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283章 懵懵哒……
  呵,夏咏,夏志强?她还是更喜欢“志强”这个名字。┞┝┠.<。她没想到这个名字会出自小兮的口中,小兮……她可怜的娃,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重蹈自己后路。真诚,执着,不过是成为被人拿捏她的把柄而已。

  这一次,她要好好看看他们的嘴脸,听着他们在g上痛苦的**,然后将曾经加诸在自己身上的辱骂回馈到他们身上,一点一点的,看着他们气急败坏,近乎疯狂,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真是过瘾啊。只可惜,他们竟然早早就死掉了……

  吴大英无比爱怜地摸摸夏志强的脑袋,小家伙好像比梦中那个调皮蛋懂事多了,沉静,专注,即便是捏一个泥巴也能让他玩上一天,还会让自己看他的“劳动成果”。虽然那些泥巴坨坨在她眼里都是脏污和要洗一大堆衣裳的代名词,可是她仍旧会随口夸上一两句“小强真棒,哟,这个捏的是什么啊?”

  小家伙眼里就会兴奋的冒着星星,咿咿呀呀地表述着…这一刻,让她觉得所有一切的烦累都被平复了。

  吴大英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兮,这孩子,梦中她只能看着她受人欺负却无能为力,现在,好不容易从梦中醒来,没想到那些人果真如梦中一样想要再次害自己和孩子。┟╡┟┠╡┟.〈。至于当时命悬一线的生产,吴大英从最开始到夏家,就已经帮过她们许多次了……而且每一次必定是连夜的伺候在侧,所以,她根本什么都不欠他们的!

  吴大英看得出来,小兮心中对那年的事情还惦记在怀,她喜欢她心底还存在这样一片净土,却不愿让她再次成为被别人抹干吃尽的祸根。

  吴大英目光温和地地看着梓箐,声音也柔柔的问道:“小兮,后天就上学了,你是自己去上学还是让妈送你去啊?”

  梓箐不知道自己刚才想了什么,听到吴大英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应了声:“只有两三里地,我自己一个人就能行了。”

  九月三号。

  一大早,吴大英就给梓箐煮了两个荷包蛋,梓箐就着吴大英的叮咛嘱托将荷包蛋和四个汤圆全部干掉。她经过这两年多的调理。身子骨终于跟同龄人差不多了。她知道小孩子最重要就是吃饭,千万不能落下,不然亏的就是一辈子。所以吃什么从来不含糊。

  吴大英已经把她的书包整理好了,放在桌子上。╞┡╡.<。

  梓箐打开一看,现每本书都用牛皮纸包上了封皮……她差点都忘了书要包封皮这回事。在她自己的人生记忆中。好像……好像也是母亲把一切都给她准备的妥妥的,所以,在别的同学都在抱怨书页封皮翻烂的时候,她的书还崭新如初。

  情难自已,她下意识的用手轻轻摩挲着……

  吴大英伺弄完猪仔鸡婆就去给拾掇夏志强,一大通忙活后,这边梓箐也吃了饭,她拿着一件花布衣裳过来,对梓箐说道:“来,快过来把这件衣裳换上。今天是正式开学第一天,要让老师对你有个好印象……”不由分说就将梓箐身上的褴褛衣裳拔掉,然后套上那件新衣裳,一边扣着纽扣,一边上下打量,啧啧的道:“嗯,对了,人靠衣裳,我家小兮穿上新衣裳就更像读书郎了。哦对了小兮,到时你要自己在封皮上写上课本和自己的名字……”

  在一通絮絮叨叨中。吴大英把梓箐送到院门栅栏处,然后又是一通叮咛,路上哪里有沟坎哪里有人家养的狗比较凶,哪里有水塘等等……

  梓箐感觉自己脑袋一直都懵懵哒。啊,真的好唠叨啊……虽然她知道对方都是为了自己好,可可是真的是……她只能低着头应诺。

  终于出门了,耳边终于清静了。

  梓箐脑海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既然现在吴大英已经重生而来,而且看她的心思内敛深沉。绝对能护得了夏兮姐弟周全。不如就让夏兮自己来过她的人生吧,如此一来,她不是就能想怎样折腾就怎样折腾那些贱人了吗?

  可是她向系统出许多个信息,想跟原主联系,都没有得到丝毫回信,只好作罢。

  梓箐刚刚翻上旁边的山隘口,梓箐听到身后传来喊声:“兮娃子,等到我……”

  梓箐心中极度不爽,这里在称呼后面带个“娃子”,一般都带有很鄙夷很轻蔑的意思。而这个声音来源不是别人,正是三婶二女儿夏春梅,今年刚满七岁,正好跟梓箐读一个班。其实前天要不是听到说连兮娃子这个没老汉的人也能去上学了,说不定她还读不成书呢。

  梓箐不理会,夏春梅噔噔噔跑了上来,一把就朝梓箐后背推来,只是小孩子打闹很平常的一个姿势,不过梓箐自认为自己跟她还没到那个交情,所以轻轻让过,夏春梅差点摔了一跟头。顿时有了怒意,一顿数落训斥,跟她的母亲口味别无二致。

  其实总归是走一条路上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走着走着话题就扯开了。

  村里其他孩子大多都要经过这条路上,所以不过一会,蜿蜒在山野间小路上就飘荡着孩子们稚气的嬉笑打闹声。

  有新生,也其他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

  现在夏家院子里夏正飞家只有夏军和夏武,以及夏正红家的夏文夏春梅在读书。加上梓箐才五个。

  夏小菊自从九月一号那天出走就没回来过,梓箐原本以为大婶家会因为看在她为家庭做了那么多“贡献”的份上,多多少少会担心或者去找一找,可是这两三天过去了,除了偶尔从那个破败的篱笆墙里传来建立的呵斥声,竟然没有听到有谁喊“小菊,菊娃子”,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也能淡漠如斯?!

  是因为每天披星戴月的辛苦劳作让心也劳碌的没有任何空间去思考自己的孩子了吗?

  还是说因为他们已经有那么多的孩子,有儿有女,所以少一个也不会觉得有丝毫子女承欢膝下的空缺和遗憾?

  总之,夏小菊就这样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