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婆媳冲突(加更64)
  郎羽平被对方那冷漠的气势吓的一愣,本能后退两步,神情惊恐,“你,你要干什么?我,我可是你的丈夫。你嫁到我郎家,就的听我郎家的规矩……”

  梓箐嘴角带着冷漠的笑意,不说话,一步步走近郎羽平。后者觉得有些不对劲,已经被梓箐的凌厉的气势吓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可是脖子还梗着,“你,你……”

  叩叩叩

  清越的叩门声响起,紧接着是一声低沉的妇人声音:“大少爷,大少奶奶,时辰不早了,该给老爷夫人敬茶了。”

  梓箐身体一顿,从鼻子哼了一声,对郎羽平说道:“你以后最好乖乖的,我没什么耐性的。”

  说罢转身朝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整理衣领袖口什么的。

  经过老嬷嬷身边的时候,身体直接就从前面走了过去。

  老嬷嬷是站在门口略微靠左一点,而梓箐却是直直地从门框正中走出,她是有武术傍身的身体,哪里是一个只有满腹阴毒计谋的老虔婆可以抵挡的,所以直接将她撞个趔趄。

  老嬷嬷再好的涵养也有些按捺不住了,“你……”

  梓箐蓦地停住,倏地折身看向她,“你刚才说什么?”奴才就是奴才,直呼主人“你”就是不尊重主子,既然他们以前跟原主讲规矩,那么自己现在也给她好好讲讲规矩。

  “老身……”老嬷嬷习惯性的躬身退到一边,正要说话,却见梓箐已经扬长而去,隐约听到一句“好狗不挡道,真是晦气……”之类的话。顿时气的她富态的身躯颤抖起来。

  经过院子,梓箐看到秦瑶还站在那里,摇摇头,恐怕她难得有如此的沉思,不想打扰她,正准备离开。秦瑶却走了过来。她看向梓箐的眼中有种意味不明的情绪,梓箐不忘挖苦:“怎么,终于想通要做个听话的奴才了?”

  秦瑶愣了愣,鼻子哼了一声。“我就是要看你怎么被他们折磨的……”

  梓箐听到对方语气中有种发泄的畅快感,心中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不管是恨也好厌也罢,只要会发泄出来,只要能用真性情相待,就说明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在真正转变。

  梓箐走出两步。蓦地顿住,身后的秦瑶亦步亦趋,一下子撞在梓箐后背上。只觉得自己撞到一堵坚实的墙壁上一样,一瞬间,让她对梓箐有种说不出的……敬仰。

  其实并非是“一瞬间”就造成她的这种想法,而是先前梓箐一系列的对待那些人的手段,已经让她潜意识找到了“同盟”一样。而现在感受到对方强健的体魄,所以完全是本能的觉得对方的强大和值得依靠。

  秦瑶脸一下子就红了。抬眼却见梓箐神情非常郑重,一字一顿地说道:“以后,你想做什么。尽管做,一切有我”

  梓箐看见成功让秦瑶再次愣怔在原地,嘴角浮现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转身朝前面走去。

  秦瑶回过神来,连忙跟了上去。

  且说梓箐这是要到正房堂屋去给郎家二老敬茶的。

  走到堂屋,不出所料,郎博浩和蒋氏都没来,可是那些丫鬟婆子们却已经在里面站好了。见到梓箐两人,就让她们在这里等着,老爷夫人稍等片刻就来。

  梓箐听到秦瑶呼吸加重。手拉她的衣角,梓箐垂手抓住她的手,手指轻轻点了点。

  梓箐对那几个丫头婆子摆摆手,澳门赌博网站:说道:“既然如此。正好我还没有吃早饭呢,我先用饭去了,老爷夫人到了就来通知我。”

  几人都被梓箐的嚣张惊呆了,这,这女人脑袋有问题吧。从来只有晚辈等长辈的,哪有长幼不分的。更何况你一个新妇。更是应该在公婆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梓箐想说的是,尊重嘛,是相互的。所谓的长幼,是应该有亲疏关系后才分的吧。若是随便遇到一个陌生人,只是因为年纪大,就应该怎样怎样,那不现实。除非是彼此的尊老和爱幼。如果老不爱幼,幼又凭什么要尊老?

  所以,除开郎羽平,自己和蒋氏之间其实就是要给陌生人的关系。而在梓箐心中,郎羽平没有将她搭上眼,她也没必要凑上去卖萌耍乖。你要给我摆脸色,那好,你尽管摆好了,我还不看呢。

  梓箐大踏步走出堂屋,撇头对秦瑶大声说道:“去,问问厨房的人究竟在干什么,现在辰时已过,为什么还没有准备好早饭。弄好了,给我送到房间里来”

  秦瑶心神一震,朗声应道:“是,大少奶奶”

  话音刚落,一个轻蔑的声音从旁边回廊中传来,“哼,我们家的大少奶奶真是好大的架子啊,连我的丫头也能使唤的一愣一愣的。敢情我这身为婆母的有点事情晚了,让你这个新妇不高兴了”

  秦瑶愣了愣,她下意识朝梓箐身边靠了靠,梓箐背手而立,说道:“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

  秦瑶其实是想告诉梓箐要小心这个老巫婆的,那女人看起来慈眉善目,实际上偏袒她儿子不得了。郎羽平天天在外面风流快活,她只是想让身为其母亲的蒋氏劝劝的,没想到反倒说她的不是……说起就是一把辛酸泪。若不是她的纵容,郎羽平也不敢那么放肆,那些下人也不敢那么对她……

  梓箐怎么不知道秦瑶的想法,又怎会不明白她曾经历的苦楚?说实在的,原主卢芸所经历的甚至比秦瑶更加惨痛大概是因为卢芸本来出身小户人家,所以能够嫁入豪门本来就是如履薄冰一般小心谨慎,才能忍受的了那样的生活吧。

  不过现在……梓箐却不想重蹈卢芸的覆辙了。

  秦瑶转身离去。

  看到蒋氏在尉氏的虚扶下走近,身后跟着两个稍微年轻的丫鬟,低眉顺眼的样子。

  梓箐微微福了福身,“媳妇见过婆母。”

  “哼,我可当不起……”

  梓箐最郁闷的就是那些倚老卖老的人,小辈行礼,偏偏还要抄着手腆着肚,拿鼻孔看人,嘴里却阴阳怪气地说“我当不起你一跪,我承受不起”之类的话,既然自己都认为自己当不起,那就是当不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