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二十六章 为娘家争光(加更66)
  事实证明,一个人的容貌是很难改变的,除非去做整形手术。

  梓箐现在因为心境变化和身体锻炼,让身体达到最完美的状态,也只是让身体看起来更加匀称,皮肤变得紧致有弹性而已。加上药物调理,也没有达到时下流行的白润肤色,只是很健康的小麦色。

  脸型除了比以前看起来略微瘦了一点点,五官仍旧是以前的布局,所以,整体来说比以前看起来顺眼一些。

  顺眼和漂亮完全是两个概念,所以梓箐仍旧不符合郎羽平的审美观念。

  梓箐最重要的是气质上的转变。只可惜,这个时代人们不要求女人有气质,或者说,气质对于男人们来说,可以在勾栏院去欣赏一下,却绝不会喜欢一个有气质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昂首挺胸不听话。

  是了,他们要的是一个乖顺的女人,是一个对自己俯首帖耳的附庸。所以,原主这种类型的女人除了走她原本人生的“温柔娴淑”的没有任何底线的忍让沉默路线外,就只能走梓箐这种狂拽的霸气路线了。

  郎羽平在父母的“高压”政策下,终于下定决心为家族利益作出牺牲。只可惜,人家一点都不稀罕他那种但凡磁性都可以上的身子。梓箐知道自己现在还不具备完全的实力与郎家对抗,现在郎家应该是做到他们认为的对自己忍让的极限。

  梓箐先前只是想让原主和秦瑶看看,其实女人有本事,真的没必要一定要去搞宅斗。那些所谓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权力地位以及实力下,一切都是浮云。

  她已经证明了这一切,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怎样去接触更广阔的空间了。

  自己在勉强可以在郎府“待”下去,可是等自己回到主神空间,以卢芸的性格,肯定又是被郎府抹干吃尽的。梓箐想,或许卢芸能够忍受下来。可是她自己心有不甘。她觉得一个合格的任务委托者,那就是应该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原主的生活弄的妥妥的,至少不会明知道她可能会再次重蹈覆辙而袖手旁观。

  梓箐只是用了一点药物,每当郎羽平看到自己就会产生幻觉。变得惊恐害怕。其实并不是说药物可以让人对另一个人产生恐惧,而是药物可以激发人的潜意识,并且无限放大。

  郎博浩和蒋氏他们这下终于泄气了。

  此时的梓箐反而表现的很乖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为自己以前的乖张行为辩解。

  他们当然不信。信才是傻子。一方面自然是因为眼下形势所迫,因为容国舅府传来消息,说容妃貌似快不行了……他们所有的人都吊在这个“大树”上的,所以全国各地都在寻访名医,一茬接一茬的往容国舅府里送,可是都不见效……另一方面大概是一个人以高姿态出现,然后突然放下身段,都会让人产生一种潜意识的“受宠若惊”的感觉。

  权衡再三,他们选择了跟梓箐“合作”。

  离开之前,在梓箐的要求下。带上自己的夫婿,回门。

  郎羽平现在就像是一只乖顺的小猫。果真犯贱的。本来只是给予一点点应该的尊重就行了,偏偏让梓箐出手才行。

  卢家看到女婿对自己女儿那么温柔体贴,对他们也十分孝敬,悬着的心终于落到肚子里了。

  旁人对卢芸更是艳羡不已,啧啧称颂。

  当然,是说卢芸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攀上郎府这样的高枝。没办法,神医光环比不上女人的贤良淑德。

  梓箐才不管这些人怎么看呢,若是要让每个人看自己都“顺眼”。索性去当别人的宠物算了。不过,即便是宠物,也有被主人嫌弃的时候呢。所以,活人不是活在别人眼里。而是活出一个自己的空间才是正事。

  在娘家待了三天,各种礼数全部做到,可谓为卢家挣了极大的面子了。

  而后折回郎府,直接往京城赶去。

  郎博浩想再安插两个丫头在梓箐身边的,可是梓箐坚持只带一个秦瑶就行。

  快马加鞭,不到六天。终于赶到京城容国舅府。

  和所有慕名前来的“神医”一样,梓箐与秦瑶只能从侧门进入。

  梓箐一路上都在收集京城方面的资料,原来这容妃竟然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老是恶心想吐。刚开始皇帝还高兴了一阵,以为给自己怀上龙种了。可是后来发现不是,失望之余,加上旁人挑唆,以为是容妃故意如此来引起自己注意的。心中就有些不喜……

  于是渐渐的就疏远了容妃……皇帝身边才不会少了绝色佳人呢。所以立马就有人顶替了上去。可是容妃这三四个月下来经常呕吐,刚开始是吃了饭就吐,到现在是喝水都会吐,眼看着就不行了。

  所以在容国舅找人在宫中走动,以及到皇帝耳边说了两句话,于是就发了皇榜,谁要是能治好爱妃的怪病,赏千金,赐封等等。而容国舅也开始悬赏名医神医。

  梓箐轻轻呼出一口气,算算时间,貌似上次哥哥成亲正是容妃发病之后。而那个时候的自己正是声名鹊起,所以郎博浩就想来找自己去试一试,没想到被秦瑶横插一脚,才弄成了今天这种局面。

  呵,世上事大抵如此,阴差阳错,看似巧合,实则其中自由因果。

  原主卢芸注定了和郎家扯不清,只是看自己以什么态度和实力去面对而已。

  秦瑶看着梓箐神情平静,她心中却不平静了,忍不住说道:“大少奶奶,你觉得这次有把握吗?”言语中的关切之意表露无遗。

  梓箐看着她俊美无双的面孔,展颜一笑,“总要去试一试才知道啊。”

  “可是……”

  梓箐知道对方担心的是什么。因为传闻中,就是因为先前有很多自诩神医的入宫为容妃诊治,却没有丝毫效果,让皇帝龙颜大怒,觉得这些人都是沽名钓誉之辈,把自己皇宫当什么地方了,随便自称个神医就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于是下令,治好爱妃的病,自然重重有赏,可若是治不好病……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