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096章 要强的女人(加更21)
  老奶奶看到自家孙子和黄香一前一后回来,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她也是人老成精了,一看知道这两个年轻人,成了。

  九离非常有职业操守,他完全按照原主的生活模式继续着,而且他表演能力比梓箐还强,做什么像什么。所以没有一个人觉察出了左全胜有什么异样,梓箐跟在他身边学习了很多必要的小常识。

  九离说:“其实每一个人物,若非得以,都不会舍得让别人来过自己的人生。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用自己的超强能力让他的身体变得超乎寻常,让周围人都产生怀疑,惊诧或者畏惧等等其他心思。若是原主拥有如我们一样的手段,他也可以做到许多事情,完全不需要我们。”

  梓箐应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很多时候却不得不用到我们自己的能力。对了,九哥,如果在最危险关头你用了自己能力,想隐藏自己能力,会将那些人都杀了吗?”

  九离转过身,目光平淡的看向夜空,“杀。那种情况没有如果,而是一定会有,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一定有危险,面对危险,一丝一毫的优柔寡断都会给自己带来致命的危险。那不是仁慈,而是对自己生存都不负责任。”

  梓箐站起身与对方站在一起,“九哥,我明白了。”

  梓箐的手被厚实有力的大手握住,紧紧的。

  左全胜开始像往常一样做工,早出晚归,几天后,他像老奶奶和梓箐提出一个建议,将后面的那个小山坡承包下来,种植比较适宜的植物。

  老奶奶当然什么都依孙子的,梓箐一听九哥的提议,立马知道对方要干什么,毫不犹豫表示支持。

  左美儿在一旁弱弱的问道:“哥,那个能赚钱吗?”

  左全胜说道:“这个可说不准。我是看了电视里的报道,种植需要技术,而且即便种植出来也不一定卖得掉。”

  左美儿哦一声就不再搭话。而后梓箐和左全胜开始商量怎样种植一事,左美儿在一旁静静听着。魂不守舍的样子。

  且说左美儿从那天后就没有回去过,孟家刚开始打电话喊左美儿回去,呵斥她连家都不要了吗?工作也不要了吗?那天左美儿竟然破天荒地的说自己现在怀孕,身体不适,需要好好调养身体。愣是没有回去。

  她的婆婆顿时火冒三丈,在孟浩面前挑唆,说“女人回娘家一整天了都不回来,家里事情谁来做,孩子谁来带?明天就星期一上班了,再不回来工作咋办?一个成了家的女人,丁点责任心都没有……”

  孟浩第二天果真来小村,想把自己老婆弄回去。他一向看不起农村,所以只站在村口,大声喊左美儿的名字。弄得全村人都知道左美儿丈夫找来了。都来看这个“白羊狼”女儿的笑话。

  左美儿红肿了眼睛,吸着拖鞋冲了出去,指着孟浩大骂,“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从嫁进你孟家,当牛做马,可曾休息过一天了?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整天伺候完老的伺候小的,你除了到外面去狐朋狗友胡吃海喝打麻将泡夜店,你何曾帮家里挣钱了。”

  孟浩一脸痞样,“当初可是你自己赶着的想要嫁给我的。我都跟你说了我就是那样的人,你说你会爱我,你会一直那么爱我。再说了,左美儿。你去周围好好打听打听,我孟浩虽然经常出去玩,却从没做出啥出格的事情,那些女人送上门我都没要呢,你还想我怎样?”

  “你你……你给我滚……”

  “喂,快把东西收拾起跟我走。这个破地方,坐了半天的车,折腾死我了。还有,那些啥土特产的,我妈说了,那些红苕就少带点,还以为我们家吃不起红苕呢……”

  左美儿气的跳脚,周围人却看的哈哈大笑。原来左美儿在人前吹嘘有个多么了不起的丈夫,多么能干多么顾家,婆婆疼她,丈夫顾着她,孩子又懂事……看来都是假的啊。亏得他们以前还狠狠教育自己的女儿一定要想美儿学习,以后去城里找个好婆家呢。

  没想到这男人竟这怂样,以为自己不去找其他女人就是对女人多么多么的好?整天只知道游手好闲却理所应当的说是因为对方承诺会一直爱他?这话也说得出口?

  左美儿自然没跟着孟浩回去,她连续三天没去上班,已经被公司炒鱿鱼了。公司巴西不得她现在闹出点啥岔子,正好把她开了。

  孟浩悻悻而归,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孟母听到儿子的讲述,顿时气炸开,简直是反了天了,哪个女人不应该顾着自己的家,不疼着自己丈夫的。一点苦累都受不得,她想矫情就矫情,她孟家还不伺候了呢。

  反正现在孙子也有了,房子也是写的她的名字。当初分安置房的时候她就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写小两口的名字,怕女人有异心把房产分了,所以只写的她的名字,如此,媳妇要走,那是分钱都拿不到的。

  在孟母看来,自己儿子现在才三十岁,男人三十一枝花,而且样貌帅气,随便走到哪,都有女孩巴着上来。而且他们现在有房子了,她有退休金,不愁吃喝,这个农村媳妇走了就走了,索性让儿子再娶个城里的,家庭条件好的,有教养的,免得那么不听使唤。

  可是让她很意外的是,一向都很乖顺听话的儿子这次竟然没理她,自个把自己关房间里喝闷酒,睡大觉。孟母想去劝说儿子找个更好的,可是这边大孙子又哭闹起来,伺候小祖宗穿衣服,吃饭,送幼儿园……两三岁的娃,最乖巧也最不省心的年纪。以前她都只是在人前带带孙子,宝贝不得了的样子,其实在家里这一切都是左美儿在做,现在轮到她了,就知道不好做的。关键是她心中实在很宝贝这个孙子,可是她孟家传宗接代的种呢。

  孟家的事情揭过不提,左美儿在短短一天时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都焉了下来,没有以往的精明干劲,眼睛红肿,步履虚浮。这个样子,任谁也看出她不对劲了。未完待续。

  ps: ps:谢谢大家的理解,心里暖暖哒。这个故事中穿插了两个婚姻家庭的故事,一个是白容的,一个是左美儿的,都是辣椒内心的一个祈愿吧。可怜滴玻璃心,辣椒不会告诉你们其实身边就有一个类似的朋友,不过她比左美儿更有能力吧,不过也更……怎么说呢,说善良,但是的确是善良过头了,只是希望一味为了家庭付出的女子,付出,为家庭为孩子付出是肯定的,但是希望有人理解,有人疼爱……嗯,就酱紫。

  爱你们,下个故事换个题材~群抱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