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没有后悔药吃哦
  梓箐将赚来的银子让卢家二老打理,修建庄园,买田置地等等,还有就是给哥哥娶媳妇。

  有句话说的好,自己再富有,比不上有一个富裕的家。

  特别是作为女子,在婆家是否能抬起头来,除了自身是否强硬或者对方本来就是知书达理的人家外,最重要就看娘家是否能为她撑腰。

  再加上,不管是原主的人生还是现在,梓箐都觉得卢家二老在这个充斥着三从四德的刻板社会中,都是难得的对女子也一样疼爱的父母。所以她完全放心的将钱财交给他们,首先是将自己家族兴旺起来再说。

  卢芸有个哥哥卢安,现年二十了,早就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先前说了一户人家,可是两年前因为其妹妹卢芸无缘无故与郎家结亲可是后来又被说是误会,卢芸倒好,竟然不声不吭地逃婚了,所以那户人家就直接来退亲了。

  可是现在他们见卢家过的越来越好,那个别他们当作自己女儿幸福最大障碍的小姑子竟然成了神医,还赚了偌大家产于是又巴巴的贴上来,说以前都是一时糊涂了什么的。

  卢家二老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主,其实他们早几年就想催促两个孩子完婚的,可是女方家里都一再推脱自己女儿太小之类的。其实就是看他们家拿不出多厚重的彩礼,并且把那个丑女看的太重要了,生怕自己女儿嫁到卢家会吃亏。所以他们一方面算着等卢家把女儿嫁出去,二则也让媒人再去去商谈彩礼的事情。

  没想到后来就发生了卢芸逃婚的事情,索性,他们直接退婚了。

  现在卢家二老每天都在大堆的画像中挑挑拣拣,挑媳妇挑女婿。从人品到样貌,从样貌到家世……反正现在怎样全凭他们去选择了。又岂会再要那种拜高踩低狗眼看人低的人家呢?不过他们也没有直接帮儿子卢安做主,而是征询他的意见。

  卢安跟那个未婚妻连面都没见过,又哪里来的情感呢,所以一切但凭父母做主。

  其实幸好卢家二老没有古板的认为有约定在先,既然别人已经主动和好了,过往一切揭过。让卢安与那户人家的女儿成亲。而是重新挑选自己看的过眼。儿子也认同的。

  因为在原主记忆中,后来那个女的在卢家仗着自己是在卢家危难的时候嫁进来的,她就是整个卢家的功臣。当然。卢家对她是相当感激,但是她却把这种好和感激当成了自己拿乔的资本。试想,一家人长久被一种施恩和报恩的心情相处下去,还能处的好么。最郁闷的是这女子也彪悍,得理不饶人。见卢家彻底败落后觉得卢安是个窝囊废,干脆卷了财务跟人私奔了。

  不过,这次她是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其实人呐,还是应该懂得知足才好。人敬我我敬人。

  很快,卢安的亲事就定了下来,然后大操大办了一场浓重的婚礼。

  梓箐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不是像普通闺阁小姐那样,连看人都要躲在垂帘后面。那个扇子,偷眼的瞧。若是不小心被某个公子哥瞧见了,也要满脸通红害羞个半天。

  人们不会指指点点,而是纷纷恭敬作揖,“见过卢神医……”脸上尽是恭维和谄媚的笑。

  梓箐脸上始终带着平和的笑意…感受着从身体传来的一阵阵快慰。即便是在原主过的最成功的那一世,她也从来没有获得过这么多的赞誉和尊敬。

  就在这时,院门口传来司唱的门倌喊道:“安县郎员外到,礼盒一份……”

  梓箐太阳穴跳了跳,瞳孔微缩,呵,该来的总会来滴。

  卢家二老听了很是吃了一惊,他们现在也算一方富户,可是跟员外也的身家和底蕴比起来还是些差距的,最重要的是郎家貌似还跟江湖和朝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若不然也不会过的那般安逸。即便是窦家前来问责,也只是找秦家的茬,而不是去针对郎家为什么会抢他的媳妇,可见里面的水还深着呢。

  其实这些信息,以前原主连接触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不管是在郎羽平还是郎家看来,她不过就是为郎家传宗接代的工具而已,她甚至她娘家卢家,都不曾如果他们“法眼”。

  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们觉得,貌似她也有资格进入他们的视线了。当然并不是说她一个小小的女大夫有多么稀罕,而是觉得她的医术高超精湛的出乎所有人预料。

  郎员外来不为别的,而是来接触下这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神医。

  平时贸贸然的前来,没有借口,这次随便拿了点东西备一份理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跟卢芸接触了,何乐不为。

  卢家二老听到喊声已经正正衣裳迎了出去,梓箐没理会,依旧站在原地帮着招呼客人。

  前来宾客络绎不绝,不仅有远近的达官贵人们,更有乡邻前来祝贺。

  也幸好有梓箐在这里镇场子,否则肯定要乱套了。尊重,信仰,往往能产生让人预想不到的效果。

  卢家二老已经将郎员外一行引到内院的主要客人坐的桌子旁。

  郎博浩就像是才看到梓箐一样,连忙拱手作揖自然而然就走了过来,“哎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神医卢神医吗?”他看看梓箐,又看看卢家二老,“啊呀,这位卢神医莫不是你们的爱女?啧啧,真是有福气呀有福气,养女当如是呀。”

  卢父卢母听了很是受用,连连摆手:“过奖过奖,小女不才,让郎员外见笑了……”什么不才不才的,他现在嘴差点就笑裂的后颈窝了。“芸儿,快快过来,这位就是郎员外,是……”刚说到这里,他们貌似才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卢父神情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因为两年前他们才闹过一次不愉快的“误会”呢。

  梓箐上前一步,做了一个拱手礼,“卢芸见过郎员外。”

  她现在是一个可以支撑门面的“神医”,自然不能像闺阁女子那样行屈膝礼了,神情端庄,不卑不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