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273章 变了,变了
  截肢后的夏正名性格变得更加暴戾,天天骂人,呵斥,要所有人都围绕着他转。┣┝╋要看╠書╠┣╣╬.·1、k^a`n、s·h^u`.

  其实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没有双腿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大家都宽慰劝解他。

  正值农忙,夏母又刚刚生了孩子,自然不能随便下地去伺候他,所以这个重担就落到夏家祖母身上。她虽然对几个媳妇刻薄悭吝的很,而且因为年轻受了太多刺激,神经上出了问题,照顾儿子,却反被儿子各种埋怨叱骂,她终于扛不住了,比原剧情中提前了两年精神崩溃了。

  她时常向着苍天叱骂,“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一把屎一把尿把几个娃拉扯大,饥荒年,粮食自己都舍不得吃一口,都让给娃娃吃,还把老头子磨死了,为什么到头来竟是这样对我…苍天无眼啊…”

  夏老太开始遗忘很多事情,明明刚过才做过的,转过身就忘了。要看書.比如饭菜里放盐,一碗鸡汤咸的吃不下去;比如经常会把煮的猪食和给儿子弄的小灶弄混……惹来儿子的一顿训骂,骂她这个老东西不中用,骂她怎么还不去死,甚至还会随手捡起放在g头上的拐杖往自己老娘身上招呼。

  夏老太精神彻底崩溃了,疯疯癫癫地漫山遍野的跑,逢人便拉着人说她曾经是如何辛苦生养了几个娃……以前那个死老头和死老母如何苛待她……初始听了还有几分同情,久了,人们就觉得烦躁。最让人郁闷的是她后来变本加厉地看着别人就要扑上去抓咬,特殊是那些小孩子,看见了就眼冒凶光,无比怨毒地冲上去抓掐甚至是往死里褥……

  人们从同情变得烦躁,最后变成恐惧和怨恨。

  偏偏她有几个儿子,虽然老幺截肢,人们背地里都说是遭了报应。╣要看书.、1=k=a/n^s/h`u·.可是还有老大老二以及两个媳妇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打了你。他们就说人家是老年人,公认的精神有问题,你一个正常人怎能跟一个疯婆子计较呢?所以被打了也是白打。反之,若是你敢动了夏老太一根指头。那好,所有人都直接围上来,将你家闹个鸡犬不宁……

  这几个月梓箐其实都在疯狂地做资本的原始积累,她将自己的随身空间关闭了,没有钱没有粮。所以只能自己去找。

  还好,自己的技能和学习的那些知识,常识都在,所以“自强自立,家致富”什么的只是时间问题。

  从四月开始,一直到七月放假,再到九月开学,夏小菊梓箐两人几乎每天都形影不离的去漫山遍野的跑。

  梓箐在这几个月中光是给供销社卖草药就赚了三十多块钱,夏小菊赚的更多,已经有一百多块了!她自个藏了起来。要看書╣┢╠┟.^1`k、a-n·s·hu.她告诉梓箐,她打算要去买一个轮子车,以及定制一些更好更称手的工具……

  因为夏小菊现这个夏兮简直就是一块宝,她用这几个月的闲暇时光狠狠赚了一笔,现在在家里说话都硬气了。所以走到哪都要把小兮带上,如此,梓箐少了许多要给大人各种解释的麻烦,生活也变得清静起来。

  梓箐感觉自己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以后的影子……夏小菊如此的高调张扬,让梓箐如愿以偿地隐藏在她的光辉之后,这正是她想要的。

  只不过等他回过头是。现现实竟然与原剧情偏离那么远了……

  夏家这样的人家总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也成为其中一份子。怪不得现在自己跟夏小菊不管走在哪里,以前都会热情打招呼的叔伯婶子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们,然后远远就绕开了。╠┢要┞看书╬┣╠./1`k=a`n=s`h/u、.避之如蛇蝎。

  梓箐感觉到心中说不出的悲凉之意。

  原本只是想给夏父一个小小的教训的,没成想最后弄成了这个样子。

  根据原剧情,夏老太还有一两年才会瘫痪在床的……如此,还是让她早点省省吧。

  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改变不了生活那就改变自己的态度去适应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大道至公。天下少了处境艰难的可怜之人吗?别人为什么就能过的轻松自在?偏偏她要把自己的痛苦无限放大然后转嫁到别人身上?

  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十月,正是正是打谷收粮的关键时刻。

  现在不比以前吃大锅饭,挣工分,现在包产到户,所有收获的粮食除了交一部分固定的公粮外,剩下的全是自己的。所以大家都是卯足了劲在干。

  夏老太大概是这段时间人们惯坏了,所有人都不敢去招惹她,所以性格更加乖张狠毒,若是别人家养的狗朝她叫了两声,也要拿棍棒打死…

  小河上是两块木板并拢的简易桥,村人都已经走习惯了,而且下面小河齐腰深,夏天常有小孩在里面凫水。

  夏老太背着手恨着脸斜着眼,东瞟一下西挖一眼,刚走上木板桥,哪知脚下木板一松……她整个人像秤砣一样掉下去了,木板直愣愣地砸在她身上。

  外面太阳高悬,可是这河水却沁心凉,她一个激灵,在里面扑腾两下,竟然没爬起来。然后拼命呼救……

  其实在河两岸都是谷田,收获的季节,到处都有劳作的人……

  人们听到动静,直起腰看了看,而后都很有默契地当没听到埋下腰继续割谷子……有几个实在忍不住心中激动,忍不住高喊两声:“喂,夏老大,那边好像有人落水了……”

  夏老大瓮声瓮气的应道:“那么小个河沟,自己不晓得爬起来啊……”

  夏老二支愣着耳朵听了一会,说道:“大哥,听声音好像妈…要不你去看看…”

  老二媳妇性子最烈,吼道:“夏老二你还在那里腻啥子,就是妈的声音,还不快点去看看咋个回事!”

  梓箐老老实实地将已经脱粒的稻草扎捆,神情平静……她想到两个字:报应。

  一听到说是夏家那个老太婆出事,都难言心中窃喜,表面上却还要装作一副:哎呀,那么大年纪了,别出啥事吧……心中却无比渴望,最好淹死河里算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