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016章 神鬼共存的世界
  土地婆婆站在原地,胖乎乎的手指来回掐算了几轮,越算眉头皱的越紧,最后她发现自己竟然算不出这个鬼魂的前尘和未来,莫非她是一个有大运数的鬼?

  无数世的历练,他们更加懂得什么才叫做顺应天道。神职榜上各路神祗来来去去,换了不知道多少茬,可是他们始终占据一席之地。不是说他们比别人更厉害,而是懂得顺应天道,并且也足够的豁达开朗。用句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足够的圆滑世故。

  他们算到自己不久就会有一场机缘,恰好梓箐的出现,他们以为面前这个小鬼就是……

  土地婆婆想了想,最后还是邀请梓箐到她们的住所去。

  眼睛一眨,梓箐感觉自己进入到另一个空间。

  这莫非就是那个石龛里的世界?是土地神的府邸?……呃,府邸?梓箐心中腹诽一下,这就是一间跟寻常百姓家的那种茅草棚差不多。周围的墙壁破破烂烂的,屋子中央放着一张四方桌,两张凳子,全是石头做的。靠屋角有两个蒲团,另外一个角放着一口箱子。

  土地公公正开箱子,突然啊地大叫起来,“啊,不好了老婆子,老鼠把我们的蜡快偷吃完了。”

  土地婆婆连忙跑了过去,连连跺脚,哎哟,这可怎么办呢,难道天意如此?

  土地婆婆手上拿着只剩下一根竹签的红蜡,上面只留了一点红色的印记,她转过身,看着梓箐,说道:“小姑娘,真是对不住了,我,我们在这里的缘份已近,我们必须的走了。”

  梓箐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会这样?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并不紧紧因为红蜡被老鼠啃了。而是因为……红蜡没有了。

  而他们说的缘份尽了,莫非是有什么誓愿?

  想到这里,梓箐神情也郑重起来,问道:“土地公公。土地婆婆,恳请告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们看到这红蜡被老鼠啃了就要离开?”

  两人相视一眼,拉着梓箐在桌旁坐下。土地婆婆身上往地上一指,一个石凳出现,三人落座。

  土地公公说道:“其实我们是神职榜上的神祗。我们说。既然被世人封位神明,就应该解救这世上疾苦,于是就打赌,下到凡间,想帮助那些凡人。不过我们成为土地神,也会收到土地神的各种约束。那就是我们的权限只有这一个山头的范围,只有在这个山头范围内的祈愿我们才能接收的到并且受理。而且我们所救的人是不会违反天地道义的。也就是说如果那是必死之人,我们去救了,就会折我们的法术。我们生活一切所得都必须是别人供奉而来,澳门赌博网站:如果没有供奉。我们就……”

  土地婆婆接着说:“所以,我们就立下誓言,若是我们在人间混的连最后一根蜡都没有,我们就输了,就必须回到神榜接受处罚。”

  梓箐听了,心中很是触动。不为别的,就为他们这份帮扶苦难的心,就值得人敬仰。

  下意识的问道:“处罚?为什么要处罚?会怎么样?”

  “每个神都有一个神位,必须在自己的神位上,擅离职守。就会被打回原形……”土地婆婆说道。他们在这里有几百年了吧,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听他们说呢。现在如果再不说出来,恐怕几十年后就没人知道他们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来过了。

  梓箐一把住过那个竹签,说道:“你们看。这上面的红蜡还没有被啃完,还有红色的,所以……你们现在还没有输”

  梓箐也知道这是强词夺理,不过想到这么慈爱的两个老人就要被所谓的神榜惩罚,变回原形,心中就很难受。不管怎样。总的要争取一下才会心安的。更何况自己现在也不知道任务着手点呢,索性走一步算一步。

  事实证明,想要当一个做实事的神仙比一个只是挂名的闲散神仙更不好当。

  土地公公土地婆婆帮梓箐在土地神龛旁边开辟了一个洞府,让她住里面。反正这就是一个神鬼共存的世界,只要没有干什么违背天道的事情,只要不是那种特别自视清高愤世嫉俗的人,其实都能够和平相处。

  梓箐现在每天晚上都在外面吸收月之精华,遇到没有月亮的情况下,就跟两个老人聊聊天,了解这个世界的风俗人情之类。两老都像是老小孩一样,有对生活斤斤计较的小气,也有憨厚淳朴的真挚,梓箐感觉跟他们在一起生活很开心。

  不过每天梓箐都能感应到从那个地宫中传来的“召唤”,那是这个鬼魂的尸骨的召唤。梓箐想,等自己实力足够强大了,可以搬动物品的时候,就会地宫中将原主的尸骨搬出来,找个地方买了。入土为安。

  土地公公土地婆婆很喜欢下棋,在空闲的时候就会摆上一个棋盘,两人对弈,有时下的忘乎所以,几天几夜入定了一般,有时又会像小孩子般彼此争论不休。

  呵,神仙眷侣,他们可能都生活了不知多少千年万年,感情却如此真挚弥新,真真是羡煞旁人呀。

  就像土地婆婆说的那样,这片山野很少有人会来祈愿,最多有一些小动物从这里经过。比如那些连红蜡都要偷吃的老鼠。

  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从来不会杀生,就连偷吃他们贡品的老鼠,他们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在房间里上蹿下跳一阵就过了,而不会真正对老鼠怎样。

  梓箐很欣赏他们的豁达,但是绝不会对刻意伤害自己的人还那么宽宥的。

  半个月过去,竟没一个人前来祈愿,就连到山上砍柴的樵夫,也是远远避开这里。

  那根竹签上的红蜡都快要完全被时间消磨光了,梓箐心急如焚,而两老却显得很豁达,天意,他们经历的比梓箐长久的多,所以对这一切都看的很淡,该怎样就怎样。

  梓箐想,这样等下去不行,只能主动出击了。

  土地婆婆睁着圆圆的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梓箐,很惊异的问道:“小姑娘,你真的要到人间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