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114章 道不同
  乱世之中,谁当主事者,成就一番霸业,功德无量。

  梓箐有心参合一脚,赚点贡献值,不过她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索性作罢。

  孟浩然仍旧走的是他“霸主”路线,任务中都是以君临天下收官。

  孟浩然此时一身戎装打扮,风度翩翩比陆盖云有过而无不及,杀气森然,可见他现在拉起的这只队伍已经历血与火的洗礼。见此,大概想起一些对应的情节,有点类似大汉开国……所以,他现在是为“刘家天子”还是“赵家天子”?

  孟浩然感应到梓箐的视线,眼睛蓦地一亮,真是好巧,他让队伍开拔,自己竟然直接凌空飞跃过来,顿时有气势磅礴之感。

  身边陆盖云和蒋公子心中惊惧,手下意识按在刀柄上,不由自主后退数步。即便身为武林高手,也不敢正面迎上对方的煞气。

  而梓箐神情淡定自若地站在原地,嘴角带着笑意,道:“又是你。”就像经久的熟人一般,而对方的反应则更加出乎他们预料,“最多三年,还记得的话随时欢迎。”

  梓箐笑着嗯了一声。

  而后那个威武不凡的将军便飞身离开。

  陆盖云看着那一行其冲云霄的阵列从面前经过,眼中艳羡不已,良久,他才回过神,看向梓箐,“文姑娘,你你认识那人?”

  梓箐不答,折身离开。看见熟人,顺便搭句话而已,根本用不着跟他解释。这个任务如此简单,而且和对方的任务也没有任何交集,她也绝不会去随便打扰别人,只是熟人之间搭讪一句而已。

  陆盖云与蒋公子相视一眼,不知不觉跟在梓箐身后。

  孟浩然觉得这次看到她貌似比之前又更有气度了,不知道她做的是什么任务,不过看样子并没啥交集地方。他上次在任务中遇到一个人,司慕。两人意气相投。司慕当然知道梓箐曾经有个任务中的任务就叫做孟浩然,也知道孟浩然是怎么一步步成为玩家的,他的空间引导者并不是他。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跟新手玩家做的任务世界中的一个人物联手任务。而那个新手玩家还是他社区里的一个小不点。

  孟浩然则完全将这份缘分归结在梓箐身上,所以现在,他经常和司慕一起完成任务,很是投契,刚才见了梓箐。倍感亲切。

  ……

  今天正是比武大会,除了几个真正的高手外,其他都是乌合之众,梓箐也能上去跟他们走两招。

  原剧情陆盖云此时已是声名远播,大有争夺武林盟主的气势,人们推举他上去跟几大高手对决,他意气风发,竟然连胜两个,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有人使用暗器,不顾比赛。飞身掠去营救。他没有当上武林盟主,却更加成就了他的大侠威名。

  而这一世,陆盖云依旧只是个籍籍无名的侠客,顶多认识一些小打小闹的匹夫之勇,所以并没有人喊他上台比试。

  他跃跃欲试,不过场上热火朝天,口中呼喊的都是那几个炙手可热的人物。

  蒋公子说:“陆兄武艺超群,何不前去一试?”

  陆盖云看向梓箐,说道:“文姑娘近来声名鹊起,我等皆不如。还是算了吧。”

  梓箐问:“陆大哥这么对我说,是何意思?”

  陆盖云苦笑,“我有心成就一番事业,没想到还不如以为女子。罢了罢了。”

  梓箐顿了顿,道:“现在国家兴亡内忧外患,陆大哥若是有心,从军卫国,说不定也能建成一番丰功伟业来。”

  “从军?不,我本性洒脱惯了。受不了那等约束。”

  没等武林大会结束,三人就出了会场,下山而去。

  路上遇到急急赶来的明月几人,领头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女子应该就是她们师傅玉瑶子了,看起来很年轻,不过神情冷毅,目光如电扫过三人,视线落在梓箐身上,“这位姑娘想必就是神手文英?”

  梓箐一揖到底,“玉前辈过誉,叫我文英即可。”又转向明月三人,“见过三位女侠。”“文妹妹客气。”

  陆盖云和蒋公子也纷纷行礼,玉瑶子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而明月三人视线只是一扫而过,没有丝毫停留。

  彼此客套一番道别。陆盖云回头看向一众婀娜身影渐行渐远,心中空落落的,自己长的玉树临风,武艺高强,行侠仗义,为什么还不如一个女人?目光落在梓箐身上,是敬佩还是…嫉妒?

  蒋公子对梓箐态度改观不少,最开始得知梓箐会岐黄医术时,带着质询和不屑的神情,而现在,他干脆跟在梓箐身边,梓箐给别人医治的时候就全神贯注的学习,甚至还会放下脸面询问。

  梓箐皆一一解答。

  所以现在三人行的格局逐渐从陆盖云带着两个跟班,变成了梓箐打头,蒋公子成为她的药童,而陆盖云有那么点保镖的意思。

  梓箐在想,若是此时遇上那个逃婚公主,她是扑向自己呢,还是……毕竟根据那些电视剧中,一般都是找领头的求助吧。

  此时距离当初父母双亡过去刚好一年时间,梓箐已不是当初那个需要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生活的孤苦无依的小姑娘了,在江湖中拥有了自己的名号,有自己的实力,赢得别人尊重敬慕,所以她并不需要依附在一个英雄人物的阴影下卑微的活着。

  梓箐一路行医治病救人赚钱,财富声望地位皆已完成,江湖称“神手文英”。

  除此,梓箐还做了一件事。虽然进入任务时正值原主家破人亡,她无力回天,而原主心愿中貌似对此事并没有过于追究。

  梓箐想,大概是因为在原主心中也渐渐接受江湖上的人对她父亲的评价吧。而且梓箐当初刚进入任务的时候,陆盖云就表露过对自己父亲的憎恶,她并不明白事情因由,所以按捺心底。

  梓箐并不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特别是关系到自己至亲之人。

  梓箐从原主记忆中对父亲的记忆很淡,几乎都是乳娘带着她。不过梓箐却知道一个信息,文英的家庭结构很简单,只有父母双亲,以及乳娘,还有几个小厮丫鬟,便没有别人。所以他父亲为官那么久并没有纳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