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256章 别后
  风萧萧抡起大刀朝梓箐劈来的同时,一个巨大的铁球轰地从烟尘中疾射而出。.ww.■

  凌空飞跃在半空的风萧萧将所有力量都用在了那刑天一刀上,哪有力气再逼开?

  被飞来的如篮球一般大小的铁球砸中胸口,而后被巨大推理硬生生砸进了对面的石壁里。

  梓箐脚下滑动紧跟着飞了过去,抡起拳头如暴雨般落在对方头脸上。

  丫的,她感觉心中有无穷的怒火在熊熊燃烧着,真是不打不痛快。

  人家痴心一片,到现在对你都余情未了,那是真爱,真爱懂不懂。你不喜欢就拒绝,凭什么要利用人家的痴心?凭什么最后还要将人推入虚无中?

  真是欠揍的很!

  嘭——

  梓箐一拳砸到石壁上,嘶,好痛。

  风萧萧直接化作一道白光,死了。▼.ww.◆

  刺啦——

  一声破空声传来,一道凌厉杀意从背后袭来。

  好快!

  梓箐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唰唰唰地将准备的大红和符纸抓了出来,硬生生抗下了这刑天一刀。

  只是这一招,梓箐就掂量出彼此的差距。

  风萧萧现在已经是满1oo级,正在做转职任务,他下一个选的是人类牧师,可以给自己加防御和血厚buff。再加上他在这个游戏中混了几十年,所积淀下来的浑厚实力又其实梓箐折腾几个月就能把他完全弄垮的?

  梓箐现在才89级,即便她把所有的贡献值都用来兑换成属性值,澳门赌博网站:可是跟满级状态的风萧萧仍旧有差距。

  她唯一优势恐怕就是对战经验和身法。.ww.◆

  可是刚才她的确大意了一点,让对方有机可乘。

  梓箐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多么正人君子,挡过致命一击,而对方施展出大招后必定有一个回复时间,趁此身体倏地朝外面逃去。同时不停往后面扔那种几千金一颗的炸弹。

  她算是把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精髓挥到最高境界了。

  风萧萧只能含恨看着这个女人从自己刀下逃走。

  ……经此一战,梓箐心有余悸,好险,自己端尽出也只剩下一点血皮。若是再纠缠,她恐怕就真的挂了……问题是她挂了用的不是复活卷轴,而是自己的赎死券,那种复活是完全无缝连接的。跟游戏中的复活不一样。只要熟悉游戏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如此,她就真的把自己老底都要卖光了。

  所以梓箐现在也不敢那么得瑟了。

  现在她不管走到哪,只要不是战斗状态,都用上易容技能。.ww.●而宝贝乖乖因为还没有学会这项技能,她又严密的被无数玩家和npc监视着。一旦跟某人走近一点,那人就要遭殃…正好去弄公会的事情。

  有钱就好办事,先前在游戏中赚的那么多,虽然还没有完全将先前景宏宇陷进去的收回来,但好歹让景家有了起色。景宏宇也终于意识到女儿的实力,只是不管他如何追问那个“君婆婆”究竟是谁,她都闭口不说。

  景家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公会事宜。

  梓箐开始埋头升级和完成战巡指挥官的任务,只有完成战巡指挥官的任务就可以真正对那些npc下达指令了。这是系统给出的权限。

  不过她还需要一个契机,那就是一场真正的战斗。她等不及系统起的野外怪和城镇之间的战斗了,必须尽快完成这个任务。唯一办法就是用公会之间的战斗。让景家立即成立一个公会。然后随便从风萧萧势力下的一个小公会起挑战。

  宝贝亲亲给她的消息时,最多半个月就能拉起一个战队重新将景宏宇的公会撑起来。≤≤网,

  当然,以前那些吃里巴外以为苍狼一笑除了他们没有人用的“老人们”,也一一清理掉,全部用上家族弟子。

  ……

  这个游戏世界更热闹了,涌入的人更多了,那些新地图自然而然就生成了出来。

  也有更多的npc开始觉醒,不过像沐然霏霏一样幸运的人却是没有了。他们大多很快接受了现实,也接受了游戏世界里的生活。

  相比之下,只要不出城镇。只要城池没有被攻陷,他们的生活非常悠游自在。而那些系统设定的,其实只是他们一个虚拟人物。比如在看似狭窄简陋的房舍里面,其实还有更宽敞舒适的空间……

  当然。也有一部分想有更大的抱负。只是现在的阮刑天已经不想再收这些普通npc了,他们最多只能算是游戏中的一个布景路人甲乙丙丁……当然,如果他们能成为像沐然霏霏那样的路人乙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想到沐然霏霏,阮刑天脑海中灵光一闪。难怪他会觉得那个女人会让他有种很熟悉的甚至要心碎了的感觉。

  说实话,他现在有很多女人。各种投怀送抱的亦或是那些想要攀附他的权贵送来的,萝莉御姐清纯的热情的温婉的奔放的,总之各色女人都享受过了……嗯,也不过如此,什么花样啊招式玩过了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所谓的征服的快感,他早已尝过,在绝对强大的实力和财富地位面前,没有谁不诚服,男人,女人。

  没有谁能打动他的心,她们都是因为他的强大因为他的财富,或者说是被他强大后的“气质”吸引而来的。

  唯独她,那个蠢女人不是。可是他却为了自己的天下,为了保守那个秘密将她的灵魂推入绝对的虚无之中。

  那一刻,他感觉到那种从不曾有过的心碎的感觉。

  没想到就在亲眼遭遇那个老女人的时候,那种感觉再次出现……只不过当时这种情绪被杀意和阴险布局掩盖了过去。

  此时再重新仔细回味,那种感觉越来越清晰。

  是她吗?

  不,不可能,这是他从黑球中得到的启示,那里就是通向绝对虚无的通道。

  最后所有一切都会完完全全消失在里面的!

  她不可能回得来。

  嗷——

  阮刑天脑海中一遍遍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突然身体猛地前扑,右手猛地捂住胸口。

  唔,好痛!

  不,不是这样的,我从没喜欢过那个女人,从来没有!

  她对我的情都是虚情假意,她是一个出生就不用去愁吃穿的娇娇小姐,她又怎么能明白一个从贫民窟走出的孤儿?从一出生就被被父母抛弃,从小就受尽世人白眼奚落,他看够那些富家子的眼光了。而她,她也是他们中一份子……他不稀罕她那种悲天悯人般施舍来的爱情。

  不——

  风萧萧仰天长啸,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轰然仰面倒在地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