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065章 有段“空白”的线索
  梓箐跟皇后行了屈膝礼,然后上前拉着对方的手走到g边坐下,“看来我今天这个梦做的太真实了,平时看到皇后肯定要下跪什么的,今天难道有机会进入我梦中,不如多坐一会……”

  这些话任谁听来都是胡搅蛮缠,都是瞎说。

  可是有皇后的默许纵容,其他人能怎样?难道还想成为下一个椋嬷嬷?

  “你闹够了?”皇后声音清冷。

  梓箐说:“谢谢你刚才的成全。”她当然知道自己到现在都没有被惩罚都是这个皇后的纵容之功。其实她在闹的时候也是用眼角余光看着皇后的神色的,澳门赌博网站:不然也不敢那么胆大。

  皇后顿了顿,她的眼睛也是很毒辣的,看人很准,她已经完全可以确信,面前这个女子和普通女子不一样——对方是绝对不会跟自己抢男人的,而且,她眼中也没有对财富和权势的**。所以,她觉得自己这一趟来对了,她已经决定将这个女人拉入自己的阵营。

  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对自己有用,她就不会放过。

  赫兰猜对了,梓箐的确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她只想弄清楚那片“空白”的线索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后说:“已经撤销对你的禁足令了,不过你的位份,我像皇上求求情,看能不能行。”

  梓箐不说话,因为刚才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原主记忆中,貌似这个皇后听说皇帝驾崩了,竟然殉情了。

  对于后宫中的女人来说,只要熬到皇后位置,皇帝一死,自己就是太后,在后宫她就是老大,甚至连登基的皇帝做什么重大决定的时候都要征求她的意见,若是有点野心。垂帘听政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她竟然在那中时候殉情?

  说明她对皇帝是真爱啊!

  真爱,所以……想到这里,梓箐突然问道:“皇上……最近还好吗?”

  皇后刚刚还在想这个女人不会跟自己抢男人的,还想拉拢呢。怎么现在就问皇上好不好了。眉头微不可察轻蹙,旋即展开,应道:“我知道你有些与众不同,所以我待你也会与众不同。都是明白人,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母仪天下,你怎么看待都无所谓。现在有一条我们是共同的……”皇后在她手心写了两个字,太后。

  赫兰生性谨慎,不过她觉得梓箐这个棋子完全可以用一用。不管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要能帮自己牵住太后就行。你我的平辈相称又怎样,什么辈分尊卑,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只要能笼络人心就行。

  皇后站起身,道:“皇上……他忙于政务。”

  梓箐下意识追问了一句:“皇上一直都是这样的吗?”话出口觉得不妥,可是改口已经来不及了,眼巴巴地看着皇后。

  皇后只是咧嘴神秘一笑。折身走了。

  梓箐再次将自己摔在g上,哎,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累啊。她脑海中始终会想着皇后那神秘莫测的笑意,心中很是郁闷。

  这时,袁婶从垂帘后面走了出来,对梓箐说道:“你想知道皇上为什么这么对你?所以问皇后是不是因为对方像我们一样,是穿越而来的?”

  一针见血。

  梓箐应道:“是啊,即便他也是穿越而来的,可,可是我什么也没做啊。这一点亦柔是可以作证的。”

  亦柔说:“嗯,其实小姐一直都表现的很好……呃,我我是在先前那一两个月根本没露出什么破绽,在宫中也没有得罪什么人。至于皇帝,更是连面都没见过。”

  袁婶,“先前擢升娘娘为月仪可以说是仗娘家的光,后来贬为贵人是因为得罪了太后,一切都说的过去,所以娘娘是怎么会以为皇帝……”袁婶说到这里。眼睛看向梓箐。

  梓箐叹口气,其实她现在并没有将自己穿越的事情说完。只说了自己也是像她们一样穿越进入这个身体而已。

  看来自己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袁婶,想了想,挑挑拣拣的说道:“呵,什么都瞒不过袁婶啊,其实,我是知道原主的一生,知道她会被关进这个月熙宫,最后在这里面孤苦终老,从没见过皇帝的面,更遑论宠幸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开始就要护住那些财物的原因。”

  简单两句话,亦柔哦了一声,袁婶则低下头开始思考起来。过了一会,抬头看向梓箐,说道:“娘娘,或许你猜的没错,这个皇帝和我们一样,并非原装。”

  梓箐哦了一声,“怎讲?”

  袁婶说道:“穿越和穿越有所不同,我和亦柔一个是穿越到刚死之人身上,一个是意志力薄弱的人身上,而你则是强行穿越。我听亦柔说你性情微微变化的那段时间原主并没有任何不妥……”说到这里,她下意识看了梓箐一眼。而后继续道:“而你穿越后竟然知道原主的说有生平,所以,我想那个皇帝应该和你一样,也是穿越来的,同时还具有了原主生平记忆……而那段记忆……”

  袁婶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意味深长的看着梓箐。

  梓箐郁闷了,你想到什么倒是说出来啊,真会吊人胃口,急了:“哎呀,你倒是说啊,那段记忆怎么了?”

  袁婶说:“那段记忆应该是对你及其不好的记忆。”

  梓箐眉头皱起,“不可能啊,我在原主的记忆中从没找到过她跟皇帝有任何交集,即便是有,也只有那一次,月希应招去侍寝,可是月希才刚刚解开他的腰带,就被呵斥开,然后让其她宫女去服侍他沐浴更衣,而后她就被原封不动的退回来,直接从一个月仪将为贵人。这一次,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没有召我去侍寝,可是我却得罪了太后,仍旧被贬为贵人。你不会觉得皇帝会因为没有帮他解腰带所以就怀恨在心吧?”

  袁婶眉头紧皱,嘴唇蠕动,用她自己才能听到的一种声音辅助她的极其快的思维。

  良久,袁婶眼睛猛地睁开,叫道:“我明白了,你和皇帝只见的空白线索是什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