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270章 如此不堪
  从头天晚上一直折腾到第二天凌晨四五点钟,房间里才终于传来一阵低低的细细的婴啼。∮∮网,.

  此时两个婶子已经回去睡觉了,忙活一晚上,准备了很多东西,也累惨了。

  夏母也真是强悍,她竟然在吃了一碗鸡肉汤后,自个把孩子生下来了,然后就叫夏老太来帮着剪脐带擦拭包裹孩子……

  幸好梓箐有一点点先见之明,看见孩子冒头了就赶紧去叫夏老太来。

  梓箐一直都守在屋子里的,虽然他们先前都招呼小孩子家不能沾这些,可是……这个家里,谁又能靠得住?

  大婶二婶人家帮了那么多就是仁义了,反倒是自家男人像猪一样瘫在g上,甚至中途因为分娩的阵痛,夏母几次痛的叫出声,扰了他清梦,还要脾气打人呢。

  “人家女人都是自己就把孩子生下来了,就你娇贵……”

  梓箐当时一个没忍住,捏在手中的针就刺了出去…

  于是终于安静了一点。▼

  现在她看夏母是真的要生出来了,她终究是因为人太小的缘故,很多事即便她知道怎么做,也不能去做,所以就去叫夏老太。

  拍了好一会的门,梓箐听里面都没啥动静,于是叫道:“家婆,家婆,我妈生了,生了个弟弟,你快来吧,弟弟哭不出来了……”

  还是这招管用,紧接着就听到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汲鞋的声音,哐当吱嘎一声,门开了,梓箐已经跑远了,她才不想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不被打一下都要被训斥一顿,烦。

  夏老太还没走进屋就用尖利的声音叫道:“生了啊?生了个啥?”

  夏老太撩开帘子皱眉捂鼻,屋子里血腥味还有那些脏污的气息很重,昏黄的油灯下,她一下子就看到刚刚生出来在竹席上微微动着的腥红的小肉球。.ww.◆紧走两步上去,扒开一看,果真多了一坨,她嘴里一边咕哝着。一边找剪刀剪脐带,找包布……

  这些东西先前都已经准备好了的,她以前生了几个娃都是自己搞定的,所以还是很有经验的,三两下就弄好了。

  梓箐则暗中给夏母针灸。大概是先前她就有所准备,又喝了鸡汤这种在农村很稀罕的补品,所以夏母倒是没有像原剧情中那般的虚弱。

  夏母歇息一会有些昏沉的睡了过去。

  到鸡鸣十分醒来,梓箐将锅里剩的鸡汤端来。

  隔壁大婶二婶也送了一篮子鸡蛋过来。▼.ww.◆

  院中三家人加起来倒是养了二三十只鸡,平常还为哪只鸡婆是哪家的而时有争执,不过现在这些矛盾都淡化了。这些鸡蛋她们寻常除了给自家男人或者儿子吃一点补身体外,其余的都要攒起来,再拿到集镇上去卖的。

  所以这次她们一早起来就去村里人家借了一些来,凑个整数送来。

  梓箐也不含糊,直接用鸡汤煮面。再煮了三个荷包蛋进去,顺手捋了两片青菜叶子,少许拈了几粒盐巴就端了过去。

  夏老太把孙子为了点温开水,安顿好,看到梓箐煞有介事地弄了一大塘碗鸡汤鸡蛋面,脸顿时就拉长了。

  梓箐个子小,她不等对方数落,直接让开绕过去就钻进夏母的房间。

  恰好夏母也醒了过来,身体乏力肚子饿的慌,看着一大碗鸡蛋面。.ww.●问梓箐是哪里来的。

  梓箐就一五一十的说:“今天早上大婶送了四十个鸡蛋来,二婶送了二十个,说是你现在吃不完,等吃完了再给送点……”人情世故。梓箐谙熟。即便没有原剧情佐证,她看人就能将对方的性情猜个七七八八。不过总的来说……小肚鸡肠了些,都没啥大的坏心眼。都是让这该死的生活逼的。

  夏母拿着筷子,顿了顿,对梓箐说道:“这么多我吃不完,去拿个碗来。”

  她这么一说。梓箐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了……

  “妈,快吃了吧,大婶二婶都说,生孩子就是从鬼门关走一道,掉了那么大坨肉下来,身子骨都是虚的,你现在若是不养好,老了会落下病根的……家婆,你说是不是这样的?大婶二婶都是这么说的……”梓箐正劝夏母多吃点,正好夏老太拉长了脸掀帘进来。于是只好将她扯上。

  不过梓箐还是有点高估对方的“觉悟”了,夏老太手上果真拿着一个大塘碗,狠狠挖了梓箐一眼,“死妮子,你懂个什么懂,什么鬼门关,出去出去……”

  梓箐见势不好,罢了,终究是要夏母自己硬气才行啊。她这小身板还敌不过夏老太一只胳膊呢。

  看样子就因为这么一点吃食,她已经把自己记恨上了啊……也不对,貌似她从来就没待见过原主呢。老虔婆,梓箐在心里狠狠咒骂了一句。

  原剧情中老虔婆是会瘫痪的,我也不整你,就看着你好好享受一下恶果!

  梓箐猫身钻了出来,听到身后传来两人的谈话声:

  夏老太:“那个死女子把家里的白面都煮完了,老三媳妇你才刚生了娃,一次吃这么多肠胃还没完全适应呢……这鸡蛋也不要吃的太多,上次赶集的时候,就听那个谁谁说的,吃多了得高血压……老三媳妇,你莫要嫌我老人家话多,这都是为了你好,以后一辈子的事情……”

  夏母:“妈,你把面夹一半走嘛,给正名吃,昨天喝酒多了,晚上又吐,等会醒了肯定饿了……”

  夏老太:“女人就是要晓得心疼自己男人,没有男人,哪个地方能容得了你……”

  “……”

  梓箐心中微微叹口气,罢了,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就在这时,睡在旁边房间的夏正名貌似醒了过来的样子。

  他听到这边屋子的动静,含混的喊道:“水呢,饿了……快给老子弄点吃的来。”

  梓箐只知道原剧情中夏正名因为早年丧妻,在外人眼里,他一个男人家养两个子女很是不容易。又背上了鳏夫的名声,一心想找个女人作伴过日子,而且后来从他对待谭芳的态度来看,虽然是一个很渣的父亲,但是却是一个“耙耳朵”老公。

  没想到在真实的剧情中,他竟是如此不堪的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