一声,龇呀,凶狠地瞪着兰斯,几乎要将他撕碎,他听到外面族人传来的哀嚎,看了眼梓箐,最后如一缕疾风窜了出去。.?`c?om

  梓箐看着兰斯,这个便宜弟弟此时看来,实在是陌生的可怕。她就弄不明白了。自己先前在地下室中是看到他已经恢复了神智,想必他看了卷轴已经知道那伊莎究竟是怎么样的人了,圣婴的形成,本来就是遭天地嫉妒必须绝了一切亲情。必须反噬血亲才能形成。

  梓箐不明白的是,不管她最后变得如何的圣洁,可是这个过程未免太过冷血了吧。她以为兰斯会因为知道这一切而对伊莎完全死心。

  不过从刚才对方神态和说话的语气来看,自己又错了。

  梓箐此时已经没有最开始的失望和暴躁,心态已经放的很平和了。8小说w?ww.`自己本来就没对这个便宜弟弟抱什么期望,只是看在原主的份上,保住他一条性命而已,既然他自己要花样寻死,她也就不拦着他去证明自己赤诚之心和人间正道了。

  不过这个剧情君既然要如此捉弄,看来自己修补好的剧情又出现断层了,肯定是他从那个地下室中找到了让他心志动摇的东西。

  于是梓箐问道:“兰斯,你怎么了?你刚才在地下室……”

  “姐,你是不是在找怎么对付那个魔婴的办法?可是,她已经不是魔婴了。是,是圣婴……”兰斯走到梓箐面前三步远地方停下,盯着梓箐眼睛,不答反问。

  梓箐面色如常,不过周围的能量已经不知不觉在她掌控之中,声音平和的带着关切之情问道:“兰斯,你究竟怎么了?”

  兰斯将另一只手从袖口中伸出来,递到梓箐面前,是……圣杯?!

  兰斯将卷轴中另一个轴心里的东西取出来,唰地抖开。展现在梓箐面前。

  梓箐看着看着…她不淡定了。

  这个该死的剧情君,究竟还要怎样折腾才算够啊?!

  这份更加秘密的绢帛上写着:圣婴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净化者,将会带个这个世界真正的和平…所以不管圣婴之前是如何的魔婴,如何的血腥残忍。可是她现在已经度过了那一个坎,她就是人人敬仰的圣婴。根据绢帛上记录,万物归顺,甚至应该主动将圣杯和秘典送给圣婴的母亲——圣母,如此才能带给整个世界永恒的和平和安宁…

  而她这个“圣女”的主要职责则是——献祭!

  因为贝克家族的血脉中有神奇的能量,只有将封印的能量完全激活才能成为圣女。也因为圣女血液中的神奇能量。不仅可以让吸血鬼进阶,甚至能让他们拥有不惧阳光的能力!

  不过,将圣女的血洒在中心教廷的阵法上,就能激出圣光,让整个世界都沐浴在圣光中,净化所有的邪恶!

  圣母和圣婴呢,只有她们站在阵法的两个阵眼上才能激活那个阵法,所以……最后死的是圣女,功劳是圣母和圣婴的。

  如此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先前福克镇的惨剧,也可以解释既然那些吸血鬼是为了贝克家族传人而来,可是原主和弟弟却可以在兰蒂斯城相安无事地生活那么多年。在原剧情中,伊莎直接循序渐进就让吸血鬼和狼人同时爱上她,并且以人的身份顺利生下魔婴,哦不对是圣婴,所以她顺理成章就成为这个剧情世界的女主。

  因为自己乱入,将所有一切打乱,将这些秘密完完全全挖掘了出来……内里,竟是如此的不堪。所谓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此话当真不假。

  去tm的圣女圣婴,该死的“规则”把原主一家人害死,让原主也饱受亲离灵魂灼烧的痛苦,这一次,还想让她去当那p的圣女?做梦去吧?

  拯救天下苍生,胸怀天下的大任还是让伊莎那个“圣母”去做吧!

  梓箐想,莫非兰斯找来这里,就是要将自己和那个圣杯以及真正的秘典一并送给伊莎当作礼物吧?养不熟的白羊狼!

  刹那间,梓箐甚至有些后悔把这个倒霉催的兰斯拼死拼活的救回来了,你没事去翻那些东西干什么啊?

  好吧,即便你知道了那些真相,可可是你就真的可以罔顾血脉亲情了吗?好歹自己先前还救过你几次啊?用得着用那样陌生和疏离的眼神看着我吗?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梓箐深吸一口气,她感觉自己整个人反到是轻松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