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198章 身份和现实(加更78)
  说的差不多了,梓箐这才问道:“爸妈,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们脸色都不太好,是不是家里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不要急着否认,也不要想着瞒着我。?要看书 你们是怕会影响我高考是不是?如果你们不说的话,我就会一直想着这个问题,反而不好。”

  “佳佳,你好好学习就是了,家里有我和你妈在,谁也不能对你怎样!”唐洪运语气有些冲,就像是在跟谁较劲一样。

  梓箐一听,有门,果真是跟这个家有关,或者说是跟自己有关。

  她将自己在这个剧情世界中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梳理一遍,自认为对每件事情都处理的还算“圆润”,不应该会结下能够影响到一个家庭的仇怨。

  眉头微蹙,莫非是徐锦芳?可是根据自己和原主记忆分析,她不过就是一个“老”点的小太妹而已,别人的一个玩物,她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不过她背后的势力……

  混混并没多大势力,而是让混混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耀武扬威,这背后的势力。

  她联想到唐洪运经营的建材市场,在原剧情中,最后他所有的一切不就是被那些合伙人吞了吗?貌似其中有人就跟那些阴暗面有关。

  想到这里,梓箐瞬间就将自己从一个学生身份抽离。

  原主最大的悲剧不是她没有学业有成,那只能算是人生的一个遗憾。

  真正悲剧是她被那些人带坏了…好吧,暂且不说“苍蝇不定无缝的蛋”的论调。无论如何,唐真是真后悔了,而那些人的确是把唐家高跨了。所以说,造成唐家悲剧的真正祸是那些人!

  梓箐已经不是最开始做任务的人了,所谓的律法只是这个剧情世界的一个生存法则而已,而且只是用来约束那些“听话”的小民,比如对于那些混混,或者那些支持混混逍遥的势力,竟然在玩弄这个法则。

  梓箐知道自己无法从唐家二老口中问出所以然。因为他们会始终抱着“我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的原则。再问下去只会让他们更加担心自己,索性还是闲聊一些别的事情。

  梓箐在家里呆了两天,就重新收拾好背包到学校补课。

  其实在学校里还好些,这两年她已经完全将自己的“武术”技能融会贯通。学校的围墙对于她来说不比跃过门槛更难。

  白天不行那就晚上。自己初入任务的时候,技能还没有修炼起来,自然需要通过处处关卡才行,可是现在不用了。没办法,这就是实力带来的优越感呀。有实力就能游走在规则之上。

  一方面为了不戳破自己三好学生的伪装,另一方面,自己每天都在学校住宿,即便弄出点啥动静也可以成为自己不在场证明。

  所以白天梓箐都会按时上课下课。

  因为她现在俨然成了所有学生眼中的学习楷模,各科老师总会把她做的试卷什么的拎出来当范本。这让梓箐承受了很大心理压力,生怕自己哪道题做错了或者哪个字写的不公正不漂亮……她心中暗自想到,看来以后还要多多练习一些写字了。

  梓箐现杜志强这段时间越来越有些不对劲。

  做题的时候,经常写着写着就会狂,用笔尖很戳纸业,神情狰狞。不过当梓箐看过去的时候。他又连忙低下头,显得非常畏缩。

  梓箐心中叹口气,脆弱的心灵啊。

  默默运转灵心诀,平和的气息渐渐弥散开来。

  杜志强感觉那种让人想要狂的烦躁渐渐消失,脑袋恢复一丝清明。

  他低着头,下意识看向旁边那个无比光彩夺目的女子。

  她有优越的家庭,疼爱的父母……而且还是家里独生女,看她身上穿的那些名牌衣裳就知道了。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他在这样的同桌旁边自惭形秽。

  他来自县城边上一个普通家庭,家里有三姐妹。自己排行老大,下有两个姐姐。本来已经很窘迫的家庭了,可是前不久他现父母竟然还想生小孩!他们觉得这样才能壮大他们的家族。可是杜志强两个妹妹早早就辍学在家,自己生活费每个月只有一百多。他只想努力学习学习,每次考第一赢得学校的奖学金。

  当然,他还有个想法,就是同桌那么优越,可是自己学习过她,让她仰望让她崇拜还是很不错的。第一次主动借笔记给对方就是想证明自己学习比她好。笔记做的比她规整,嗯,也有一点示好的意思在里面吧。总之,他感觉自己在一个所有一切都比自己优越却经常逃课的女生面前很有成就感的!

  只是没想到对方断然拒绝了,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很大挫折。

  而后对方竟然还扬言挑衅,这让他胸中自卑与自尊齐飞的火焰腾地熊熊燃烧起来。他开始疯狂的学习,朝读、晚自习、课间,他几乎把没分每秒都利用起来了,可是最后还是差对方一大截!

  每次回家就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他父母第四个孩子依旧是女儿……他父母还想再生……计生办的到他们家“访问”几次了,家穷四壁这让他感觉颜面无存。他父母决定到更偏远的地方继续生……而且已经把地方打听好了,那些zf的人绝对找不到……

  杜志强感觉自己快崩溃了,在学校里各种不如意。为什么她什么都比自己好,学习还比自己强?他不动父母为什么一定要在那里生啊生的,难道有自己一个男丁还不够吗?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

  就在刚才,他感觉心中有个声音在呐喊,老天不公平,杀了她杀了她……好想将手中的笔戳进她美丽的眸子里……

  而后他感觉一股清泉从心间淌过,将先前的狂躁一扫而空。他惊出一身冷汗,看向梓箐…恬静而美好,他再次低下头去。

  即便以梓箐丰富的阅历也绝对想不到刚才自己潜移默化避免了一场血光之灾……嗯,当然不是她的,而是他的。

  即便就这样近距离的袭击,梓箐也有绝对把握顷刻间将他摆平。(未完待续。)

  ps:ps:六更,终于完成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