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〇八章 功略渣男有毛用
  于是乎,秦瑶的夫家听到自己的未婚妻跟别人成亲了,气的要死。他们可比郎家,秦家都有势力,而是一名京中三品言官窦安。因为儿子窦鸿宇是个桀骜不驯的主,一次在路上偶遇秦瑶,竟然就喜欢上了对方。

  窦安为了让儿子安定下来,所以也不管什么门户之别了,就给秦家下了聘书。恰时,秦家正想跟郎家交好,没想到突然降下这等美事。他们家是商贾出身,家境殷实,反正比卢家好的多,秦父连姨太太都娶了几个,可见家境还算不错的。只是商人乃下九流,而且秦家也想将生意做大,若是能结上一个京官,以后也好做事啊,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地打断跟郎家结亲的关系,果断将女儿秦瑶许配给窦鸿宇。

  在秦瑶前世,她跟窦鸿宇过的并不幸福。因为窦鸿宇对她只是感觉有些猎奇,在短短几天的新鲜劲一过,就将秦瑶打入冷宫了,然后继续在外面拈花惹草,将小妾一个接一个的领回家……反观那个郎羽平,竟然和那个丑八怪的女人卢芸琴瑟和鸣夫唱妇随,过的好幸福,真是羡煞旁人了。

  所以秦瑶郁郁寡欢,忧思成疾,死了。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重生,抢了郎羽平……于是也有了卢芸的请求逆袭。

  现在几家人围绕着秦瑶和郎羽平的事情吵的不可开交,反倒是卢家这个“当事人”被抛开到一边了。卢家二老去郎家找说法,被直接打发了回来,推脱说那就是一个误会,因为他们当父母的都不知道这事呢,反倒怪他们自己想高攀自己想疯了。

  卢家二老气的要死,回到家里,他们恨自己有眼无珠,当初没有把事情弄明白就定下这门亲事,也怨媒婆如此诳人。他们从当初恨女儿逃婚变成了深深的自责,担心卢芸的安危。那花媒婆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牵线搭桥结成的美事。变成了这样,怕被报复,早就卷包裹逃遁他乡了。

  卢家四处打听卢芸的消息,都没有消息。这天,卢芸竟然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

  梓箐其实也没想到事态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先前准备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都没用上。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多女争抢一优质男的戏码。她发现自己现在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这些问题更加透彻。她知道了所有的一切。所以她对这一切更加不屑。

  她其实觉得秦瑶也挺可怜的,她恐怕并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郎羽平其实也是一个薄情且懦弱的主吧,也幸好是原主卢芸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包容,在他玩累了玩不动后仍旧是不离不弃,最后才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天。偏偏这一切却被别的女人所羡慕……

  呵,梓箐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羡慕的。

  梓箐其实原本想等自己声名鹊起的时候才光彩照人地出现在二老面前的,后来看到他们那么急切的寻找自己,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她觉得不能再藏下去了,至少不能在隐瞒卢家二老了。于是就乔装改扮后回到卢家。

  二老抱着梓箐大哭一场,说自己当时是昏了头了,才看错了人,让她受苦了之类的……天下父母心呀。自己逃婚只是不想去看郎羽平和秦瑶的花样秀恩爱而已,没想到父母却把这个责任往自己头上揽,非但没有责备她,反倒尽力安抚,要去给她讨说法,证明清白之类的。

  梓箐当然也想讨回自己的“清白”,可是很显然。看郎家,秦家和窦家扯的不可开交,他们还是少去参合的好。

  所以梓箐告诉卢家二老,她经过这次事情。想先冷静冷静,现在三家人闹的不可开交,若是他们现在凑上去,说不定会拿他们出气。

  两老惊异的看着卢芸,一时间不知道是激动还是错愕,什么时候他们的女儿变得这么懂事了?他们想。大概这次事件对她的打击太大,心里既心酸又安慰,总的来说,只要女儿好好的,他们就放心了。

  然后梓箐说自己先前逃婚的时候,遇到一个游方郎中,学到一些医术,想要治病救人。他们只说女儿家家的,应该学习女德女戒女训之类的,莫要去抛头露面。梓箐不知道如何争辩,其实女子并不是说有多么不堪,不如男人,而是因为各种戒律对女人的约束太重,根本没有自由的空间。

  将一个人圈禁在狭小的宅院里,即便是天才也无法施展出来呀。所以,她们都将自己的智慧用在宅斗上了,跟女人斗,争宠什么的,彼此牵制和约束,愈演愈烈,何其悲哀。

  这些大道理当然不可能一下子让原主父母接受,但是有一点,现在卢家二老对她是非常愧疚,而且也非常宠爱,于是梓箐凭借这点,就“要挟”二老,若是他们不让她去学医救人的话她就寻死觅活。

  这招还真管用,两老也只能唉声叹气地同意了。

  梓箐安抚好卢家二老,再次回到裴氏家里,方便照顾薰薰。而且她的名声是从这里传出去的,既然如此,何不继续下去,为自己挣得一份“声望”呢?

  梓箐已经成为有名的女郎中。因为她医术精湛,而且待人亲和,医治费用更是非常低廉,渐渐的,人们对她非常敬重。

  三个月后,梓箐收到来自系统的提示音:

  叮,恭喜玩家梓箐成功完成逆袭界定值的声望。

  梓箐心情大好,她此时正在捣鼓药材,薰薰清脆的声音传来,“阿婶,阿婶,你看我可以走路了,我可以走了……”

  梓箐抬头看去,见薰薰竟然将拐杖都丢了,正摇摇晃晃的抬脚,一步一步的朝她走来。

  兴奋,激动……恐怕这个世上除了薰薰自己知道这种恢复的痛苦外,就只有梓箐最明白了。

  从不能走路到一点一点地去感受双腿的存在,控制它们行动,是一个非常艰苦艰难的过程。

  其实梓箐看过很多人,有些残废其实是可以通过意志力和锻炼,保养相结合恢复的,只可惜,恢复的痛苦远比当初受伤是承受的更重。

  非亲身体会而不能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