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107章 老套路,澳门赌博网站:自力更生(加更28)
  梓箐饿的头晕眼花,这一天时间生太多事情,如果是她自己的话,这点完全不在话下,可是原主身体体质摆在那,不吃就得饿死。这个6盖云……这性子还真是。

  梓箐问:“我肚子饿了,身无分文,可否借我二两银子,以后定会双倍奉还。”

  6盖云放下酒壶,从腰间摸了一下,丢一个碎银子给她,说:“虽然你父母不咋样,看在你无辜的份上,我不会与你为难,这银子你拿去,就当我送你的。”

  还在揪着自己父母说事?其实原主记忆中并没有多少父亲当官的记忆,只知道父亲会经常给她带好吃的好玩的。所以对方说自己父亲是贪官,她无从反驳。与其苍白无力地去争执“我爹不是贪官”,还不如留点精气神看看自己该怎样活下去吧。

  6盖云貌似和传统意义上的“大英雄”又有些不一样,不是那种看见谁受委屈被欺负都要上去横插一脚的人,而是会看对方的身份和反应,如果身份是和他敌对,他就不救,若是不怎么理会他的“好意”,他也不会送上门硬要帮你。而他的这种坦荡反而赢得更多崇拜者。

  梓箐看着手里的银棵子,最多五钱,在古代任务中做多了,这点还是很容易掂量出来,她才想起来,对方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游侠”,还没有成为人人敬仰的大英雄,所以他身上应该也没有多少钱,所有的钱都用来包装那一身行头了吧?

  梓箐在心中腹诽着。

  梓箐谢过,对店伙计喊道:“给我来一碗素面,多点汤。”

  伙计看了眼桌上,视线从6盖云身上扫过,应了声“好嘞”,就回后院厨房。不过一会端了一大碗拉面出来,热气腾腾,上面撒了几粒葱花,飘着几颗油珠。梓箐端着碗埋头苦干。人是铁饭是钢,终究要吃饱才能说其他。

  吃完,结账,两文钱。两钱银子等于二十文。6盖云丢给她五钱。伙计找给她四十八个铜子,好歹有点“家底”。无论在哪里,财富,声望,地位三项。财富都是摆在第一位的。

  伙计问:“这位客官要住店吗?二十文一晚,有热水和早饭。”

  梓箐应道:“你们这里要招伙计吗?我什么都能干,还能治病。”

  伙计笑道:“这位客官说笑了吧,哪有姑娘家能治病的,那都是大夫的事。”

  梓箐不恼,“小哥有所不知,我自小多病,父母给我找了许多大夫,所谓久病成医,于是现在也能给别人治病。以前家中人生病都是我治好的。”反正文家二老都死了,死无对证。正好现在把自己能力说出来,免得以后跟着6盖云,无意间泄露自己实力让对方起疑心。

  伙计仍是不信。旁边掌柜却支着耳朵听这边说话。

  6盖云吃喝一通,放下筷子,说道:“你这小哥,人家说会那就会吧,若是家中有人身体不适,让她一试便知。”他偏头对梓箐说:“看来姑娘已经找到安身之所,用不着6某操心了。不过若是以后想起6某,可随时来找我。”

  梓箐听了这话,终于明白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了,就是那种等着别人巴着上门那种。她做不出来。好吧,这就叫英雄气概,哪那么多拖泥带水?所以还是先为自己有个安身立命之本再说。

  梓箐道谢,掌柜走过来跟6盖云作揖搭讪,很是客套,看样子应该关系不错。

  6盖云说:“听说老祖母身体欠恙。不如让这位文姑娘去看看,也不碍事。”

  掌柜等的就是这句话,有了他搭话引荐,于是就吩咐伙计把之前引到后院去。

  客栈掌柜的娘有风湿痛,常年药罐不离,伙计只是一句笑话,掌柜听到了,然后旁边有6盖云推波助澜,索性就让梓箐去试试。

  都有点看笑话的意思。

  梓箐离开,6盖云自斟自酌吃饱喝足,上楼歇息,不过身为侠客,走到哪都非常惹人眼球,他刚进屋,就有人找来攀关系,都是一些江湖上的恩怨。

  梓箐看到一个神情萎靡的老妇人坐在椅子上,一个丫鬟正在给她揉腿。

  掌柜说:“娘,今天店里来了一位客官,说可以治病,我带她来给您瞧瞧。”

  老人咕哝着,“瞧了好多次,仍旧是每到刮风下雨就会痛,现在好像更甚了。哎……”

  梓箐上前蹲坐旁边,给老人做了全身检查,让人拿了姜汁来,在关节、肌肉、肌腱等处搓热,而后按摩,可以暂时缓解酸胀之痛。

  建议每天早上喝半碗姜汤,晚上用热姜水泡脚小半个时辰,每天多吃鸡蛋牛奶羊奶等等。

  众人见果真有些效果,掌柜觉得反正现在店里就只有一个伙计,再增加一个人手也行。能让老娘少受点罪就行。

  梓箐就这么轻松的在客栈里留下。她没有去操心文家二老尸的问题,那明显就是匪寇作乱,杀人越货,官府肯定会追究,她到时只需要以受害人的身份出场就行。

  第三天,官府传唤,梓箐上堂作证。官府已经查证是匪寇作案,死了七人,除了归隐的文府尹一家外,还有两个匪寇,却是在五里之外的高粱地了现的,现场有激烈打斗痕迹,除了两个匪寇的脚印外,还有女子脚印。

  他们当场让梓箐去比对脚印,大小合适,可是梓箐脚上却没有泥土,加上6盖云作证是在文府尹尸身旁现梓箐的,于是洗脱她的嫌疑,可是抓捕那些匪寇的事情却搁浅下来。

  开堂审理文府尹被杀一案,除了其女儿文英是唯一幸存者,没有任何人证物证,而梓箐也无法画出究竟是谁杀了父母的人画像,这件案子只能当作悬案处理。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肯定是那一带的匪寇做下的案子。官府现在拿他们没办法,捕快一去,他们就往山上跑,等官府的人一撤,就出来作乱,还偏偏打着啥劫富济贫的幌子,让周围的百姓也跟着一起鼓噪。

  所以梓箐没有一直纠结让官府追查到底,反倒让县老爷暗自松了一口气。所谓唇亡齿寒,那些人竟然敢对官员动手,迟早也会对付他们。他们当然想将那些无法无天的匪寇全部剿灭,可就是不行啊。若此时梓箐再一直纠缠不休,要层层上告,他们就会显得很为难。

  罢了,现在与其将力气浪费在没有任何可能的事情上,还不如先让自己站稳脚跟再说。

  什么仇恨都没有生存下去的意义重大。原主在这一点就做的很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