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176章 实力为尊啊(加更66)
  “是,我是这个世界的掌控者,也称为管理者,我叫鸿。”鸿坦然应道。

  梓箐心中激动不已,天哪,自己现在跟主神说话?

  能够建造如此庞大的系统,这么宽广的大世界,那该是何等厉害的人呢。

  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呢?

  还是传说中那种在虚空中,以云团凝聚显现一个影子,声如洪钟,神龙见首不见尾?还是说他就是像系统这般已经成为整个主神空间的一部分了?

  梓箐脑袋里思绪飘飞一会,连忙收摄回来,对了,他说自己叫鸿……

  不知道为什么梓箐一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很奇怪的念头,就像是自己曾在哪里见过一样。

  扫开纷繁念头,连忙应道:“谢谢主神大人费心了……”

  鸿说道:“不用谢,这不仅是小九的委托,也是我分内之事。这个问题在系统设置中并没有……”

  梓箐以为自己脑袋有些迷糊,她刚才听到了什么……小九?突然间她有种想笑的冲动,心中说不出的…甜蜜。就是那种暖暖的微醺的感觉。看来自己并不孤独啊,从来都不孤单的。

  主神大人后面说的那些她已经不放在心上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明确心中信念,她感觉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

  总而言之,如果不想自己这次任务功亏一篑,就必须将这个剧情以法则固定下来才行。

  所以。她现在还不能回主神空间。梓箐果断点下“否”。

  梓箐心中还是有些感慨的,澳门赌博网站:没想到原主的心愿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刚才与主神大人的心神交流发生在顷刻之间,梓箐视线落在这片废墟上。

  心道:这个丹修门算是完了。

  不过这不是梓箐该去考虑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多少兴盛一时的宗门还不是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了。

  就像现在修真界里的那些上古遗迹,秘境,哪一个不是曾经辉煌文明留下的印记?!

  左海峰身上袍服褴褛沾满泥土,头发凌乱,满脸污垢,哪里还有先前在大殿之上气势?

  他也是化神期的大能修士,刚才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当然看的清清楚楚。原来自己一直爱慕的女子竟然是……是……一个超越自己那么多的仙人夺舍。

  呵。一个仙人怎会有那样的青涩或者说怎么会随便对一个人表露出那样的欲说还休?

  呵,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道心已毁,以后再难精进。

  不过梓箐并不想让他这么好过。修为再难精进。可是他现在已经是化神期修士。还活个几百年不成问题,对于普通凡人来说相当于人家几辈子了。

  几辈子的逍遥?想得美。

  刚才在大殿之上他可是一副义正言辞的要将自己修为废了的。

  原主在宗门中不受重视,或许跟她本身资质有关。一个宗门不可能那么面面俱到,她无话可说。

  可是自己这一身的修为都是自己辛辛苦苦修炼而来,他竟然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要剥夺自己修为?真当自己是大能者可以为所欲为了。

  更何况在这个门派,貌似不管是原主还是自己,都没干过有损宗门的事情吧。

  好吧,这次自己将农场的丹药拿出来贩卖,让宗门眼红了,可是在这之前呢?谁曾问过她在这里修炼怎样生活怎样?

  每个月不管跟着师傅完成多少任务,都是领取额定的月俸,几十个灵石就打发了。

  梓箐很有自知之明,她明白自己的身份,明白宗门的生存法则,所以对于这些事情她没有丁点怨言。

  可是现在这些人一来动辄要架空自己,还要剥夺修为,过了。

  在宗门里,除了师傅外,真正能对自己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掌门大人。

  那么现在自己将他修为也废了,并不过分吧。

  梓箐伸手如爪,隔空摄物,左海峰整个人陡地飞到半空,她正要伸手将其修为废了。

  一旁调息的庄舟噌地站起,冲到梓箐面前,说道:“手下留人,颖儿…哦不,尊上…请,请放过他吧……”

  实力为尊啊,先前还是他为尊,梓箐为卑,顷刻间就转口称呼梓箐为尊上了。的确,刚才那爆炸的威力震颤天地,即便是大乘期圆满的大能者恐怕也无法抵挡那样的威能。

  可是梓箐竟然挡住了……其实在爆炸之前,梓箐就爆发出自己大乘期修为的气势,而后更是爆发出惊人的爆发力,将陈瑶一把抓住。

  他们以为梓箐狂性大发要滥杀无辜呢,没想到紧接着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那个陈瑶才是真的深藏不漏,竟然也到了化神期!而且她竟然拿出一颗极雷珠!极雷珠,对于修真界的修士来说,只是存在传说中的东西,貌似只有仙界才能炼制出那么威力巨大的大杀器。

  没想到陈瑶竟然翻手拿出一颗,毫不犹豫地引爆……

  整个宗门毁于一旦,那些长老执事更是顷刻丧命。可是梓箐竟然没事,也就是说她比大乘期大圆满的修士更厉害,哦,不几乎堪称仙人境界了!如此,任谁也无法像以前那么去看待她了。

  人之常情嘛,梓箐当然理解,就像刚才跟主神大人的交流。顷刻间心中就升起一种“你好高大上”的情愫了。

  梓箐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有你这样的师傅,是陈颖的荣幸。”

  “不过这个人,”梓箐看向左海峰,“他刚才可是说的要将我的修为废了,莫非师傅是想让我就这么放了他?”

  庄舟说道:“他……是我哥哥……”

  “所以……”梓箐眼睛微眯,声音清冷。

  还以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对自己好的师傅呢,可是还是亲疏有别啊。也是,那是他的哥哥,而自己……如果不是一场师徒缘分,恐怕就是一个路人甲而已。

  “我愿意代哥哥受此过。”庄舟声音斩钉截铁,与当时他要站出来挡在她身前一样。

  梓箐感觉自己突然间就想通了,看了一眼,畏畏缩缩的站在庄舟身后的左海峰,狼狈的不只是外在形貌,而是气质。

  没想到现在连一点气概担当都没有,她觉得没趣的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