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192章 “小太妹”变样儿了?(加更74)
  “咦,你来了?”一个略显稚气的男生在耳畔响起,梓箐连忙收回思绪,偏过头看向对方,灿然一笑,点点头:“嗯。”

  男生正是唐真的同桌杜志强,宽大的校服就像是套在身上一样,更显身体瘦瘦的。不过整体还算干净清爽。寸头,瘦削脸颊。看大梓箐突然看向自己这边,神情愣了愣,眼神躲闪着低下头拉开凳子坐到自己位置上。拿出书,摆好笔记本和笔。翻了两页,支吾着对梓箐说道:“那个……你有好几堂课都没有来,这,这是我记得笔记,借给你看……”

  蓦地一段记忆浮上脑海……唐真在“见过世面”后,心中有些紧张又惶恐,更多的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自以为“见过世面”而比别的人更加高等的心情。回到班上时杜志强就将自己的笔记借给她看。她很是不屑,当众羞辱对方:书呆子,死读书读死书,还说“莫非你看上我了不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啥样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些话深深刺痛了少男敏感而脆弱的心灵,杜志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定定地看了看她,最后还是坐下来……不过在这个月放假后等下个月开学时,唐真就再没见过她的同桌。

  不过这些在唐佳心中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可是刚才梓箐却凭借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将这细微的剧情搜索出来了。

  以梓箐的阅历不难猜到,唐真的话的确伤到了对方,即便事实上不管是从家庭背景还是外在样貌,唐真的确要比对方优越很多,但是毕竟是在最最纯真的年纪,在没有参杂任何世俗和利益的心灵上,对你有了好感,都是应该表示感谢的。不喜欢,拒绝即可。

  不过梓箐看对方的反应,肯定是就知道对方肯定是一个…敏感且脆弱的。至少在现在,在没有经历过社会洗礼之前,他还经受不起那种决然的拒绝。于是应道:“不用,我自己会记。”顿了顿。说道:“我知道你成绩很好,不过我想我努力点一定会赶上你,过你的。”

  杜志强有些底气不足的哦一声,收回笔记本。不由得对梓箐多看了一眼,心中斗志缓缓升起。

  不知不觉中。梓箐对人情世故谙熟,将个中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并不是所有人传递来的好感她都要接受,而拒绝,也有一定技巧。

  叮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教室里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不过一会,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最多三十来岁的男子伴着铃声走进教室,视线习惯性的将教室扫视一圈。

  这就是唐真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倪飞,一手拿着教案和课本,另一只手反过去随手关上门。手指白净欣长。夹克里面穿的是v领毛衣,脖子地方露出白色的衬衣领,下身是一条同色西裤,休闲皮鞋,整个人看起来很温文儒雅。

  在原主记忆中,貌似对这个班主任印象不错。因为在原主迷失自我时,他并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对她放任自流,而是跟她父母沟通,找她谈心。

  其实梓箐有些无法理解,既然唐佳并不喜欢学习。可是班主任却那么规劝她学习,本应该感到厌烦反感的啊,为什么会在心底深处产生好感的?

  莫非是因为他长得帅?

  梓箐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想,唐佳对倪飞没有丁点男女之间的那种仰慕。所以。唯一解释就是,她的内心其实还是渴望有人可以那样对她,以谈心的方式去呵护她开解她,跟她讲人生道理。而不是直接告诉她,你应该怎样,你必须怎样。亦或者是没有任何原则和底线的宠溺。

  不知道为什么,梓箐脑海中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任务。

  在那个剧情世界中,她是为一位艰难的母亲逆袭。她无数次的请求逆袭,可是都不满意,她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女儿……

  那一次可以说梓箐也是使出浑身解数,才将一个即将走上迷途的孩子扳了回来。所付出的心,不比一个真正的母亲少!

  而现在,她成为那个“迷途”的女子,唯一不同的是原主的生活条件堪称优渥,她的迷失完全是因为家庭对她没有任何原则和底线的纵容造成的。可是,她迷失了,她承受了生活对对她无数倍的报复,所以她终于悔悟了,只是等悔悟过来时已悔之晚矣……

  梓箐心中唏嘘,收回思绪,下意识抬头看去,正要与目光扫视过来的倪飞对上。

  梓箐感觉的到,对方朝自己这边看的那一眼,完全就像是下意识的一个行为。

  倪飞愣了愣,微微点点头,偏过头,两步走上讲台……

  倪飞讲解的课文深入浅出,生动有趣,只一遍,梓箐就完全理解课文的要义,加上她强大的记忆能力,只看过两遍,就将整篇课文背记了下来。

  梓箐虽然忘了曾经学习是什么滋味,可是她却觉得学习的“经验”,文科重在“背记”,理科重在“理解”。

  她想自己长处就是记忆能力,所以以后文理分科的时候肯定会选择文科。所以现在只需要将所有的课文全部背下来,总错不了……嗯,大不了把所有的题目试卷也一同背下来!

  梓箐野心不小。

  下课铃声响,倪飞拿着讲义指着梓箐方向,说道:“唐佳,你来办公室一下。”

  周围几个同学朝梓箐看看,眼中尽是疑问好奇……八卦。

  梓箐哦了一声,合上书,将桌面整理干净,才连忙跟了上去。

  到了办公室,办公桌两两靠拢在中间,老师则分坐两侧。梓箐进去的时候有几个老师正在那里说自己班上某某学生太气人,瞥了眼梓箐,其中一个说道:“哦,这就是那个小太妹?”

  梓箐弓腰对所有老师行了一礼,没有搭理那个说“小太妹”的男人,颔走到倪飞旁边,“倪老师——”

  倪飞大概没想到这个一向让人头疼的学生,怎么突然间变得如此……乖顺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