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284章 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一路上梓箐只看到只有寥落几个女娃走在人群中,大多都是男孩子,虽然他们中大多人身上都穿着补丁衣裳,甚至是开裆裤,但是一个个兴奋的神情中都带着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感觉。╡┝┢┟.{。

  如同褡裢一样的书包袋子在屁股上随着跑动一搭一搭的,他们非常随便地东摸一下一抓一下去逗那些女学生。抓头,车衣裳,甚至是抓路边长的苍耳丢女生头里……引得一路上都是各种嘻笑叱骂的声音。

  有人去整夏春梅,她昂着头喊道:“我哥哥是夏文,你们敢惹我我就叫哥哥打你。”

  这一招还真管用,这些小鬼头果真不敢再招惹她,哄闹着散开,而她立马就赢得其她女生的亲近,然后很快就打成一片。

  梓箐只是安静地走在人群的角落,她感觉这样的“童真”离自己好远好远了,曾经无比的渴望想要再次去感受一番,可是真的身临其境,却已然没有了那种“天真”的心。

  恐怕就连梓箐自己都没觉察到,这些小鬼头无论怎样闹腾,却没有人来招惹她,甚至因为无意间被别人推搡到了她旁边,斜了一眼也会连忙让到一边。莫非自己身上有生人勿进的属性?!

  不过,梓箐看到夏春梅这样,她心中还是很欣赏的,小小年纪就知道利用对自己有用的资源,比之夏小菊的精明也不遑多让。.(?。c〔o
  正这样想着,夏春梅突然朝她这边挖了一眼,哼了一声,然后就跟其他几个女生神叨叨的窃窃私语。

  梓箐眉头微微皱起,她听力比普通人强上一些,隐约中貌似听到对方提到了关于自己的什么事……不过等她凑上去的时候,一群人立马斜眼用一种“怜悯的鄙夷的”神情将她从头看到脚,然后避如蛇蝎地作鸟兽散。

  呵,自己有那么可怕吗?梓箐想了想,貌似自己…不管是自己现在代替原主的人生还是在原主本来的人生中。貌似跟夏春梅都没有什么过结吧。这样想着,自己又何必跟这些小孩子计较呢,此事就此揭过。

  ……

  事实上,以成年人的眼光和心态重温童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美好。

  就象现在,梓箐感觉书本上所有内容都枯燥乏味极了。

  上面的字母,字,词,都简单的要命。偏偏鲁老师还在黑板上一个个地板书,然后用竹棍子指着,叫同学们跟着一遍又一遍地不厌其烦地读啊读啊……

  “张大嘴巴啊啊啊,圆圆嘴巴哦哦哦……”

  “书写一定要横平竖直,这是点,这是横……”鲁老师有些教条古板,手上随时都拿着一根竹棍子,在教师的走廊里来回巡视,看哪个同学不认真写字就直接抽上一棍子。╡w{ww.。若是看见哪里没写工整,直接撕了重写。

  “每个字母给我抄写一篇……”少写一个字就要补写一排。若是再写不好就罚站,面对着墙壁,若是站着还敢东张西望扮鬼脸,那竹棍子就会落在身上……

  所以鲁老师教学口碑非常好,被他教过的班级成绩都是数一数二的。

  可是梓箐觉得很郁闷啊,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太简单了啊,如果说让她锻炼书法陶冶陶冶情操也就罢了,偏偏写这些aoe,一写就是一篇……

  灵心诀启动,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梓箐的字迹工整规范,天天被拿到讲台上当范本:“同学们,你们都要向夏兮同学学习……”

  几个星期后,鲁老师进行了几次课堂测试。默写声母韵母,就是看看大家有没有把那几个字母记下来而已。

  梓箐完全是闭着眼睛写下来的……全部正确,而且书写非常规范。于是她又被当成典范了。

  让她很是意外的是,全班二十多个同学竟然只有她一个人全对!

  鲁老师当场就任命她为学习委员和班长,一人双职。

  鲁老师在讲台上说的唾沫横飞的,下课了。这些小鬼头们仍旧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闹就怎么闹。

  一下课,所有的同学都一窝蜂的往教室外钻,然后疯跑,男生女人彼此打闹。最喜欢聚在厕所旁边,男生抱成一团把女生往男厕所里拉,而女生也把男生往女厕所这边拽,然后哄闹成一片……或者是把一个同学压下面,然后一个个的往上面叠罗汉,也亏的人小,若是再稍微大点,下面的不压死才怪。

  梓箐在脑海中使劲儿的回忆,这是自己的童年吗?这是自己曾经读书时候的样子吗?

  她叫这些人都住手,大家只是用嘻笑的语气说道:“哎哟,夏班长话了,大家鼓掌,热烈欢迎……”

  “不就是一个学习委员吗,有啥了不起的,连自己的老汉都被她克死了,她就是个克星……”

  这个突兀的声音陡地响起,一场原本看起来还带着几分天真稚气的耍闹瞬间就变味了。

  正是调皮的年纪,人云亦云,听到梓箐是没有父亲的,立马就开始跟着嘲笑:“哦,原来是个死了老汉的,怪不得那么凶哦,长大了都嫁不脱……”

  梓箐瞧准了,说出这话的竟然是二婶的二女儿,夏春梅。果真是自己人整自己人最戳心窝子了。

  梓箐终于想起来了,从开学第一天起就是夏春梅在那里跟其他人嚼舌根子的。当时只是隐约听到关于自己的事,没想到在说这个。心中顿时将先前对她所有好感清扫个干干净净。

  夏春梅见梓箐看过去,她不屑地瘪瘪嘴,还非常得意地跟周围的同学绘声绘色地说梓箐一家是如何的不堪。

  这一次不再是那么神神秘秘躲躲藏藏,而是大张旗鼓地宣扬出来。

  梓箐感觉心中一团火腾地升了起来,冲上去就扇了夏春梅两个耳光,喝道:“贱坯,以后看到你再敢传谣言,澳门赌博网站:见一次打一次!”

  周围的人没想到梓箐突然间变得这么凶悍,都是欺软怕恶的货色,“哦——”地一声作鸟兽散。

  “我,我要告你,我告诉我妈去,叫你们这些外人滚出我们夏家院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