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094章 夜深人静时,泪湿沾巾
  左美儿已经几次跟哥哥诉苦自己在家里怎样辛苦,要照顾婆婆,伺候丈夫,上班,还要带孩子……

  左全胜要照顾年迈奶奶,只能在乡邻里做些散工,顺便照顾田地里的活,一个月累死累活也就几百块钱收入,还不带她隔三差五回来带几只土鸡,红薯,花生黑桃等土产回去,所以左全胜也帮不了她多少。

  其实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结了婚的女人,不管你是向着婆家还是娘家,人家都会有闲话说。向着婆家吧,人家肯定会说,瞧瞧,这就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心都向着外人的。若是向着自己娘家吧,婆家肯定不高兴,人家又会说,这是啥媳妇,连自己家都不顾了,天天还想着娘家,不仅婆婆有怨言,就连有几个丈夫是不介意自己老婆三天两头把家里东西往老丈人家搬的?

  若是哪家媳妇这样做,那个家庭肯定掰,迟早的事。

  都是一个理,女人不好做。一般来说娘都更心疼女儿,有条件的都会备上丰厚嫁妆,比如古代,甚至连锅碗瓢盆,用的凳子被子都要完全置办一套当嫁妆送到婆家,意思就是我女儿所有吃穿用都是自个儿的,不受你婆家的气。由此可见一斑。

  更何况左美儿跟孟浩结婚,当时只有她自己挣的几千块钱…她想从哥哥这里那点去补贴家里用度,…总之,家长里短,越理越乱。

  且说左美儿来了两次,将家里梓箐买给自己儿子的高档玩具奶粉衣服什么的大包小包往自己家里拎,说自己哥哥凭什么帮别人养儿子,这些东西放自己哥哥家里,肯定都是自己哥哥买的,自己为什么不能拿。

  总之,就是看不得别人过得比自己好。她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老陈家的人,所有事情都顾着她陈家,其实这对于她自己和她的家庭来说,都是非常“顾家”的人。婆婆最喜欢这样的媳妇。

  无可厚非,那本来就是她的家,她不向着自己的家,而事事顾着娘家。那样才真容易让家庭出现矛盾。

  所以,梓箐在得知这件事情后,她并不想跟她多计较。

  可是她却不可以污蔑自己是一个一心巴着她哥哥的带着拖油瓶的破鞋!

  这完全就是人格侮辱和人身攻击,是可忍孰不可忍。

  ……

  梓箐并不想跟这个小姑子纠缠下去,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吧。反正在左美儿和她的家人看来,她做的没错。

  梓箐有钱,而且她的确从心底感激左全胜和老奶奶给她的帮助,在她最艰难的近乎绝望的时候,自己在那么糟糕的状态下,对方却没有任何其他心思,没有任何嫌弃,更没有任何诋毁之类,真的难能可贵!

  感激,并不意味着她会像这样的小姑子妥协。

  话不说不明。把一切说开了,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村人其实先前在明里羡慕左全胜找到个富婆,暗地里还是会说他帮别人养儿子的话,而现在……他们现这个左老大还真是有福气,这个女人比那些所谓黄花闺女纯粹多了,坦荡,磊落!

  他们打心底的羡慕左全胜随便在路边上就“捡”了一个这么,这么有心胸有气度的女人。他们也不想想,若是自己看到一个大肚婆衣衫褴褛,又黑又瘦。谁肯搭把手?

  人们纷纷指责左美儿的确做的过了。

  “美儿,”这里喊名后面的‘儿’是话音。一个五六十岁的妇人,双手抱在身前,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美儿。不是婶子我说你,当时你可是没看到,你奶奶那段时间连g都下不了,这院里院外都是香儿收拾的,勤快能干,虽说人家在这里住了些时间。可是帮着把房子起了,这老宽敞的,比村长家也只大不小,你就别横挑鼻子竖挑眼了,你哥哥……”

  “是啊,你也别说那些小三、**的事情,现在这世道,就是笑贫不笑娼……”

  梓箐眼睛一横就瞪了过去,那妇人身体一凌,顿了顿,“再说,一个大肚婆女人,而且还那个样子,谁,谁……不不,黄香,我没那个意思,我我这是话丑理端,大家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梓箐朗声道:“都给我少在那里唧唧歪歪的,什么笑贫不笑娼,自己没本事,羡慕嫉妒恨乃人之常情,我就是有这个本事,大着肚子都能挣钱,又奈何!”

  众人先前其实就知道这个女人性子并不怎么随和,除了买左家老太太和左全胜的面子,其他一个不客气。所以此时看见梓箐飙,都识趣地噤声,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且说左美儿被梓箐说了一通,气焰一下子掉了下去,她感觉自己人生过得真是……

  可是如果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她哭着跑开了。

  梓箐愣了愣,不继续纠缠吗?那些电视剧中不是一般都把这种人都往死里的写自私的吗?其实都是有底线,还是有点良知的,不过是底线高低不同而已。

  这时,老太太拄着拐杖,过来抓着梓箐的手,“香儿啊,就不要离开吧,你看这里房子你都起好了,那钱你都留着你自己花,我让全胜多打工,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母子的。我们是打心底喜欢小宝,忒让心心疼哦……”

  老太太这么说了,其他人都纷纷来劝她,不要离开。

  梓箐说:“我再考虑一下。”

  当天晚上,左美儿没有立即回城里,因为现在房子宽敞了,一切家具都布置的妥妥的,随时来几个客人都能住下。

  下午的事情,她其实心情很郁闷,她知道那个女人说的很对。她的话就像是亲眼看到她每天过的生活一样,有种被戳破的羞愤,更有一种“终于被人理解”的辛酸,为什么不是他看到自己的辛苦付出和劳碌,却是从另一个女人口里说出来?

  辛苦,劳碌,劳心劳力,可是没有人理解。回家就是听婆婆说某某人家媳妇忤逆婆婆,某某人又做了啥事,冬季长李家短。而丈夫有时回来的早就在沙上躺着看电视,玩手机,压根就不去帮着做饭。自己每天下班回来歇都不带歇一下的,就要忙着弄一家人的饭食,弄好了,喊丈夫把饭菜端桌上,婆婆都会说怎么能随便咋呼男人做事情之类的。饭做好后她还不能立马吃饭,必须把两岁多的儿子喂饱了自己才能吃,轮到自己的时候已经是残羹剩渣,好嘛有点剩菜,否则就只能将菜汤倒碗里搅拌一番囫囵的吃下肚,然后开始收拾碗筷,而此时的丈夫和婆婆要么看电视和去外面跳广场舞,要么就是去打麻将和跳广场舞……

  泪,无声的滚滚滑落,浸湿枕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