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九百〇五章 一时的善念
  梓箐想着自己这次逃婚,虽然可以避免像原主前世那般受尽欺侮,但是仍旧会给卢家蒙羞。

  不过在梓箐看来,自己逃婚总比凑上去被别人“打脸”好。

  最重要的是郎家也没有诚心娶自己,有那个秦瑶在,她既然想“回心转意”,想重新俘获郎羽平的心,恐怕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真的娶了别的女子为妻的。所以她大可不必担心郎家真的要找上门完成婚事。

  只是,一个不愿承认这段婚事,一个逃婚,无论如何都让郎卢两家没有面子。郎家比之卢家,家势更加显赫,恐怕会为了维护自己的声誉作出一些什么事情来。

  想到这里,梓箐想,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根据原剧情,郎羽平心已经被秦瑶占据,他是不可能喜欢上自己这个又丑又没家势的女人的。所以,最差劲的是直接退婚……哦,不对,已经有了媒妁之约,应该是写休书吧?

  呵呵,写休书?如此一来不就坐实了自己“正妻”,曾经“正妻”的地位了吗?那个秦瑶即便跟郎羽平在一起,也只不过是“填房”。

  想着想着,梓箐不由得乐了。

  薰薰看到面前这个婶子看自己残废腿突然看笑了,心中很是疑惑,因为别的大夫看,都是眉头紧锁,一副悲悯情怀的样子。貌似不表现出那种悲痛同情就太对不起自己大夫身份了。

  忍不住问道:“阿婶…你在笑什么啊?”

  梓箐回过神,看着对方,手下正轻轻按摩对方的双腿,通过摸骨的方法查看伤残情况。

  梓箐应道:“我在笑啊,薰薰若是再努力一点,也可以和我们一眼走路哦,可以跑,可以跳……”

  薰薰眼中闪烁着惊喜的光辉,旋即又黯淡下去,“阿婶是在说笑的吧。我,我这腿……那些大夫都说治不好了,而且……”

  “而且怎么了?”

  薰薰眼眶里就噙满泪水,“我觉得我真是没用。爹娘为了我的病那么辛苦,可是我却帮不上忙,我……”

  她抬起手腕,用衣袖抹了一把眼眶。她其实并不想把自己表现的多么脆弱,只是……这一两年来所有的情绪都无法发泄。她不可能对着父母再哭闹撒娇,因为父母为了她已经够辛苦够操劳的了。

  梓箐手轻轻抚摸对方脑袋,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可见他们对薰薰照顾的多么细致入微,爱之深切。

  梓箐声音柔和的说道:“阿婶说薰薰可以帮上爹娘的哦,相信阿婶,只要努力,真的可以站起来走路哦。阿婶可以帮你,但是阿婶有个条件,就看薰薰能不能做到了。”

  薰薰眼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虽然她心中不相信自己真的能再次站起来,但是她却无比渴望可以和其他人一样……

  薰薰忙不迭的点头,“阿婶,澳门赌博网站:只要我能站起来走路,我什么都愿意做……”

  梓箐微笑着,刚才一通按摩,她已经大概了解对方现在的状况。遗憾的是并没有将自己的属性值带来,否则她就可以直接用灵气重新为对方打通筋脉,以针灸,药物和按摩辅助治疗。很快就能恢复双腿的运动功能。

  而现在,没有灵气,就只有用针灸和按摩,一点一点的打通经脉。然后再药物调理。

  不过对方身子骨太虚弱了,看来得先固本培元。

  梓箐一边安慰薰薰,一边给对方做了一个全身按摩,刺激穴位。薰薰感觉整个人体都酥软了,好舒服。

  这时,裴氏走到门口。就看到女儿无比享受地躺在g上,甚至脸上还有了久违的笑容,眼眶一下就湿润了,好一会才平息下心情,扶着门框走了进来,“这位大妹子,你看这衣裳穿着可还合身?”

  其实刚才裴氏走到门口,梓箐就感应到了,这是她长久任务留下的警觉。属性值没有带来,但是那种警惕性却变成了她的潜意识的本能。

  梓箐回过身,双手接过衣裳,一抖,衣裳展开……上面有叠折的印痕,可见是在箱底放了很久吧。细棉布的料子,袖口和衣边绣有连理枝的绣花,一看就是裴婶的嫁服,平时都舍不得穿的衣裳。

  梓箐谢过对方,在旁边木头衣架后面将脏衣裳换了下来。

  薰薰对裴氏说道:“娘,娘,我可以走路了,我可以走路了……阿婶说只要我听话,努力,就可以走路……”

  裴氏觉得只是梓箐对孩子的安慰,心中既欣慰,同时也有些难过。她知道,给了孩子希望,然后让她失望,那比一开始就不给她希望更加残忍。可是人家毕竟是客人,直接说出来的话怕得罪人。

  裴氏让薰薰不要想,安心休息……

  梓箐换好衣裳,走出来,说道:“婶子,我是说真的,或许我可以治好薰薰的腿。不过需要一些时间,不知道你们家可还有多余的房间,我租两个月可好?”

  “这……”人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裴氏看面前这个女人并不是奸诈之徒,或许在这里还可以陪陪自己女儿。空房间倒是还有一间,大不了多一双碗筷,他们多摆一会摊子,多赚一点钱。于是说道:“可是你不是要去费城的吗?这……”

  梓箐已经把借口想好了,“实不相瞒,我本是往费城投亲的,可是一问才知道他们早已搬家,所以才会折返回来。老家只剩下我一个人,兄嫂妯娌矛盾重重,我也不想给哥哥添麻烦,所以……婶子放心,我会支付房钱的,这里群山环绕,植被茂盛,我从小跟一个走方郎中学习了一点医术,认识一些草药,我可以去上山采药,一边可以给薰薰治病,还可以把草药换钱,所以婶子并不用担心。”

  既然人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裴氏也不便说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于是将另一间放着杂物的房间整理出来,用石头和木板搭了一个简易的g,一桌一凳,以及一个放衣裳的木头架子,梓箐就算是在这里安顿下来了。

  梓箐依旧把银簪子给裴氏,算作自己在这里两个月的租金。未完待续。