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三十五章 所谓的腹黑和冷血
  叶枫眼巴巴地看着那滴血……心中默念,吸收,吸收……

  可是直到叶枫的眼珠子都快落到炉子上了,那滴粘稠的乌红色的血液只在炉子上缓缓滑过,丝毫没有被吸收的痕迹,直到最后慢慢干涸凝固。

  怎么没有被吸收?怎么会呢?自己完全按照剧情中去寻找的炉子……他下意识地再次审视手中的炉子,翻来覆去看了个遍,没错,跟原剧情中描述的一模一样。绝对就是男主叶枫的那个先天灵宝

  可是为什么落到自己手里就不对劲了呢?叶枫心中郁闷呀,刚才的激动和兴奋变得有些茫然和焦躁起来,他想,是不是血太少的原因?于是龇呀忍痛用小刀割了一个更深的口子,死死挤了两滴血在小炉上面。

  梓箐本能的感觉到这血液好美味啊,好亲切啊,好像扑上去抱着对方,说对方是自己的亲人……她觉得这不正常,自己怎么会喜欢这么两滴乌血呢?而且这个叫叶枫的人,一看就是那种吊丝以为全世界都应该围绕着他转,偏偏生了一个贱命,然后怨天尤人,觉得所有人都欠他整个世界都欠他,然后幻想自己有一天被什么天材地宝砸中,从此一飞腾天,开始王霸之气狂放,报复那些所有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

  可是,他为什么会对一个小炉子如此热衷呢?还知道血契?

  梓箐现在总算看清楚自己这次任务原主的样子了,就是一个看起来脏污的还锈迹斑斑的小香炉。就是寺庙中用来敬香的那种香炉而已。外貌可谓是没有丝毫出众之处,缘何所有人都对此不屑一顾,偏偏他却当宝一样抱回家,还滴血?

  好吧,或许也有人喜欢拣破烂,会把这个破旧的香炉捡回家,可是绝不会故意把自己的血滴在上面。

  所以,这个叶枫一定有问题。他一定知道自己是可以炼药炼器的灵宝,所以才会如此激动。却又因为自己没有吸收他的血而患得患失。

  想到这里,梓箐心中貌似明白了什么。虽然自己这次任务突然间进入这么个“身体”,但是她也不想因为一时的“嘴馋”而最终“身不由己”,所以这血是绝对不能喝的。

  梓箐所有的属性值都没有带来。她现在就是一个器灵,所以没有任何的金手指。

  庆幸的是,她的技能带来了,所以为了抑制“身体”传来的,她只得一遍一遍地运转灵心诀。

  灵心诀真的很有效。不过一会,“身体”对血液的渴望,以及对叶枫的依恋亲切感觉淡化不少。

  叶枫现在就差割腕把小炉泡在自己的血液里面了,小炉浑身上下都糊满淋淋鲜血,却丝毫没有被吸收的迹象,他气急,将小炉一下子扫到桌子下面,在地面上咕噜噜滚了一圈。

  他捡起来一看,除了将炉身上一些锈迹磕掉了,小炉上面却是连一点凹坑都没有。这更加断定了这不是普通材质的香炉。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跟原剧情中不一样了?

  他觉得肯定的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是时间不对?

  是了,在原剧情中,貌似叶枫是在母亲重病,没有人给他做饭,他便出去随便溜达,于是无意中就发现这个小炉的。所以,是不是要等那个老女人死掉才行?

  叶枫在那本穿越小说中就是一个心性冷硬近乎绝情的人,而且内心腹黑,善于扮猪吃虎的人。以一个五属性的废灵根成为修真界的传奇,最后还飞升仙界了。

  叶枫又不是原主,又不是圣母圣父,跟外面那个人老珠黄的老女人更是没有半点亲情可言。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没有半点可取之处呀。其实原本叶父是一个练气九层的修炼者。若是与一个女修结合,剩下的孩子资质少说也是二三灵根的,偏偏那女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女子。所以,悲催了,他就只有五属性的废灵根。

  所以叶枫其实从心里有些怨恨母亲,觉得她没有灵根。所以才让自己也没有好的资质。现在的叶枫更是对那个女人充满不屑。

  叶枫想着剧情,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才会生病呢?哦,对了,好像是去外面给别人做工,回来路上下雨,摔了一跤,然后就卧病在床……

  梓箐对这些一无所知,现在她除了不停地运转灵心诀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哦,对了,自己能修炼仙术吗?

  想到这里,梓箐便开始按照仙术中的灵气运转开始修炼起来。

  渐渐的,她感觉炉身周围的灵气渐渐汇聚而来,不停地修炼修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灵气汇聚成液态融入炉子中,却无法进入到她的丹田里。

  这时,梓箐感觉到炉子又被那个叶枫拿起,惊喜地叫道:“天呐,这是灵液?”他连忙朝四周看了一下,紧接着,他将这一滴灵液小心倒进嘴里,而后开始盘坐修炼。

  这一滴灵液就相当于他修炼一个月了。

  两个时辰后,叶枫从修炼中恢复过来,神采奕奕,刚才一次修炼,让他从练气一层突破到二层境界

  他看着这个小炉的眼睛变得热切起来。是了,一定要让这个小鼎吸收更多的灵气,凝聚更多的灵液出来供他修炼,等他修炼到练气大圆满成为筑基大能后,要让他们好好看看,当初瞧不起爷,让他们后悔

  且说梓箐现在更是郁闷的很,自己辛辛苦苦修炼一天,最后竟然给别人做嫁衣了。

  梓箐没有急着修炼,她在想怎样才能让灵气进入到自己的灵魂体的丹田内,而不是进入到炉身内。

  梓箐开始一次次的尝试着,发现炉子就相当于她的肉身一样,所以当有肉身的时候,修炼出来的灵气很自然的存储在肉身的丹田内。而对于炉子来说,这炉子内膛就相当于身体的丹田了。所以上一次梓箐修炼出来的灵液才会存储在炉子里。

  梓箐想,那就想象自己没有肉身算了。她才不要把自己修炼的让给那个一看就是悭吝却又幻想的吊丝呢。就凭这两天他对那个妇人的态度,她就对他不喜。不管怎样,那个女人都是你的母亲,每天起早贪黑为了母子俩的生计奔波,却换来儿子的嫌恶,不管这个儿子是不是换了芯的,也总应该有些真诚和感激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