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六十三章 装
  梓箐喉咙里发出嚯嚯的声音,就像是有痰堵着,进不去出不来的压抑窒息。

  云之梦秀丽的眉头轻轻皱了皱,屈指掩蔽,轻轻抽噎着以掩饰刚才不小心表露出的心中畅快和嫌恶。

  是了,g上这个可恶的女人已经没有任何生机,现在这样躺着不过是生存的最后折磨而已,这样也好,这是她活该的。自己只想好好过一次人生,是她偏偏处处跟自己作对,自己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她心中只有为母亲和自己原主复仇的快感,一点负疚都没有。

  云之梦在梓箐耳畔轻唤两声,除了得到两声艰涩的嚯嚯声,什么都没有。

  她站起身,手绢揩揩眼角,吸吸鼻子,眼眶鼻头都红红的,带着重重的鼻音对李氏说道:“娘,姐姐这段时间一直都没起来过吗?请大夫来看病没有啊?”

  李氏差点就要脱口而出,静儿现在已经可以起床走路了……旋即想到刚才女儿神情凝重的样子,眼眶一热,眼泪就滚落出来,撇过头,“起来,还能怎么起来,身上骨头都打断了几根,脚筋也被挑断了……还怎么起来,大夫说……去请大夫,人家都不愿意来了……”

  云之梦抽噎着,“娘,你不要难过,小梦也是您的女儿,小梦以后一定会像姐姐一样侍奉你的……”

  刹那间,李氏感觉心中有什么纠结着。自始至终,小梦表现的都是那么乖巧懂事,让人心生怜爱,就像刚才,说的话无懈可击,让人心中熨帖。她差点就想将事情真相说出来,甚至还想说一些祝福她的话,嘱咐她以后入宫了一定要低调要隐忍,自己照顾好自己之类的……

  可是话到嘴边,她硬生生忍了下去。索性撇过头哭去了。

  云之焕是云家大少爷,是云蒙生第一个妻子所生。李氏虽然也是正室,可却是继室,在他看来是她顶替了自己母亲的地位。所以他对李氏一向不喜。现在李氏势落,他更是显得格外高傲,趾高气昂。

  云之焕说道:“对了,你和那个丢人现眼的贱坯缩在这里可能有所不知,现在你已经不是我云家的人了。我父亲已经给你写了休书。他念在十多年的夫妻情分上不忍心现在告诉你,但是既然今天在这里,就顺便跟你说明白。所以家中一切用度你也没资格再使用了,这个偏院,我不想给这么肮脏的人住……你还是另找住处吧……”

  此时,饶是再好的涵养恐怕也要忍不住了。

  李氏身体剧烈颤抖着,她惊恐的不可置信地盯着云之焕。她知道对方一直都看不起她,可可是……这不仅关系到自己一个人,还有自己女儿,不在这里住了。到哪里去住?而且现在要照顾女儿,她根本抽不出时间去做工,比如帮别人洗衣缝补什么的。这,这不是要将她们逼上绝路嘛。

  李氏变得歇斯底里,“不,不可能,离开这里我和静儿怎么办?啊?蒙生不会这么对我的……”

  云之焕冷笑,“我说大婶子,你就省省吧,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德行。生出那么不知廉耻的女儿。尤其女必有其母,我爹没有直接将你家法处置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还想怎样?他没有来跟你说就是还顾及你们的情分,既然你如此泯顽不灵。现在就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来人啊,将这个屋子里的腌臜全部给我丢出去”

  几个家丁小厮捂着鼻子就要来抓梓箐,李氏连忙扑到梓箐身上,嘶声力竭地叫着:“不,不要。不要动我女儿……她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求求你们行行好,不要再折磨她了,她现在已经很可怜了,她一句遭报应了……”

  整个屋子里闹得乌烟瘴气,一团糟。

  “住手”

  一声威严的呵斥声从门外传来。

  众人停下动作。

  “爹”“爹”

  “蒙生”

  “老爷”

  “都在做什么?真是反了天了。”云蒙生背着手走进房门,视线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床上,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之色。

  云蒙生对李氏说道:“秀娘,我知道你心中难过,不过这……为了小梦的身份,我不可能让她以庶女的身份入宫。而你现在……我希望你能理解。”

  李氏有些神经质地摇着头,“不,不要这样,蒙生,我们曾经有的海誓山盟呢,你说过此生不离不弃的,难道你忘了……”

  “秀娘,往事休提。”云蒙生带着些愠怒。“她现在那个样子都是你骄纵的结果,你还好意思跟我说,我云家的脸面都被她给丢光了若不是她丫鬟说出来,恐怕外人都知道了,若不是老爷子当机立断,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呢。你现在还跟我说什么海誓山盟?秀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那么幼稚好不好。”

  李氏虽然性格坚强,但是她对云蒙生还是有感情的,她在等他照顾,等他帮助,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呵,她悲哀的想到,其实从当初自己坐月子的时候,因为不能同房,所以他就去外面纳回一个小妾开始,她其实就应该知道,男子无长情。只可惜,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她宁愿相信对方是因为自己没有生出儿子而去外面找女人,也不愿相信对方是因为本性风流凉薄而找其他女人的。

  李氏只是哭着,她现在还能说什么呢。

  这一切看似都是因为静儿所起,可是对于这样的结果,即便没有静儿,恐怕她的境遇也好不了多少。年老色衰,色衰而爱弛,女人终究逃不过这一遭遇的。所以女人大多拼命的想生个儿子,母凭子贵,只有儿子才能稳固自己的地位,才能让自己即便是没有丈夫的疼爱后,还能在这深宅中不被欺负……

  只可惜,她只生了一个女儿,还是这样一个丧门辱德的……

  云蒙生叹口气,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他喜欢的是女人的妖娆和笑靥如花。

  他厌恶女人的哭哭啼啼,他来可不是看她的邋遢和哭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