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110章 专挡“桃花”(加更29)
  还没到茶棚,雨滴伴着雷声便刷刷刷落下,天地笼罩在灰蒙蒙的雨雾中,路上行人尽皆往茶棚方向奔去。

  6盖云和月公子两人跳下马背,将手中缰绳丢给茶肆伙计,一边扑掉身上雨水,一边往里面走去。茶肆老板看见两人如鹤立鸡群一样走来,连忙招呼落座。

  梓箐将一张纱巾系在头上,到了茶棚,跃下马背,将马儿栓在旁边一个棚子里,专门用来歇马所用,已经有三四匹马儿了,梓箐牵过去刚好让马儿不淋雨。

  伙计跟梓箐说“姑娘和6大侠是一起的吧,让小的来就行,您快进去歇息。”

  梓箐已经将马栓好,应道:“那就有劳小哥了。”

  6盖云两人进入茶肆,立马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正在这时,又有三个穿着月白色束腰儒裙的女子跑了进来,她们目光一下子就落到6盖云身上了,谁叫他现在就站在大门口中央台阶上,气宇轩昂的面对几位女子。

  “这位姑娘是?”6盖云眼前一亮,随口搭话,“三位姑娘快快进来,擦擦身子……”

  三人愣了一下,有些娇羞之意,梓箐见此,连忙从旁边走出,夺过6盖云手中帕子,站在两人面前。“三位女侠快进来吧,我帮你们擦擦。”

  众人没反应过来,梓箐抢占先机,三位女子愣了一下回过身,很客气地跟梓箐道谢。

  梓箐现在穿的是一身寻常女子穿的裙裾,原主因为是小姐身份,一般都是儒裙和宽袖儒裙居多,颜色鲜艳,而她现在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这些都不实用,更何况她也没那么多钱去置办那些,就连型头饰,也是最简单的如意髻,头顶头顶挽个松缓的云鬓。以篦子固定,脑后披撒如瀑黑,看起来简洁大方。

  文英长的很漂亮,加上梓箐表面上温和实则内里淡定从容的气度。即便只是一身最普通的裙裾,也无法让人忽视她的存在。

  梓箐气质坦荡伸手朝旁边一摆,做了个请的姿势,“今日遇到几位女侠真是三生有幸,不如一同坐下说话。看外面的雨还要些时间才能停。”

  “你认识我们?”领头的女子疑惑的问道。

  梓箐答:“听说悠游派中女子长相极美,极善音律,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方明月看了眼手中的竹笛,笑出声,“呵,倒是自己暴露了自己的底细。看来文姑娘对江湖中事很是了解,只是我却不曾对文姑娘有任何印象,不知能否相告?”

  “在下文英,见过三位女侠。”梓箐作揖行礼。

  三人生长在规矩严格的门派,见对方把话说开。之间隔阂瞬间消除,回以拱手礼,“文姑娘过誉,我叫方明月,这两位是我的师妹,方明心,方明秀。”

  江湖中人都有个特点,那就是恩仇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很多恩仇都是一句话引起的,所以说话搭讪很重要。

  梓箐与三人到一旁的四方桌坐下。向茶棚老板要了一壶茶,一碟花生米,坐下叙话。至于刚才6盖云与她们招呼那一声已经被梓箐后来喧宾夺主取代在三女心中的印象。

  6盖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自己不是领头大哥吗。怎么她喧宾夺主反倒把原本要跟他打招呼的人揽走了?他正要过来看看,有其他江湖人士也来避雨,见了面,彼此拱手寒暄。一问,都是去藏剑山庄观摩神剑的。

  原剧情:方明月三人进入茶棚第一眼看到的就是6盖云,立马被对方的英武之气所吸引。而且还是三个师姐妹一起喜欢。三人原本是奉师门之命,前来查探一件江湖秘闻,没想到却惹出另一件江湖情仇。

  明月,明心,明秀是悠游派玉瑶子座下得意弟子,没想到一起喜欢上6盖云,最后还弄得相爱相杀,玉瑶子前来找6盖云报仇,其实就是要他为自己弟子负责,她倒是想将这个到处惹桃花的男人杀了了事,可是一方面所有人都敬仰他是英雄豪杰,另一方面是自己徒儿对他情根深种,她十分疼爱自己弟子,就像让他无论如何要给明月三人一个说法。

  可是他却说他压根就没想那回事,是她们自己“多心”了。玉瑶子说,如果不是你处处做出留情的样子,我弟子至于去误会吗?说不通,最后打起来,人们纷纷谴责这个玉瑶子残害正义人士,讨伐她,最后被那些纠结起来的正道人士冲上玉峰山,将整个悠游派荡平。

  当然,这都是延伸后的事情,在原主记忆中,这三个女子也是后来6盖云身后众多红粉知己一员。文英曾经跟她们还有过冲突呢。

  ……想到这些,梓箐莞尔,不能让历史重演了,多好的女子,多好的人生,还有那么爱护她们的师傅,却偏偏喜欢上这么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三人同时喜欢上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好像就是在这个茶棚,好像6盖云见三位姑娘脸上身上都是水滴,拿出帕子给对方擦拭…一擦就擦出问题了。其实也怪她们师傅吧,把她们保护的太好了,没见过男人,第一次看到个对自己献殷勤的就心动了。

  所以刚才梓箐不等他们开口说话,直接走上前挡了下来。江湖儿女,其实心性还是不错的,她们心中对6盖云的爱慕的萌芽还没开始生出来,就被梓箐掐断了。而梓箐阅历丰富,谈吐想坦荡磊落就可以做到潇洒不羁,想要温婉含蓄就能做到欲说还休,早就练得炉火纯青。

  很快,梓箐就跟三人打成一片,她们没想到梓箐有一段那么悲惨的身世,想到自己虽然不知道父母是谁,可是还有师傅,真的好幸福好满足。

  明月问道:“对了文妹妹,刚才你说你还懂得岐黄之术及针灸之理,不知道能不能……”话到嘴边又犹豫了一下,她偏头看了眼明心明秀两个师妹。

  明心性格直一些,“师姐,你就直说吧,文妹妹乃磊落女子,不会笑话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