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166章 二号女配
  她,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莫非只是同名同姓?

  ……掌门嫡传大弟子陈瑶,掌门三弟子陆滢,她无限爱慕自己的师傅,可是师傅却喜欢自己的大师姐……

  ……她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原来师姐竟然是那个仙人被贬谪下凡,夺舍一个女婴,最后成了师傅的弟子……

  虽然在陆滢的剧情中并没有提及陈颖这个人,可是梓箐却将两份剧情完全联系起来,丝丝入扣。

  她的妹妹陈瑶正是那个道人说的“天星下凡”,她以天灵根资质被掌门左海峰收为嫡传大弟子……

  所以…这次任务的委托者其实是上一个剧情中那个仙人下凡夺舍的姐姐?

  这未免太过巧合了吧?

  梓箐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的再梳理一下剧情。

  庆典结束后,她立马回到自己的洞府,将外面的阵法开启,以闭关修炼的名义,开始进行一次对剧情彻底的整理。

  她将两份剧情同时在识海中呈现出来。虽然上一个任务她没有接,可是毕竟自己付出了一次剧情,所以她仍旧有那份剧情的介绍。

  将两份剧情对照起来……

  没错,自己这次任务的委托者陈颖正是上一个剧情中的主角陈瑶的姐姐!

  梓箐惊骇莫名,从上一个剧情中得知,她的这个妹妹,也就是仙人陨落夺舍她妹妹而生的陈瑶,是一个心性十分…缜密且阴毒的人。

  而且她因为并非是原主,夺舍而来的身躯,想要完全弥合,最后能通过天道,必须有血亲为其进行一次血祭。普通的血祭还不行,必须是完全血肉与灵魂的同时献祭!

  所以那个邋遢道人才会说自己是她的一次机缘。

  梓箐感觉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同一个世界,因为委托者的身份地位不同,所以就界定为高级中级初级任务。在上一个高级修真剧情中,委托者是陆滢。相对女主角陈瑶来说,算是最强的一个女配了。

  而在这个中级修真剧情中,委托者相对于整个剧情世界来说只能算是一个二号女配。

  一个只是为了成全女主仙缘而存在的小配角而已。

  算算时间,现在距离原主陨落还有三十多年时间。那个时候原主刚好达到结丹期的修为,以水火双灵根资质,结丹期已经是她的顶点。而后便开始与门中几位师兄姐弟开始外出历练,寻找自己的机缘。

  而自己现在,经过几年的修炼。她已经完全恢复自己本体的修炼水平,化神后期修为。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而伪装成只有练气期九层的修为。其实作为一个普通弟子,普通资质,才十**岁就有练气期九层的修为还是很不错的,在二十岁以前能筑基都算大有前途。

  将所有事情全部捋顺,梓箐反而放下心来,明确了敌我关系,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梓箐没事就去购买一些符箓阵盘,到时候定要将这个夺舍而来还要用别人亲人来血祭的女人干掉!

  剩下的事情仍旧是修炼。修炼。

  ……

  正在修炼中的梓箐感应到洞府禁止传来轻微颤动,收回心神,张开眼睛,手指虚空一拈,一只传音鸽落在指间……

  “我是丹峰陆滢,特来拜会。”

  陆滢?来找自己干什么?

  梓箐在上一次捋顺这次任务的关键所在后,当然不会像原主一样,在敌我实力未明的情况下,去找对方岔子,还杠上一个更阴险的女人把自己都搭进去了。所以从当初被庄舟“破格”收为亲传弟子后。她一直都在自己洞府中潜心修炼,根本就没有与陆滢有过丝毫接触。

  没想到对方现在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呵,剧情君还真是执着呢。

  梓箐想了想,从修炼室出来。打开禁止。

  一条布满灵草灵花的小道出现在脚下,直通向幽径深处。

  一股充斥着浓郁灵气的清香气息扑面而来,忍不住深吸一口,顿觉四肢百骸都舒坦了。

  抬眼一看,禁制内与外面犹如两重天,里面灵花遍布。恣意盎然,生机勃勃。犹如身处仙境之中。

  陆滢心中惊诧不已,还以为自己是来错了地方,这里…不是那个剑修长老的弟子洞府所在吗?怎么……貌似比她的洞府,哦不,就连陈瑶的洞府也没有如此浓郁的灵气啊。那些灵花灵草灵药也只是偶尔点缀,还拿盆子细心栽培。哪像这样,满地恣意生长。

  愣神功夫,一个身着普通门派服侍的女修娉婷站在自己面前,“你找我有事?”清亮的声音像是有穿透力一样直刺耳膜。

  陆滢笑着道:“哦,我…我们都是这一届新晋的弟子,所以特意来看看。不介意我……”

  梓箐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侧身让道一边,“不介意,请。”这就是浪费了自己一个高级修真剧情的女子,不过现在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纯真俏皮的味道。跟陈瑶相比,更活泼一些。

  在这个剧情世界,她就是那个跟女主陈瑶斗到最后的一号女配!

  梓箐随手从空间中拿出灵茶壶为两人斟满茶水,热气氤氲升腾,只是吸一口就像是真元运转一个周天,大获裨益。

  没想到那个剑修长老竟有如此丰厚底蕴,最重要是舍得给自己弟子。不由得羡慕陈颖竟然找了这么一位好师傅。

  想到自己的师傅,陈颖心中就有些揪着的痛,从第一眼看到他,就被他的广袖翻飞的气度吸引了,所以她努力修炼,终于在门派大比中脱颖而出,成为他的弟子。她感觉每天看到他就好满足,他用深邃深沉的目光看自己一眼就觉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那次她和大师姐在一起修炼,他指导完大师姐又来手把手教自己怎么挽手印……肌肤相触,犹如触电一般,她的脸登时就红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师傅现在越来越偏心大师姐了,什么好的都顾着她……最让她感到郁闷的是,师傅对大师姐那么好,她偏偏还要装作一副“我冰清玉洁,我只是把你当成师傅”的样子,这让她很是恼火。她想,既然你对师傅没有那种意思,那就不要平时有事没事抛个媚眼,做成欲说还休的样子嘛,真是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