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010章 距离
  50级是一个分水岭,意味着自己终于迈入高级玩家的行列了

  所以属性值面板也变了样,没有以前的繁复,只有最重要的几项:等级,生命值,精神力,智力……还有一个称号。

  而其他例如根骨,天赋,幸运值等等已经被划拉到第二层属性值上去了。

  也可以理解为,对于玩家来说,这几项属性值才是最重要的。

  称号?这称号是怎么来的?貌似在任务中的时候并没有做什么很特别的事情啊,也没有接受到系统的特别的提示音。

  平衡者?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先前系统说的,就是让整个世界趋向平衡的那种?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使命?让整个世界平衡平稳地发展?

  梓箐思索一通无果,感觉脑袋还是昏沉混乱,感觉自己还是很难集中精神,捏捏眉心,一挥手,将这些东西全都收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空落落的客厅,干净的让人发慌。梓箐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对劲,她想,这可能是自己连续几次任务留下的后遗症。

  其实仔细想想,梓箐真的觉得自己跟其他人比起来真的好平凡,不管是成为玩家之前还是身为一个玩家,她都是平凡的。

  平凡的资质,平凡的经历,平凡的思想……而且,这一路走来,因为自己并没有任何出众出彩之处,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所以也没有人帮助她……哪怕丁点的好意,她都会感动的不得了,然后心心念念的想着报答。

  现在,终于有了一点点基础了,所以,不知不觉中,她认识了很多其他玩家。大家也渐渐注意到她的存在,可并不是一开始就觉得她好特别好欣赏之类的。而是观察,观察再观察……从那次避难所的试炼之后,再加上贾靓儿的关系,她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甚至包括九离。

  梓箐对此非常理解。即便是自己,若是真想找个伙伴的话,她也会观察观察再观察,甚至还有试探,最后才会出手。

  梓箐很感激九离的垂青。很感激很感激,这份感激甚至将心中的那份刚刚升起的情意都掩盖过去了。

  想着想着,梓箐团在沙发里面睡着了。

  ……遥远的异域,灵虚感觉心中有牵扯的感觉,他感觉的到她的叹息和遗憾。他不明白什么叫爱,但是却知道心中那个无论时间空间都无法阻隔的牵绊。他喜欢那种默契和温馨。她告诉他,那是他永远的家。

  看着她慵懒地圈在沙发里,顺直的秀发随意披撒脑后,双手捧着茶杯,整个人沉浸在氤氲的茶气中思索着思索着……

  有种家的味道。有种叫依恋和庇护的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压制多久,但是至少现在,在她正是晋升为高级玩家之前,在她正是拥有了自己的社区和事务所之前,他必须将这一切压制住。机械灵魂的存在很脆弱,但是一旦存在了,就无比强大。随便一个机械灵魂丢进一个世界中,就足矣将其搅得天翻地覆。

  只是,他也知道这不长久之计,他在想办法。伴随着自己传承记忆的解封。还有一段来自远古的残破的记忆,或许有解决之道,只不过,这一切都需要一个人去完成。

  突然。一则玄奥的波动这灵魂深处轻颤。

  平衡者?竟然是平衡者?没想到她最后竟然能得到这样的称号?

  其实这个世界不是说有多大的实力就能够绝对的统治,澳门赌博网站:而是有能力将所有的力量做一个平衡,只有平衡,才能彼此先干无数,才能维持和发展下去。

  那些大能者们都知道这个“秘密”,他们都在努力。努力做一个各方势力的平衡者,而自己则理所当然地站在权利的制高点。只可惜,平衡者不是那么好获得的。最多只能算一个伪平衡者。

  灵虚曾经想过主人会得到什么样的成就,比如“维护者”“希望守护者”之类,可是他从没想过,她竟然做到了“平衡”

  莫非这就是天意?

  灵虚望向虚空,喃喃自语。

  他感觉自己终于看到了希望。

  不过,如果她真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以后恐怕更加艰难了。

  而且现在只是起步,也不知道她能不能一直坚持自己不偏不倚的信仰。

  他心中是坚信的,主人,你一定行的

  ……

  小柯从农场中出来,看到梓箐像小猫一样所在沙发角落里,单薄的身体蜷缩成一团。这是潜意识的没有安全感的反应,她轻轻为小箐箐盖上一张薄毯,然后飞到梓箐怀中,依偎在对方是手臂窝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

  原本是想小息缓解身心的疲累,可是顷刻间,梓箐就陷入一个长长的梦中。

  一个单薄的人影在贫瘠的旷野上孤独行走着,狂风呼啸,吹乱头发,撩动衣袖,卷起黄沙迷蒙双眼。一棵枯藤老树出现在视线中,她感觉到心中得到了某种慰籍,她走上前,靠着干枯的树身做了短暂停留。纤指触摸粗糙风干的树干,竟感受到里面苍劲有力的生命的搏动。

  一个声音告诉她,我好渴……她看看自己水囊中所剩无几的清水,看看漫漫前方,水……

  感谢你曾给我那一刻依靠,她将水囊中的水缓缓倒了一缕出来。

  清冽冽的水顷刻间就被黄沙吞没,她苦笑,这是她能做的最大限度了。抬步继续前行,她不知道的是,身后一条充满生机的绿茵之路铺满她所走过的地方。

  梓箐感觉到揪心的痛,捂着胸口,猛地醒了过来。发现泪湿沾襟。

  ……九离站在门外焦急地等待着,不过面色却显得很平静。

  那个任务他已经在里面挣扎了许久了,每次在里面都要耗上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最多只能打进一点点进度而已。

  那个封印太过厉害,除非真正找到那个点将其解开,就只有用强力破解了。以他现在的进度,恐怕还需要一两个纪元才行……

  没想到,就是刹那间的心灵感应,冥冥中就开启了封印。就像第一次相遇的任务中一样,自己也是被困了那么久,只有她一来就完成了任务。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缘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