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八十一章 怪了(加更18)
  梓箐手法奇快,一把扣住云老爷的肩关节,咔嚓两声,直接将两只手臂给卸了下来。

  不过他的嘴巴还紧紧咬住那丫鬟的手臂,如果强行拖拽开的话肯定要撕下一块肉来。梓箐抓住云老爷的下颚,手上用力,直接将下颚骨给卸了下来。咬着丫鬟的嘴巴一松,丫鬟啊地尖叫着跑了。

  梓箐偏头对众人喊道:“拦住她,不要让她跑了。”

  人们还没从刚才的惊魂一刻恢复过来,听到梓箐的喊声,下意识地去拦丫鬟。老爷子他们不敢动,这个丫鬟却可以制服。

  云老爷失去反抗力,兀自在床上扭曲挣扎着,喉咙里发出嚯嚯的声音。眼睛瞪着梓箐,白色的眼球不满血丝,快要滴血一般。

  他行为怪异,可是他的眼神…在一片混沌中接触到梓箐的眼神时,突然闪过一丝清明…梓箐竟然从对方眼神里看出乞求?

  这不是自己在做梦吧?曾经那么一个威严刚直,站在族长的高位上,从来只用鼻孔看人的人,竟然会用这种眼神来看她?

  这一刻,梓箐感受到了极大的满足。就是那种曾经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人,貌似连看你一眼都是你莫大荣幸那种,突然一天,他用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充满乞求地望着你……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梓箐感叹身负武术的好处,就像现在,若非有点手段,连病患的身都近不了,谈何诊治?

  她粗略检查一遍,眉头皱起。一扫刚才的快意。

  这个病症的确很罕见,即便以她的见识也不能完全确诊具体原因。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老爷子得的不是病,而是蛊。

  梓箐心中很是纳闷,为什么这几个任务接连遇到跟蛊有关的事情。

  而且一个比一个怪异。

  梓箐退出房门,云老爷子的手臂先让他吊着,免得暴起伤人。

  堂屋里。梓箐神情严肃,“如果你们不说实话的话,那么抱歉,这个病我是不会治的。”

  这时。老太夫人拄着拐杖走了进来,众人纷纷起身问好。

  老太夫人带着翡翠抹额,脸色铁青,神情威严地杵着拐杖,咚咚咚地径直走到上位。

  她眼睛瞟了一眼梓箐。后者其实还想站起来问声好的,毕竟尊老爱幼是美德嘛。不过看对方这威严的样子,就好像别人理所应当给她矮身下跪一样……算了,梓箐最讨厌这种倚老卖老的人了。更何况自己现在跟云家半文钱关系都没有,没必要去讨好不是。

  老太夫人哼了一声,众人都显得很尴尬。

  “真是没有教养,跟那个不守妇道的贱妇一样。即便是想回我云家,我也不稀罕”

  梓箐本来是在问老太爷为何得病的,没想到这老太夫人一来,就端着这架子……这还能愉快地谈话么?

  梓箐哼了一声。“贱人就是矫情,一个糟老婆子,自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呢。既然这里没人需要看病,我的时间宝贵的很,没时间跟这些无聊的人瞎墨迹了”说吧站起身就要走。

  “站住”老太夫人爆呵一声,中气十足,煞气弥漫,众人惊惧当场。

  梓箐心中一突,一种奇怪的感觉冒了出来。

  “你以为这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来人啊,将这个丧门辱德的贱人给拉下去。打断双腿,挑断手脚筋,丢入猪圈里,让她跟畜生一起自身自灭……”

  轰隆。就好像是一个被冰封起来的记忆被突然打开了一样。

  是呀,原主曾经是做的不对,是该受到惩罚,沉塘都不为过。可是为什么不去沉塘反而是受那样的折辱呢?

  原来自己进入任务时,感应到所有人都在自己身上施暴,澳门赌博网站:唯独没感应到这个死老婆子的。感情她才是造成自己断脚毁容的罪魁祸首啊。

  只是……说不通啊。她是原主的祖母,云之静是她的亲亲孙女啊,她为什么会下那样的黑手?

  老太夫人喊完话,外面立马冲进来四五个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抡起手就朝梓箐抓来……梓箐一看,乖乖,竟然是练家子?

  自己也不能藏拙了,唰地亮出银针,钉住几人命门,顷刻间咚咚咚的栽倒在地。

  呼

  脑后一股劲风袭来,梓箐一矮身,右脚顺势朝后一扫,噗通,老太夫人摔倒。

  啊

  “娘”

  “老太夫人”

  顿时整个屋子乱成一团。

  这下子,梓箐可真成了这里的罪人了。怎么能跟老人动手呢?更何况,还是她的亲亲祖母呢

  梓箐感觉脑袋里嘤嗡一阵,就好像有无数的声音在耳边叫着嚎着哭着,无数怨恨愤怒的情绪包裹着她。

  不对劲,越来越不对劲,梓箐看着周围人赤红的眼睛,若是留在这里恐怕会闹出人命来的。

  就算是自己跟县太爷有交情,就算是跟八王府也攀上关系了,可是人命关天,现实中又不是说书,想杀就杀。

  三十六计走为上。

  梓箐要离开还没人能难住她,冲开众人,跑出云家。被风一吹,梓箐感觉脑袋清醒了一点,甩甩脑袋,她并没有直接跑回李庄,而是在离云家不远的山岗上歇了下来。

  她此时还没有被突然冒起来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弄迷糊,她还能分得清轻重缓急。

  当老太夫人一出来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后来的事情更是出乎她的预料。还有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各种声音……就好像那一切都是针对自己的一个圈套一样。

  梓箐之所以没有直接跑回李庄,就是怕云家的人冲去找自己麻烦。如此自己反倒连累了李氏。索性在途中停下,一方面让自己冷静冷静,另一方面就是要随时戒备云家。

  她看着山脚下那条路,过去好久,云家人都没有追来。

  梓箐寻了一个僻静所在,开始盘坐调息,将一部分精神力外放随时戒备周围环境。而另一半精神力则开始跟云之静沟通。

  没想到一直都想将自己赶出她身体的云之静竟然安安静静地缩在角落,对梓箐的询问理都不理。

  这倒奇怪了,以前不是对自己各种嫌恶羞辱痛恨,恨不得自己立马离开她的身体吗?怎么现在……变得安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