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090章 对手(加更17)
  即将临盆,梓箐购买了许多月子里用的衣物,婴儿尿片,奶瓶,奶粉等等,将一切安排妥当,等着生产。

  女人生孩子就如同在鬼门关过一道,以前更甚,现在医学技术达了,可仍旧难免意外生。最终是这几个月狠补,胎儿育很快,很难顺产。她当然是不可能在这里生产,而是去医院,一切才有保障。

  母子平安,一切顺利。

  四天后出院,梓箐回到小村,过了平生第一次“月子”生活。各种忌讳实在繁琐之极,不过其中有些还是很有道理的,过程就不一一赘述了。不过越是讲究,其实也证明左家人的确对她很上心,因为她坐月子的四十天除了上厕所,就没下过bsp; 梓箐出了月子,亲自包专车去省城,又买了足够吃一年的奶粉,玩具等一切对孩子有用的东西回来,堆满几间屋子。顺便也给老奶奶和左全胜买了几套衣服和营养品,她打算让左全胜帮忙照看一段时间。毕竟带着一个婴儿到处走不是个事。

  左全胜问梓箐:“你要到哪里去?我能帮上忙不?”

  梓箐说:“你已经在帮我大忙了,如果不是你当时帮我一把,如果不是你和奶奶收留我,如果不是你们照顾我坐月子,现在还帮我带着孩子……我什么都做不了。你是好人,哪个女人能找到你这样的丈夫,那一定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左全胜脸一下子红了,手抓抓脑袋,结结巴巴的:“那,那个……你,我……”

  梓箐被对方样子逗笑了,她其实也算是尝过心动感觉的女人,哪里看不出对方对“自己”有意思?包括对孩子,可以称之为视如己出吧。她现在是黄香的身份,所以对方有意思的是黄香,而不是梓箐。梓箐是绝不可能动心动情。她只是感动感慨而已。

  梓箐现在还有事情做,再则……她并不确信原主“曾经沧海”后,是否还会对这样一个很普通的,普通的掉渣的小村小伙感兴趣。好吧。人家才不小呢,都三十有二了,上有八十多岁老奶奶,破房烂屋,连几千块钱的彩礼都拿不出来。管你有再好的心性,谁看得到呢?更何况黄香曾经受到过那么重的伤害。

  且说梓箐将孩子交给左全胜带着,自己收拾一番后直接前去xx市。

  胎儿在肚子里的时候,梓箐就每天都运转灵心诀,孩子获益不小,相比其他孩子更安静更有灵性,不吵夜,不赖尿,很好带。

  ……人海茫茫车流如织,偌大的城市中想要找一个人其实是很困难的事情。

  梓箐的神之眼只看到跟原主相关的剧情。而对于杜若薰她的具体生活方式习性就不可能知道。当然以后随着宇宙立方的力量越加强大,这些信息她也可以用一定代价通过神之眼获得,但是现在她还没有这样的实力。

  一切事情的起源都是林峰,梓箐打算还是从他着手算了。

  外部人员永远只能看到这些高楼林立下的壮观,所谓的几团总裁,高层,在他们眼里绝对是神秘而高大上的存在,即便是一个公司里,能跟总裁接触的,绝大部分情况也只有那些部门总管的高层决策者们。

  若是哪天即便总裁出现在你面前。你也不一定认识。

  可怜,原主除了知道林峰是林氏风云集团二公子,以及他们住的那栋别墅外,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

  梓箐身上带的是假身份证。当初原主被杜若薰的人弄到那个地方,是一无所有,她所有的一切……恐怕早就被当垃圾丢了吧。

  梓箐深吸两口气,平复下心情,去离那个别墅区比较近的地方找个宾馆住了下来。

  先前在左全胜家生孩子,调养了几个月。身体基本上恢复,加上她刻意注意饮食调理,没有落下病根,重新恢复曾经的姿容,再加上梓箐恬静气质,比原主更多了几分韵味。

  买了化妆品,衣裳,精心打扮一番,拎着包,直接进入别墅,门卫喊住她,梓箐直接拿出身份证……其实就是身份证是假的,上面的信息却是真的,他们当然记得她曾经在里面住过,不过,听说几个月前出了一件事情……罢了,那些富人们的闹剧他们不懂,他们认得梓箐,就放她进去了。

  梓箐记得好像里面一直有个女佣打理,想了想,按响门铃。

  女佣看到梓箐,如见鬼魅,双手在面前一个劲摆手,说那些事情都跟她没关系。梓箐当然不会跟一个下人去计较,当初原主被嫌弃,她的确站在旁边冷眼旁观,可是身为下人,除了旁观她还能做什么?所以她一点都不怪她。

  进了别墅,女佣连忙去给林峰打电话。

  林峰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

  现在他好不容易取得若薰谅解,两家人好不容易就要联姻,所有一切都是他的。他在杜若薰的潜移默化教导下意识到,只有她才能成为他的贵人,而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乡下野丫头。男人还是事业为重。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跟她有过一次后就深深迷恋上了杜若薰,那种**滋味绝对不是那个青涩黄香能给他的,所以,不管是从那个方面,他都彻底放弃黄香,转而攻克杜若薰。

  可是杜若薰对他却若即若离的,让他很是烦躁,前两天去了老地方找点乐子,他惊恐现自己竟然对其她女人提不起性趣来!最恐惧的是他现任由自己心中渴望的很,可是下面总是无法站起来。

  他正想着怎样跟杜若薰谈谈,就听到女佣的电话,这个时候怎能让这个女人打扰自己的好事呢?

  他在电话里吼,让女佣把那个女人赶出去。想随便让个女佣把她赶出去?当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林峰顾不上其他日程安排,急冲冲的回来了。

  进门就朝梓箐大喊大叫。“你给我滚,当初自己犯贱去勾引不三不四的人,现在还回来干什么?你难道又想说坏怀了我的孩子?做梦,滚——”

  梓箐看对方样子,恐怕他对杜若薰让人把自己弄到那个地方去的事情并不知情,虽然不是他做下的,却也凉薄至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